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密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终于来了。”面貌清秀的一名男子淡淡的说出这句话,但声音却是特别阴柔。

“怎么是你?你爹呢?”回话的这人也是位男子,但脸上不易察觉的皱纹却透漏出了他的年龄,这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而且从衣着来看并非普通之人。

“我父亲何处,用不着你来管吧?”阴柔男子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你!……”这位三十来岁的男人脸上怒色出现,但蹦出一个字之后,只是恨恨的看着对面这人,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三十来岁的男子自然是刚走完巷子的林辰风,而与他对话的却是一个谁都想不到的人。

这位就是林家死敌的儿子——楚平。

林楚两家首脑将近二十年来没有这么心情气和的谈过话了,虽然中间夹杂着一些不和谐的小插曲,但都可以被忽略掉。因为按照以往的习俗来说,见面掐一架是最好的问候方式。

林辰风虽然在外交方面迈出历史的一大步,但对林家兴衰来说,这是彻彻底底的后退。

“说吧,什么事,这么着急见面,不知道你我身份?”楚平淡淡的说出这句话,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林辰风胸膛起伏,喘着粗气,很明显是让这位楚家公子气的。

可以这么来说,林辰风自从来到凤临府就没有人跟他用这种语气说过话,就算在最初林家并未如此发达的时候,所有人见他还都是一幅恭敬之色,最不济也是寻常态度,不谄媚也不刻意讥讽。

可他今天却受了一个小辈的气,而且是十足的贬低。好歹他也是与楚家家主的平辈之人。

楚平这么说话,必定有自己的思量,他可是楚傲天这种笑面虎手把手教出来的。

其实,林辰风就好似那狐假虎威的那只狐狸,所有人对他的逢迎拍马、趋炎附势全都归功于他的兄长林重山,当他真正脱离这个为他挡风挡雨的人,甚至还要对付曾保护他的人,谁还会对他有一丝好脸色。

而楚平却有另一层意思,现在林辰风全部倚仗都在楚家,只要楚家撤手,他就立马成为孤家寡人,拿什么与他那成熟稳重精明能干的兄长对抗,所以现在自己的态度就是让林辰风清楚自己的身份。

林辰风其他能力没有,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于是他咽下了这口恶气,轻轻问道。

“那件事……还没安排好吗?”

“这好像用不着你操心吧,我们楚家自有我们的安排。”

林辰风长袖中的右手紧紧握成一个拳头,甚至有些指甲都扣进了掌心的肉中,而且隐约都能听到骨头“嘎嘣”的声音,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变化,甚至连刚才的怒色都隐藏了下来。

“楚公子,我知道今日是来急了,可我心中实在是不安啊,按理来说,林远道那件事是密不透风的,虽然林雪瞳对这账本有所怀疑,但以她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查的出来,这账本上的假账应该是能再多拖一段时间的,可不知怎么回事,有次林重山就忽然与我谈论起这件事,言语隐逸,颇有敲打的意味,而且林重山最近的很多事都不跟我商量了,甚至连表面上那通知一声也没有,楚公子,我觉得那件事应该赶快了,再迟了,我就怕林重山有所防范啊。”

楚平听完这件事,脸上也不如以往的平静了,眉头微蹙,心里思索起来。

林辰风没急着催促,静静的等着楚平,只是那闪烁的眸子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一柱香时间过去了。

楚平开口了,声音依旧阴柔:“林二家主,你说的这些事我会如实转告我父亲的,只是我也不敢保证父亲会何时下手,父亲落的棋子远不止这个,不过你放心,既然我楚家答应你了,就定会助你完成大业,我也相信林二当家待大事已成的时候会信守承诺的。”

林辰风听到二当家这三个字眼时,眼睛里多了些不同寻常的阴翳,只是他隐藏的很好。

旋即又开口说道:“楚公子,恕在下再冒昧问一句,这最后期限在什么时候,我现在在林家的处境并不好,称现在我还能染指林家商业,可以多为你们提供些帮助。”

楚平轻轻笑了起来:“你何时真正接触到林家的核心了?不是我笑话你,林重山这些年明里对你看重,可实际上不一直都在防范你,我这外家人都能看出来,你不会不知道吧?”

