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孔钰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少女看到离她愈来愈近的赵耕,心中慌乱至极,这个时候她也不再哭泣了,惶恐的看着赵耕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赵耕再说一声:“得罪了。”

接着一捂她的嘴,从床上取来一些布料,将布料团成一团,一下子塞到了少女的嘴中,少女双手不安停,想从嘴中取出布料呼喊救命,可赵耕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呢?

赵耕又撕扯下来床上的褥子,用这些撕下来的东西绑在了少女双手之上,做好这些,然后将她被捆好的双上放到背后,做好这些,少女双手无论再怎么折腾都无济于事,而且嘴里也只剩下一些呜呜声。

片刻过后,少女停下了所有动作,整个人心如死灰般的靠在木桌旁边,赵耕看到少女脸上的两行清泪,心中实在不忍。

只好又道。

“姑娘,今日之举,实属无意冒犯,不过也请你放心,今晚的事,全天下之中也只有你我二人清楚,我绝不对外多谈两句,请你务必再寻短见,人生在世也就一条命,你死之后伤心的人该有多少呢,父母、兄长,所有疼爱你的人。所以好好活着,我......这就走了。”

人家都已经成了这幅模样,再从他嘴里询问一些信息,显得自己太过缺德,还是随便出去找个人问一下吧,大不了再像刚才这般,他就不信,怎么可能每间屋子遇到的都是女子!

正待赵耕离开,被堵住嘴的少女最终忽然闷哼一声,这声似是痛苦的沉吟,赵耕暗道一声奇怪,不过生怕再多出事端,便想要离开,可即将到达门口的时候,身后又传来少女痛苦的一声哼叫,赵耕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于心不忍,转头便看向少女。

可这么一看,确实将赵耕吓了一跳,只见刚才少女坐的位置出现了暗红色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刚才与自己追逐的过程中受伤了?

赵耕心生不安,一步直接跃到了姑娘的身边。

赵耕一把取下塞在少女嘴中的不团,他慌乱问道:“怎么了额?受伤了?”

这个时候赵耕再也管顾不了姑娘会不会发出呼喊救命的声音了,毕竟一条人命大过天,若是因为救了一条人命而导致任务的失败,他是可以接受的,而且钟逸也绝对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取下布团之后,没有出现赵耕幻想的情景,少女别说呼喊了,就是说话都费劲,他看着少女虚弱的模样,更加手足无措。

少女惨白的脸色看起来让人害怕,而且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的落在身下的木板之上,这能让赵耕看出她现在有多么不好受。

赵耕还想再询问下去,可忽然看到,女子双腿之间的位置,不断的渗出血迹,赵耕心想,难道这里就是伤口?

他怕女子因为之前的事情记怪他而不肯让他疗伤,所以也没有征求少女的同意,直接说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说着便把他的右手伸向了少女双腿之间的地方。

可在快摸到的时候。

少女一声惊呼。

“你敢!”

赵耕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惨白的脸上忽然多了两摸淡淡的绯红,虽然好奇,但还是苦口婆心的说道:“你现在受伤了,定然是刚才追我的时候不小心磕碰到的,现在我也管不了咱们之前的恩怨了,你看你流出的血迹,都变黑了,而且血量还如此巨大,这定然是伤口的恶化,我习过些武,简单的伤口我也是可以处理的,所以姑娘,这种关头你就别计较这么多了,能治好你是当务之急。”

少女听赵耕所说,羞怒的表情忽然一滞,她盯着赵耕的眼睛,发现他眼神清澈,不像是存心占自己便宜的登徒浪子。

难道......他真以为这是伤口?

