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五章 对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目光四扫,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河流景色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钟逸对任何事都感到特别新奇,这边摸一摸,那边看一看。

小莲面露不解之色,心到“姑爷在这儿都生活十多年了,之前没事就出来祸害街头百姓,今日出来怎么跟个孩子一样,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呢。”

钟逸感觉到小莲关爱孩童一般的眼神,赶紧收敛起来,顺带转一话题“诶,小莲,那处好生热闹。”

小莲望了那里一眼,想了想说道:“那是风临府一年一度的赛诗大会,每年都有举行的,姑爷你去年还参加了呢”

小莲满脸狐疑的盯着他,“姑爷不会连马上到来的中秋节都忘了吧。”

“啊,中秋节呀。”钟逸一慌神陷入了回忆……

“姑爷!该跟我去买东西啦。”小莲翠生生的叫道。

钟逸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感觉眼眶已经有点湿润了,的确,钟逸的两世都不曾过个安稳日子。上辈子寄人篱下,这辈子又做了个入赘相公,虽然妻子很漂亮吧,但又有何用。

钟逸紧跟着小莲去买办好东西,回林府的路上看到一酒楼,门前高挂两个大红灯笼,门顶贴一红联“对联大会”。

里面人声鼎沸,叫的很是红火,钟逸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也放下了心底悲伤的情绪。

“走,小莲,我们进去看一看热闹。”钟逸饶有兴致说道。

小莲也很感兴趣,紧随钟逸进去酒楼之中。

这酒楼摆设很有特点,显然也是经过一些精心布置的。一楼正中央摆放一高台,台上站一老人。这老者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身着一身白色长袍,脸上皱纹许多,但双眼并不混浊反而特别有神,整个人显的十分儒雅。高台四周则是许多木头桌子,木头已经很老但却散发出淡淡幽香,桌子上端坐的是许多年轻书生,书卷味十足。所有桌子将高台围成一个圆圈,将老者居与正中。

酒楼的二楼就很是简单,只有两个仆人居于左右,仆人之间是一打开的红木箱子,箱子中放的东西则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这不正是白花花的银子么。

台中老者看着周围一圈的人,慢慢说道“静一静。”这声音并不浑厚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弱不禁风,但四周的声音一下子静了下来,好似刚才的吵杂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可见这位老者在这群书生中的地位有多高。

“老朽名为刘长卿,虽不才却也在朝廷中任过一官半职得过许多虚名,想必再座认识老朽的也不在少数。”台中老者眼望四周,缓缓说道。

说完这句后立马跟上:“今日乃是清风苑开门的大吉之日,老朽受多年好友所托,聚凤临府所有贤才之人参加这对联大会,为这清风苑讨个彩头。”

老者一顿,又说道:“虽今日之事主要是为清风苑,但清风苑主不会亏待各位,老朽出上联,只要对出下联者皆有奖赏,出联越难赏金越大,能得多少,这就看各位的本事了。”

老者的话一完,底下彻底炸开了锅。

“发了发了,那么多银子,够我几年用啦!”

“八字还没一撇呢,长卿前辈出的对子企是你这种凡夫俗子能对的出来的。”

“我发奋十载苦读贤书,你这种人怎配说我为俗子”

在任何时候金钱对人都是拥有绝对诱惑的,看看这群书生,哪还有往常读书人的样子,钟逸于此就好像置身与狼群之中。

钟逸心里说道。一定得挣钱,挣很多的钱,尊严是用金钱堆砌的!钟逸暗暗下定决心。

“安静!”刘长卿轻喝一声。

“下面我出第一个对子,各位可直接起身回答,上联日长明,月长明,日月长明。”

话毕之后便是一片寂静。

片刻,即有数人起身,一人先起,数人稍慢随后而起,但看到有人比他们先了,愤愤坐下。

先起之人点头示意,缓慢的念道“木为枯,古为枯,木古为枯。”

钟逸轻叹一声“妙!”这群人肚子里还是有些墨水的,想必坐下等人给出的下联也不差。

老者脸上并无波澜,也没有评价对子好坏,沉吟一声“赏。”

看来这下联是达到刘老心中的标准了。

楼上仆人拿下银子递给这位秀才手中,秀才早就眼冒精光,浑身颤抖了,想似是激动的。不过也不怪他,这银两看起来最少也有十两,换到现在也是三千多的人民币,换谁都是如此反应,实在人之常情。

不过这酒楼老板出手也是阔绰。

其他书生看到这情形,嫉妒、不屑、鄙视各种情绪表现在脸上,丝毫不带隐藏。

这对联大会的气氛,又被拉入一个新高潮。

紧接着一个个绝妙的对联在这大会上出现,“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

“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种花种好种种种种成种种香。”

钟逸本来就是爱好古文化的人,听到这些对联,心里叹了一声又一声的妙。

随着对联的深入,站起的人寥寥,但却依旧有那么一两个人能对出,赏金金额也越来越多,显然刘老上联的难度在不断增加,秀才们脸上表情各异,这种表情出现的原因很容易推测,显然是想拿赏金的急切与文采不足的矛盾。

“看到各位文采,刘某心中甚是宽慰,凤临府的未来就要靠在坐各位了。”说到这里,刘长卿笑了笑,露出了一种十分敬佩的表情,谁也知道,虽然这只是一种宣传方式,但得到青峰先生的肯定也是很受用的。

话音未落,一句话又接上“这一联,是我们今日对联大会的最后一联,也是奖金最大的一联,一联百两白银,能不能将白银拿到手里,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话不多说,各位看上联。”

“烟锁河堤柳。”刘青峰眼光环绕四周,缓缓说道。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