“不过,我也不管你们兄弟二人有什么矛盾,只要你事后承诺楚家的别忘掉就行。”

“时间嘛,最晚也就是斗诗大会结束之后了。”

等楚平说完之后,林辰风脸色又有些难看了,但还是问道:“为什么大会以后?难道楚公子也要参加这徒有虚名的斗诗大会?”

楚平哈哈大笑:“当然不是,这没实在利益的事我楚平可不做。”

“那是为何?”林辰风有些疑惑。

楚平未说话,目光看向了每个院子都有的石桌上,半晌之后,视线才从那只雕刻的吊睛白额虎上移了回来,轻轻对林辰风说道。

“等那王永昌腾出手来。”

林辰风不禁瞳孔放大,身上冷汗冒出。

难道这件事还扯上官府了?

只是再看向楚平时,楚平却转身进了屋子。

林辰风目光阴沉,独自在院子中思索。而屋内的楚平却也不好受,脸色很苦,低声一叹,喃喃自语。

“父亲,你这步棋走的可属实不妙,跟王永昌这种人谈生意,无异于与虎谋皮啊……”

正在楚平沉思之际,门外一声传来。

“报!”

“进。”楚平听到这声之后,语气平淡的回道。

进门的却是一位粗犷汉子,眉宇间透漏些急促。

“少爷,有人偷溜进来咱们这条巷子了。”这人匆忙说道。

“哦?没有抓起来?”楚平语气依旧平淡。

“少爷,这人也奇怪,他走到巷子半中间的时候就停下来了,然后贴着门缝不知道看着什么,随后就撤了出去。”

那人脸色略有些愧疚,又说到:“我看这人行事有些古怪就没有出去打草惊蛇,一直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可这人看完院子之后,脚步飞快的就跑了出去,毕竟也没有深入咱们巷子,我就放弃了出去外面抓人的打算,我听老爷说没生死存亡的事,我们这群人最好别出去,所以才没有深究这件事,可后来越想越觉得奇怪,就赶紧过来禀报少爷了。”

楚平眯起了眼睛,没有说话,片刻之后才又问道。

“多久之前的事儿?”

这粗犷汉子不敢看楚平的脸色,自然不知道楚平是否生气,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半个时辰前了。”

半个时辰……半个时辰……

忽然,楚平一拳重重捶到木桌之上,疾步走出了门外。

“说,刚才巷子那人是不是你带来的?”楚平语气不善,眼中戾色显然。

“什…什么?”正坐上院中石椅上的林辰风一愣,转而两眼之中充满了疑惑。

“哼,装什么蒜,林辰风,好手段呀,暗地里虽跟我们楚家合作,可这每一步是不是都那林重山安排来的?我们楚家现在一举一动是不是都在林重山眼里了,我就说呢,你与林重山好歹是亲兄弟,这世上怎么有人帮着外人搞自己亲人呢,真是没看出来你林辰风是这种狠人呀,我楚平真是眼拙,看错人了,好手段!好手段!”

楚平连说两个好手段,两手还不停的鼓上了掌,可眼中的阴翳与狠色却是越来越重了。

林辰风听到现在也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让刚才还同一阵营的战友就倒戈相向,但此刻楚平的脸色是越来越差,这让林辰风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说不准,他真的会下杀手呢。

于是,林辰风又急忙问道:“楚公子你别着急,林某虽然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我与楚家的同盟却做不得假,这是与你父亲亲自协定的,你父亲何等人也你不会不知道,楚公子,你现在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了,就算你现在杀我也让我做个明白鬼。”

林辰风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没有再开口了,只是静静的看着楚平,他发现楚平刚才那幅狠辣的眸子似乎有些缓和,而脸上也是思索的样子,这让林辰风不禁松了一口气,毕竟人在愤怒之下什么都做的出来,但现在看楚平的表情,明显已经快冷静下来了。

半晌无话。

终于,楚平还是先来了口:“刚才的事,是欠妥当了,我向林二家主赔个礼,但林二家主也应该明白,咱们现在这种身份容不得咱们犯错,一个小小的决策失误,导致的后果就会不堪设想,而且现在还是关键时期,我不得不谨慎呀。”说完又轻轻叹了一口气。

林辰风点点头,似乎很是认同,但他眼中还是留有疑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才让楚平的态度天翻地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