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四十章 跟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没管林全如何惊愕的表情,一声不响轻轻的走了,就像一位拯救了一个被恶霸欺负少女的剑客,不顾少女的感激涕零,潇洒的转身离开,只丢下满目柔情的少女。

当然,钟逸这不是想在林全心中留一个自己不羁的影子,这个略有些变态,他只是想让林全在这刻静静的感悟,感悟这里的每一个步骤,钟逸做出来的始终钟逸的,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他想让林全有自己的见解,自己的味道。

他很期待……林全的作品。

钟逸在回屋的路上,看到行色匆匆的林辰风,他与钟逸擦肩而过,但完全没有注意到钟逸,这让钟逸很是诧异,林辰风自从自己进了林府之后,从来就没有过好脸色,而且只要看到他,大老远都要跑过来说句不阴不阳的话,但林辰风此刻的状态让钟逸有种不祥的预感。

钟逸眯着眼睛思索了片刻,旋即便疾步跟了上去……

林楚两家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商业敌人,打了二十多年的商业战争,阴谋阳谋无所不用,最火热时,甚至都有人命的爆发,所以林楚两家之人从来都是水火不容,大有一见面就有掐架的架势。

可林辰风却要在今日见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林辰风每次出行都有扈从在周围保驾护航,但这次却只有他一个人,而且走的还不是林家正门,钟逸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从偏门悄悄的走了出去。

林辰风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时不时回头张望,有几次差点看到钟逸,幸好钟逸反应较快,蹲在小贩摊子上,假意看着女子秀发插的那精美簪子。

“公子,买一个送给心怡的姑娘吧?”钟逸面前的小贩显然很有眼力见儿,看着这位身着不凡的公子定是自己的一位贵客。

钟逸待林辰风转过身之后,抬起来张望起来,生怕跟丢他,钟逸此刻的注意力全在林辰风身上,肯定是顾不得小贩的热情邀请。

“上一边儿去,买什么买……买…买…买一个吧!”钟逸脑海中突然浮现林雪瞳的样子,于是也转了口风,女子应该是喜爱这些小物件的。

“好嘞。”那小贩才不管不得这位公子反复的态度呢,有钱拿就行,只要给钱,你就是爷,顾客是上帝这一真理古代人可却实落在了实处。

小贩快手快脚的将这簪子用一块虽不华贵,但胜在有心意的布包了起来。

钟逸扔下一钱银子转身就走,嘴里还不忘丢句潇洒的话:“不用找了,剩下的赏你了。”

这句话说出钟逸不禁有种不羁侠客的感觉,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感概起了自己的风度。

自我感觉良好的钟逸走了好远,听到那小贩破口喊到:“公子,这一钱可不够啊!!!”

钟逸嘴角抽搐了两下,连忙躲进了旁边的小巷子,看来想潇洒还是要付出代价的,很明显,这是银子的代价,钟逸决定还是做个普通人好了。

探头看到那小贩子没有跟来,钟逸不禁松了口气,看来剩下的银子是不用还了。

钟逸拿出那根古色古香的小簪子呵呵直乐,好似已经看到了林雪瞳的笑容。

正在钟逸准备走出这条小巷子的时候,钟逸却瞥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宽松的白色袍子,一双长靴,钟逸一看就认出了这个人,此人是他的“好二叔”林辰风无疑。

得来全不费工夫费功夫!

如果钟逸不因为心疼这半钱银子,还真不一定能找到林辰风呢,这条小巷子可隐蔽的很,否则钟逸也不会藏身于此处了。

林辰风明显没有发现钟逸,恐怕是因为这条不易发现的小巷而放松了警惕。

钟逸像壁虎一样,紧紧贴着墙壁,只有林辰风转到拐角,完全看不到身影的时候,钟逸才会跟着走上去,毕竟巷子是笔直的,也没有易于隐藏的物件,只有经过这一个时间差,到了视线的盲点,才能真正实现跟踪而不被发现。

钟逸不敢大意,如果这是在林家的话,钟逸大不必这么小题大做,因为最多也就是打场嘴仗,而且钟逸还能不落下风,但现在不同,林辰风这怪异的举动很明显有着目的,见人?何人?一个个疑问接踵而来。

