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吓唬孔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耕从那位姑娘的房间出来,稍作停歇,发现她并没有大叫救命,这样他才放下心来,毕竟害人之人不可有,防人之细不可无,本来她已经恨透已经了,自己一走她大喊救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不过如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赵耕的心中忽然涌上一阵暖流,到底为何之暖,他也并不清楚。

再走两步,他忽然想通了一件事,原来他一开始闻到的香味就是那位姑娘身上的味道,女子体香,果然非同寻常,而且自己还知道了她的芳名。

孔钰......

好美的名字,不过人更美,也不知道以后再遇到会不会将他认出来,但认出来之后又能怎么样呢?是继续记恨自己?还是向自己报仇。

哎,想到这里,赵耕一阵心烦意乱。

正在此时,忽然面前闪出一道人影。

赵耕急忙隐藏在一根柱子之后,直到发现那人正在小便,这才放心下来,不过与此同时,他心底忽然浮上一个念头。

赵耕一个箭步来到撒尿那人的身后,一把掏出他的匕首架在了身前之人的脖子上。

撒尿的人感受到脖子冰冷的触感,一下子吓呆住了。

赵耕轻声道:“你别怕,我只想知道我要的消息,若你实话实说,我定然不会伤害你一根毫毛,若是不告诉我或者说假话......哼哼......”

锋利的匕首已经刺进那人肌肤之下,本该尿完的尿又大了起来,不过不难猜出,这次的尿是让赵耕吓的。

他哆哆嗦嗦的对赵耕说道:“大......大侠,你问......问吧,我一......一定知无不言,言......言无不尽。”

赵耕一听这话,当下便道:“孔富住在哪里?你如实回答!”

那人稍作犹豫,但感觉到赵耕的匕首又深了一点,立马说道:“从这里转出去,然后右拐穿过长廊,接着往左走二十步距离,接着便看到了一座大屋子,屋子外挂着大红灯笼,而且门前两根柱子特别大,一眼就能让人感到气派,这间屋子就孔老爷的了。”

赵耕云里雾里听了这么多,不过倒也记下来了,他一下撤了匕首。

“你要是敢骗我,就死定了。”

留下这么冷冰冰的一句话之后,赵耕便快步离开了。

由那人的引导,赵耕七拐八拐终于看到了他所说的气派屋子,赵耕如出一辙般的捻开一层窗户纸。

顺着这个小洞朝里边望去,不过里面漆黑一片,别说看到孔富了,就是连人都看不到一个。

赵耕略作沉吟,心道,现在已经三更了,若敲打不成孔富,那之后两个人更是来不及了,当下便推开了门。

进门之后,赵耕一步步小心翼翼朝屋内走去,因为没有灯光,赵耕只能慢慢摸索前行,好在屋子中摆的物件还不算多,赵耕借着月光来到了内屋前,他先行抽刀,接着便来到了床边。

偌大的床上睡着两人,一男一女,赵耕先看到睡在里面的女子,这位女人有二十多岁的年纪,不难看出是位漂亮姑娘,接着赵耕才将目光放在外面睡着的男人脸上。

这位男人奇丑无比,脸上疙瘩密布,而且看被子之中的身材,定然是位短小之人。

与里面美女相互对应,说天壤之别也不为过。

虽不知这位姑娘是不是因为钱财才与这种男人在一起,不过确实让人叹气一句,好白菜全让猪拱了。

想到这里,赵耕一把将匕首放在了外面睡着的男人脸上。

赵耕听钟逸提过,说孔富外号被称作孔疙瘩又称孔蛤蟆,因为他的脸上全是一个个疙瘩,看起来像一只丑陋的癞蛤蟆,不过自从他发迹之后,孔蛤蟆这个称呼便没有人再叫,但与他近一些的人,还是会对他称呼孔疙瘩的。

面前这位男子脸上这么多的疙瘩,定然是那孔富无疑了。

赵耕更加确定之后,便用锋利的刀刃在孔富脸上划拉起来,像写字一般,这边点两下,那边画两圈。

不过赵耕做完这些之后,孔富的呼噜声更大了,丝毫不为之所动。

妈的,这个老蛤蟆。

赵耕暗骂一句,接着便用加大了力气。

好在这次孔富很快就感觉到了。

但只听他嘟囔道。

“柳红......别乱摸,大半夜的,你还要不要老爷活了,昨晚那么累还不够吗?”

......

赵耕颇为无语,不过他刚想挑明,便听到里面女人说话了。

“老爷......柳红怎么了?人家一直在睡啊......”

“嗯?”孔富发出疑问的一声。

接着又听他道:“不是你,那是......”

“是我!”

当下睡意朦胧的孔富便清醒过来,他惊呼一声:“什么人!”

接着便想坐起来,可身子刚起一半,脖子便感受了一阵冰凉的触感,至此,他再不敢动。

躺在里面的女人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接着便也想起来,可刚刚掀开被子,腹部便感受到了一阵大力,一下子便就将她踹倒在了床上,她如同大虾一般弓着身子,只能痛苦嚎叫,再起不来。

孔富自然听到了身边女人痛苦的声音,但脖子处的刀刃却不允许他逞英雄,他思索片刻,开口问道:“这位英雄,你是图财......还是害命?”

赵耕冷冷一笑,嘲讽问道:“那我要是都要呢?”

孔富一愣,当下身子便软了下来,可正当他想求饶的时候,又听那人说道。

“银子你没我多,命嘛,我贱,我这两样,都不要。”

孔富听完,当下松了口气,虽然这是十足的损人之话,不过知道自己没有性命之忧之后,别说这种等级的话,就死骂他十八辈祖宗,他都会安然受着,说不准还会叫声好呢。

但与此同时,疑问也接踵而来。

孔富试探问道:“那英雄你到底想要什么?女人?我身边这位?还是孔府之内的?若是喜欢,我孔富统统送予你。”

说到这里,赵耕忽然心中一动,他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浮现出孔钰的模样,不知这位孔钰是府中的什么人,要不顺嘴提一句,将这丫头送予他?

旋即便又打翻了自己的想法,他来这里是有正经事的,怎么可能扯上男女关系呢。

只听赵耕冷哼一声,说道:“孔富我来问你,你如实道来。”

“是是,定然不敢说谎。”

“昨日,你是否与楚傲天之子楚平合作了?”

一听此话,孔富心中一颤。

难道他此行与这个有关?

那他是楚家的仇人还是朋友呢?

正在思索自己的回答之际,匕首已经微微刺进了他的脖颈。

“快说!”赵耕残酷道。

孔富感觉到脖子的疼痛,当下也不耍自己的小聪明了,如实说道:“是楚平变卖他楚家家产才叫我去的,而且去的也不止我一人,金德运、韦苑都去了......”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