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无耻的常瑞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平自然看出林辰风眼中的疑虑,轻轻说道:“林二家主,我刚才这番变化,全是因为一个人。”

“哦?什么人?”林辰风疑惑更深。

楚平一点头,示意身旁这位侍从可以说了。

于是这位大汉将巷子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予了林辰风。

听完这事的林辰风脸色忽然一变,眼中似乎有些惊恐,又有些恍然大悟的味道。

“怪不得怪不得!”林辰风沉声说道。

“什么怪不得,林二当家有话要说?”这时轮到楚平开始不解了。

林辰风一脸苦色:“楚公子,实不相瞒,我从林家出发一直都是小心谨慎避人耳目,但一直感觉有人在跟踪,可我向后看去却空无一人,直到刚才在大街上的时候这种感觉才消失,想来是身后那人跟丢了,于是趁这个机会赶紧进来了巷子,这条巷子确实不易察觉,我也因此才放松了警惕,可一到巷子中间的时候,那种被人跟着的感觉又出现了,可无论我如何查寻,如何躲避,这种感觉如附骨之疽挥之不去,没办法,我只好尽快来到楚公子这里,但来到这儿以后,楚公子又提起了另一话题,出神就忘了这件事,刚才这位小哥一提,我立马惊醒,恐怕我与这位小哥所见,就是一人!”

楚平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一幅思索的表情,没有因为林辰风所说的话脸色有所改变,倒是楚平身旁那位大汉听的很认真,听到紧张出浑身还一个哆嗦。

忽然,楚平那双眸子对住了林辰风的眼睛,一道精光闪出,似乎打量起来林辰风,片刻之后,楚平脸上终于终于带上了笑容,只是这笑容与楚傲天如出一辙,看来是相信了林辰风的话。

“林二当家,你可知那人有何特征吗?”

林辰风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看来是真没有确确实实的见过这人。

这时,楚平身旁的大汉说话了:“公子,那人好像穿着一黑色短衫,看着这上衣的质地价钱应该便宜不了。”

楚平笑了笑:“衣服这件事就别提了,上次那件事应该长些教训了,你记住,人最容易改变的是衣着与样貌,气质与说话方式和做事习惯这才是确认一人的关键。”

身旁大汉面露恭敬之色,看来是深深记住楚平的教诲了……

“对了!对了!公子,我想起来了,那人长了一双丹凤眼。”这位大汉突然喊到,一脸激动。

楚平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欣喜,皱起了很深的眉头。

片刻,眉头舒展开来:“也罢,好过没有收获,那人行事谨慎小心,头脑清醒灵活,有些道行,这种人处万人之中也引人注目,不会与寻常凡夫俗子来对待。”

“就让你来当这磨刀石吧……”楚平喃喃自语道。

“行了,下去吧,不用多想这些事儿了,干好你的分内事就行。”楚平转头对那大汉说道。

满脸横肉的糙汉子,竟逃一般的出了这院子,足以看出他对楚平的忌惮有多大,而且这汉子一脸劫后余生的喜悦,看来他今日前来是抱着领罚的准备的。

院内的楚平又说到:“林二家主,我还有些事儿,你也先走吧,楚家一有消息,定会先通知你,你放心,对了,没什么事儿就别来这巷子了,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不好过哦……”

楚平说完转身就过入了屋内,只丢下正在压抑怒火的林辰风,他冷哼一声,也离开了这里……

……

……

凤临府第一酒楼的厢房内。

木桌两旁端坐的是两位模样秀气的青年男子,而木桌之上的摆放的是一棋盘,盘上有黑白两子,可现在执黑子这人却脸红脖子粗,大有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架势,而用白子的棋手温润如玉面色平常,甚至还略带些小欣喜。

“来人,再拿钱!”执黑子的常瑞谦大喊一声,门吱扭一声开了,进门的是位彪形大汉,可这大汉此刻却是战战兢兢,跟他那凶神恶煞的气质侍卫极其不附,大汉将手里握着的一大锭银子轻轻放到钟逸手边。

显然大汉的这个动作有些轻车熟路了,都不须多和常瑞谦公子请示一番,可见常瑞谦到底输的有多狠。

低着的头转向常瑞谦,结结巴巴的说道:“公…公子,这最…最后一锭了,实…实在没有了。”

常瑞谦起身一脚就踹到了那大汉的屁股上,脸色铁青的他怒气冲冲的说:“去,给我回东都取去。”

“公子,老…爷……那性子,你还不知道嘛,肯定就一句话——抢去!”