钟逸其实心中也有猜测,但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毕竟他还是姓林的……

钟逸对林辰风保持着很深的警惕,宁愿冒着跟丢的风险,也不想紧紧跟在他身后。

命可只有一条。

钟逸始终跟林辰风保持一条直道的距离,当林辰风转入拐角进去下一个直道时,钟逸才会从这个转角出发。

有几次,钟逸心中忽然一颤,他没有像之前一样从转角处出来,反而依旧藏身在原地,一点声响不敢发出,果然,他听到了林辰风的喃喃自语:“怪了……怎么总感觉有人在身后……”

事实证明,有话在心里想想就好了,坚决不要从嘴里说出来。

钟逸在听到林辰风这句话之后,也算长了个记性,在林辰风转到转角之后,钟逸心中暗数十下才会出去。

虽然小巷拐的地方众多,但好在只有一条道路,没有那么多的岔路口,钟逸因此才没有跟丢林辰风。

也不知走了多久,这隔几分就一个转角的小巷,都让钟逸感觉到轻微的头晕,钟逸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身大汗的他看着上午那给人温暖的太阳都已经升到了正空中,现在应该已经正午了吧……

那毒辣的阳光似乎更晒了一些,它用这种方法来印证钟逸对时间的猜测。

这狗日的林辰风是真不累呀,看平常那幅软骨头的样子,估计也是被女色掏空身体的人,可为什么现在如此……神勇?

当然,有些东西是钟逸不得而知的。

比如……

这时候的林辰风擦着那满头大汗,然后出现的竟是与钟逸如出一辙的瘫坐姿势,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狗日的,怎么挑这么个地方,把老子都快转死了。”

林辰风骂着还不过瘾,嘴里一口浓痰呸出,似乎更加解气。

歇息片刻后,林辰风站起了身,刚才脸上的不满全部消失不见,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林辰风稳步向前行进,不安的情绪全部被抛之脑后,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了,这里可是他的底盘,无论谁在跟踪自己,都能被他发现吧……

……

说来也奇怪,这条仅仅一条道儿但七转八转的巷子,有着很多户人家,可这正值正午之时,应该是各家各户端着饭走街串巷的好时光,但现在,每户的大门都是紧紧闭上,而且这些大门无论从材质还是工艺上来说,都是一模一样。

空空的巷子半点声响都未曾听到,寂静如郊外的深夜,甚至整个巷子都在回响着钟逸猛烈的心跳声。

咚…咚…咚……

钟逸刚才一直沉浸在跟踪林辰风的紧张情绪中,对这些偶有好奇,但也没深究,人家说不定都是一家木匠制作的门儿呢,为了省那几钱银子而已。

但现在瘫坐在地上的钟逸缓过了劲儿来,脑子转速飞快,思索片刻,刚才好不容易干掉的汗水却又冒出来,可这次,却是冷汗。

惊出一身冷汗的钟逸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他依旧不敢相信,于是眯起眼睛向家户的门前慢慢走去,脚步很轻,整个空巷带给钟逸一种未知的恐惧。

钟逸小心翼翼的贴着木门,从紧闭的两扇门中间的缝隙中向房内看去。

起初看去,门内的屋子根本没有半点奇特的地方,可以说毫无特色,就是寻常的不能在寻常的人家。

钟逸看完这串院子之后,又向旁边的两扇门走了过去,也是如同刚才一般,将头贴向门中间的缝隙,不断调整角度看遍整串院子。

可这一看,钟逸彻彻底底的呆住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两串院子无论从门还是内部屋子的构造都一模一样!

甚至院内石桌上雕刻的花纹都是一头壮硕的吊睛白额虎。

钟逸不信邪,又重新将院内看了一遍,钟逸瞪大眼睛细细观看,生怕遗忘点什么。

这次,钟逸只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正午的太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毒辣,甚至都不能给钟逸半点温暖。

钟逸全身发冷,紧握的拳头不住的颤抖……

但他仍然不愿相信,挪动打颤的身体又去将周围的几户看了个遍。

看完之后,钟逸彻底绝望了,诡异的寒冷侵袭着他的全身,整个人入坠冰窖。

钟逸到现在都还在震惊之中,为什么这里每个房子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不仅院中的石桌的位置,甚至花草的数量的没有变化。

钟逸两条眉毛拧在了一起……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钟逸现在已经没有跟踪林辰风的心情了,这条怪异的巷子还是快速离开的好,指不定下一秒会出现什么。

这时,钟逸强打起精神,把深深的恐惧压在了心底,向来时的方向疾步而去……

-------------------

感谢各位朋友支持!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