少女虽然不清楚什么是月事,但当自己第一次告诉她母亲的时候,母亲只是笑眯眯道,说自己要成为大人了,而且让自己别担心,说这是正常现象。

出现这种情况也有几个月了,每个月一到这几天,就会有这种现象,腰酸背痛肚胀,而且还会伴随着下面的流血。

今日就是每个月流血的第一天,本来少女早该睡觉,可突如其来的背酸让她知道自己那里又要开始流血了。

所以这才迟迟未睡,点着半根蜡烛等待“它”的到来。

但未曾想到,“它”没来,他却来了,而且还轻薄了自己,因为那时候少女一心求死,身子的异样并没有感受出来,但登徒浪子一走,“它”如约而至的到了。

与“它”一同而来的自然是无尽的痛苦,少女本不想让那位男子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可实在难忍的疼痛让她叫了出来,本来还心存侥幸,这么轻的声音他会听不到,但谁能想到,他的耳朵竟然这么够用。

所以,便出现了他要求为她“疗伤”“看伤口”的荒唐一幕。

“我不是受伤,也与你没有关系,你快走吧,别管我!”

少女用尽力气朝赵耕喊道,可喊完之后,便是无尽的虚弱,她摇摇欲坠,身子一邪,差点摔倒在地。

赵耕将姑娘摆正之后,才抽回他的手臂。

“你还说你没受伤,你看你自己虚弱的样子吧,你就是想求死,别以为我不知道,今日我非要看你这伤口,给你疗伤了!”

赵耕这时也急了起来,他以为这位姑娘还是被他轻薄之后的想不开才自杀,所以对他这么说。

少女看到赵耕朝她那里伸手的动作,当下又喊道:“你别动我那里!你滚!”

“伤口不及时处理是要感染的,你放心,我并非想要占你骗你,我只是单纯想为你疗伤罢了。”

赵耕动作不停,继续向下探索。

“你......你......住手!”

赵耕稍作停滞之后便又要动手。

“你个大傻子!好了好了......我告诉你这不是伤口!你听我说好吗?”

赵耕一愣,抬头看向少女,诧异问道:“这不是伤口是什么它都流血了,肯定是你刚才碰到这里了。”

女子脸色一红,嚅嗫道:“这真不是伤口,这......是每个女子都有的东西......”

少女说完之后,当下便埋下了自己的秀脸,不敢再多看赵耕一眼。

她心中问道自己,他是真傻还是装傻呢?

可无奈我们的赵耕是真傻,而且还是傻的耿直,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问道:“每个女子都有?难道她们都碰到了你双腿之间的位置?你这不是胡扯么,你肯定还是想自杀,所以才给我编造出这个谎言!”

少女一愣,抬头看了眼那双愤恨嫉世的眼睛,心中突然爆发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呆子呢!

但不与他解释清楚,他就一定要检查自己的伤口,所以少女只能放下心中的烦躁,再对他说道:“你听我说,我身下渗出的暗血,它叫做......经血,是每个女子都会有的,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女子一过豆蔻,都会出现这种状况,而且每个月都是固定这么几天,并且还伴随着腰酸背痛肚胀,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少女此刻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羞涩,毕竟面对一个什么事都不清楚的呆子,说什么害羞的话,他都是不明白的。

听到少女这么说,赵耕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少女又补充道:“我今夜这么迟睡,就是等待......这个东西的到来,我怕渗湿褥子,所以只能等它完来之后再睡。”

说完少女害怕赵耕不信她,又道:“等你天亮之后,你可以问问其他女子,她们定然与我有同一般的情况。”

话到此处,赵耕才将信将疑道:“这确实不是伤口?”

少女急忙摇头:“不是不是。”

“而且你也不想寻死了?”

少女斩钉截铁道:“再无半点想法!”

“不记恨我了?”

少女稍加犹豫,旋即一口答道:“不。”

“好,你叫什么?”

少女下意识道:“孔钰......”

可又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生生吞下了最后一个字。

但赵耕还以她就叫这个,对她说道:“好,孔钰再会,我要走了。”

少女憋住了笑,点点头,目送赵耕离去。

可在赵耕彻底走后,她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嘴里喃喃道:“孔钰......我叫孔钰......”

她心中忽然生起一个念想,蒙面的他到底是什么样貌,他刚才是真傻,还是为了逗弄自己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