……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怒火中烧的常瑞谦突然发现,这气不知道怎么撒出去,撒谁身上了。

这侍卫说的没错,他父亲确实是这么一人,整个人生就贯彻一个格言,咱们没有的,就抢,抢不过来的,就拿命去抢。

常瑞谦的母亲当初就是让他爹这么抢回来的,母亲官宦人家的千金,世代为文官的家庭肯定看不起他父亲这种武夫,明媒正娶肯定不得。

于是,他父亲又用了无往不利的方法——抢,结局自然美好,否则今日也就没有常瑞谦的存在了。

可今天,常瑞谦却有种苍蝇卡进嗓子眼的感觉,吐也不是咽也不是,这气发吧,发谁身上,不发吧,岂不是很没面子。

而且,他老爹说的抢确实很有道理,多简单一事儿,来钱快又没后顾之忧,敢来要的就要做好再被抢一次的准备,可是抢谁呢,太穷的抢不出钱还背上骂名,太富的自己手下人也不怎么够,毕竟这里不是东都,就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正在常瑞谦不知抢谁的忧愁之际,钟逸开口了。

“喂喂,还有银子没,没银子我就走了啊。”钟逸心中本来所想是常瑞谦右手上的那个玉扳指,可奈何,常瑞谦的赌品极其之差。

常瑞谦正在思索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转头就看向了钟逸,嘴角挑起一抹不知名的笑容,但在钟逸眼中,这笑容属实有些诡异。

就好似……过年之时,屠夫看向家中圈养的猪和羊。

钟逸不禁打了个寒颤,嘴角一抽,身子微微向后一倾,做出了一个拔腿就能跑的架势,可常瑞谦却是按住了他的手,钟逸没办法,只好轻声说道:“常…常兄,我突然还想起家中还有些事,要不?今天就到这儿了,明日再过来陪你?”

常瑞谦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哎,钟兄谈什么走呢,五子棋这玩意儿可比围棋好玩多了,回去我就教给我爹,只杀我爹个人仰马翻,也赚他些银子。”

说到这儿时,常瑞谦笑声戛然而止,摆出一幅忧愁的表情,轻轻一叹:“唉,只是今日这钱财全给了钟兄,也不知回去这赌资怎么筹集……”

钟逸心中已经大骂起来:“你咋这么个不要脸,输不起就输不起,还这么冠冕堂皇,呸,跟谁学的这么无耻。”

其实,常瑞谦那胜似城墙的脸皮,全都拜与他赌棋的这人所赐,怪不得钟逸心底骂完之后,就打了个喷嚏。

钟逸看常瑞谦今日这架势,不交保护费似乎是走不了了,于是钟逸不动声色的将手边的这锭银子送回常瑞谦面前,常瑞谦轻咳一声,迅捷的将银子放到了自己袖里,还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嘴里好似还轻轻嘟囔着,来口型大概说的是:“不是我要的,他主动给的,主动给的。”

钟逸看到这里,不禁一乐,想到了以前过年收压岁钱的时候,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可身体却特别诚实,手都快伸进别人的钱包里了,可等到真正拿到压岁钱之后,还必须假装争夺不过的样子,叹口气轻声说道:“干什么呢这是,太客气了吧,不要你还非得给,唉,行啦行啦,下次别给了啊。”

现在常瑞谦所做的事跟这个一模一样,小孩子气十足。

常瑞谦看到钟逸那含笑的表情,有些诧异,因为现在正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笑的也应该是自己呀。

这时钟逸开口了:“常兄,这次能走了吧?”

常瑞谦哈哈一笑:“这说的是什么话,兄弟这里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呀,说的好像兄弟不让你走一样。”

钟逸松了口气,就要转身离去之时。

常瑞谦那贱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唉,只是我那父亲要赌就喜欢赌点大的,这些银子可是不够看啊……”

钟逸一愣,脑瓜子嗡了一下,也不管他什么身份了,破口大骂道:“嘿!我说你这人可真不讲究,一输就

他妈急眼,那表情狰狞的跟能吃了人一样,赌品差我也就不提了,可盗亦有道这话你总该听过吧,我都给你一锭银子了,还不放我走,你要咋?留我过年呀?我呸,今天话我钟逸就放这儿了,要银子我不给,要命…要命我能给你王侯杰的,拿不拿得到就是你的事儿了,哼!”

钟逸能这么有勇气这取决于他对银子的忠实热爱,大概人们说的爱令智昏就是这么个道理了,不过他们说的是爱情,而钟逸却是对银子。

当钟逸不带一点犹豫的说完这段大义凛然的话时,场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甚至连在场所有人的心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可令人意外的是,声响最大的并不是抑扬顿挫的钟逸,而是那位侍从,他可明白,他这位主子虽然对待钟逸彬彬有礼犹如君子,可面子这东西,就好像他的禁忌一样,不容人轻易否定。

侍卫可以肯定,这次的常瑞一定暴怒!

可事情却在像他所想的方向反向发展……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