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乘=趁火打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万两?你打发要饭的呢?梅贤,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的铺子吗?那可是东市的,你知道每天那儿有多少人吗?那可是凤临府最繁荣的地段之一,十万两,绝不可能!”

楚平很是生气,毕竟昨天与韦苑是以二十五万两银子成交的,这十万两银子,根本没有达到他心中的底线,而且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梅贤此举,绝对是趁火打劫!

梅贤对于赵耕的怒骂,一直处于平静的状态,只听他道:“十万两嫌少呀?行呀,那八万两,爱要不要!”

“你!你!欺人太甚!”楚平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显然是被梅贤无耻的态度气的不浅。

梅贤冷笑一声道:“楚平,你现在有跟我谈条件的能力吗?你不清楚现在的处境?除我之外,哪还有人敢买你们楚家的东西,我跟你说句实话,左元可是暗地里跟我们这群人打过招呼,谁要是敢买楚家的店铺,那就是与他左元对着干,凭借左元在凤临府的地位,你想想,谁还有这个胆量与魄力和你做生意?”

听到此话,楚平一愣,旋即他便想通了很多事,原来昨日与结下承诺的那三人是因为左元才反悔,怪不得,怪不得啊......

左元啊,你真是想至我楚平于死地,害我成如今的这幅模样还不够,竟然还要赶尽杀绝,我楚平哪里得罪你了?就因为那次别陷害的事,你就能这么对我,我......与你势不两立!

可他无论咒骂再多,左元都是掉不了一块肉的,对于现在的结果也于事无补。

所以......

“十万两,就十万两,少一分都不行,不过我明日就要看到银子,你要是同意,我便将地契之类的东西全都交于你,你要是还嫌贵,那我楚平就算将这个铺子烂在手中,都不可能将它卖出去了!”

楚平分析过后,最终还是决定与梅贤妥协。

梅贤倒也没露出多么高兴的表情,他淡淡道:“成交。”

接着梅贤又说:“剩下两间铺子,我也都要,你出个价吧,若合适的话,明日我一同购买。”

楚平顿时心中一喜,这种结果对他来说是最好不过的,只可惜,他不知又要赔多少银子了,但也好比什么都得不到强得多,说的难听一些,他现在在凤临府已经没有丝毫立足之地了,前有左元,后又钟逸虎视眈眈,能有一人解他燃眉之急也是不错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他恢复实力,再向这群人一一报仇!

可楚平哪里能想到,在凤临府中,他顶多苟延残喘,但一旦离开这里,他这条小命都会不保,因为他最后的价值便是楚家这一众房契地契,只要将这最后的东西保存在自己手上,他想死都难,可一旦将唯一的保命符送了出去,命......必不久矣。

对于楚家的家产,钟逸早就看上了,只不过他必须以正规的方式获得,一定是要楚平亲自交出来,并在例律认同的范围之内,只有这样,在楚平不明不白的死后,这些东西才能不经左元之后,直接到自己手中来。

但楚平显然是想不到这么多的,接二连三的打击早就将他的智商与胆子摧毁了,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剩下两间铺子一共五万两,成否?”

这是楚平的极限,若要他再降价,他也断然舍不得了。

梅贤显然是看出了楚平的心思,也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成了,明日我一手交钱,你一手交契。”

楚平当下便肉疼同意了下来,好歹现在有人敢买自己家的铺子,银子少一点就少一点吧,再说十五万两呢,也不算少,去向别的地方稍微做一些小的生意也是够了。

定下之后,梅贤便离开了楚平这里。

......

......

夜幕初降下的林家与楚府不同,可能是因为林家这几个月来的风生水起,所以手下的下人的精神面貌也有所不同,而且在钟逸管理之下,林府并不像寻常大家族那般的规矩众多,身份的概念要淡上不少。

所以每个下人之间都有了不少交流,包括他们与钟逸,有时看钟逸心情好的时候,都能与钟逸说笑上两句。

夜晚下的林家,更加热闹十足,白日里该做的营生都做了,夜晚就只剩下休息与聊天了,院落之后,每到新的一处地方,都或多或少能听到一些欢声笑语。

就在即将进行晚宴的时候,守门下人领着一人进来了,这人就死白天在楚家与楚平做交易的梅贤。

钟逸将他带到书房之中,只见梅贤兴冲冲的钟逸说道:“成了,成了,楚平那厮全都同意了,一共十五万两银子,买下它的全部店铺,无论在什么时候,这都是比稳赚不赔的买卖。”

显然,钟逸是有预料到这件事的,他笑道:”楚平不同意也没有办法,楚家现在的处境,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有多不妙,再者说来,他已经被前几次的过招吓破了胆子,再无对抗的勇气,所以你就算再将银子开低一些,他都是会同意呢,只不过就要多费一些口舌了。“

梅贤欣喜若狂道:“别的不说,就那东市上的那个店铺,若是落到我的手中,定然会将我现在的产业扩大一倍,那个地段......啧啧。”

钟逸也陪着他笑了两声,不过他心中正在构思之后的事,楚平既然得到了这笔银子,就一定会选择一个时间逃离凤临府,但是什么时候,钟逸一定要摸清,毕竟他与他之前的仇恨,除了鲜血,没什么东西能够抹平。

梅县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问道钟逸:“钟逸,我冒昧的问一句,那三人你是怎么让他们放弃与楚平交易的,这么大的利润之下,是没有人能够保持住本心,可就昨夜那么一点时间,你竟然能让三人放弃了即将到嘴的肥肉,这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的?”

对于真正的情况,钟逸自然不能全盘托出,所以他只能装作神秘莫测的说道:“简而言之就一个成语,狐假虎威......”

梅贤哦的一声,露出一幅我懂的目光,他以为是左元作为了他强大的厚盾,否则钟逸是不可能让自己在于楚平交易的时候说出左元二字的,如今不想让外人知道,只不过是避嫌罢了。

可谁曾想到,左元对于钟逸所做的一切,一点都不清楚,甚至,这些事,都是钟逸来对付左元自己的......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