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束手无策的赵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耕刚进入屋子,便问到一股香味,可这股香味又与香薰之类的东西不同,它闻起来像花又不是花,赵耕找遍脑海,就只找出一个纯洁这样的词汇,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从脑海中迸发出的是一个这样的词,只不过这个词用在现在的场合,他觉得特别贴切,好像是为这种香味量身定做一般。

奇怪了,一个大男人的屋子为什么会有这股味道呢?

难道这是位读书人?

在赵耕想法里,只有舞文弄墨的人才爱这些东西,屋里养些花呀,在点一点熏香,让屋子闻起来想碰碰的,使人以为进去女子屋子一般,赵耕想到这里,对屋子的主人更加讨厌了,他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像娘们的男人,若是活成钟逸这种样子还好,虽然钟逸样貌美若女子,可干的却是连爷们都干不来的事情,可那些文弱书生,拿不起刀,抓不动重物,遇事躲在女人身后,这种人,是赵耕平生最讨厌的。

想到这里,他对即将要见到的内屋的人更加厌烦。

赵耕离内屋越来越近,脚步也越来越轻,可令他奇怪的是,这股香味也越来越大,好像弥漫在他周围一般。

看来是内屋之中放着散发香味的东西呢。

赵耕心中愈发好奇,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溢出的味道能这么吸引人,而且是浓郁但不浓烈,并且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纯洁。

弓着腰的赵耕缓缓迈入了内屋,他先是朝四周打量一眼,除了床边烛台上的燃着的半只蜡烛,便再无其他东西,他又使劲嗅了下,忽然发现,这股味道是从床上散发出来的。

难道是他身上的香囊?

赵耕的目光此时又转移到了床上,他只从纱帘之后看到一个背对他的身影,而床上那人的相貌,却是看不真切。

不过赵耕能看得出来,床上那位的身材十分小巧,根本不像一个正常男人的身材,而且异常消瘦,裹在被子之中,好像只剩下了被子的厚度。

难道是位小孩?

此刻赵耕心间又浮上了一个疑问。

不过进都进来了,最次也要问了孔富的住处在哪再行离开呀,只要自己不伤害床上的人就够了,管他小孩大人呢,照样问!

想到这里,赵耕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匕首上散发着森森寒光,能看得出来是一把吹毛利刃,不过赵耕心中有底,手上有力道,他对于这把匕首的把握,已经快跟自己的手掌一般熟练了。

刹那之间,赵耕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床边,床上之人似乎感受到了一阵轻风,他刚想转身,赵耕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接着赵耕便刻意压低声音道:“不想死的,就别乱叫,我要我需要的信息,我不害命。”

床上之人身子一震,转过半个的身子已经不敢再动了,赵耕刀尖传来的触感能感受那人身子的颤抖,当人也能感受到他的害怕。

赵耕心中嘲讽一笑,就这幅模样,妄为一个男人,哼。

不过也好,这样懦弱的人才适合他,如若换个骨头硬的,还不一定能问出他想知道的信息呢。

赵耕刚想问关于孔富的信息之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口风一转,开口问道:“你屋子中的香味是从哪里传来的?是不是你随身佩戴香囊了?”

背对着赵耕的人忽然一愣,他显然也没有想到赵耕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不过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脸颊已经滚烫起来,好像木炭灼烧脸一般。

赵耕双眉一皱,还以为是他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接着便口手齐动:“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找!”

说着便将另一个没有握刀的手放在了床上那人的怀中,毕竟赵耕有一个认知,一般佩戴香囊的人,都是放在怀中的,可谁曾想到,他这么一摸索,忽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这人......为什么胸膛这么鼓呢?

看他背影,也并非什么胖人呀?为什么单单胸膛就这么鼓呢?

但要说是胸膛,也并非如此,至少他手掌摸到的触感就是软绵绵的,想着便又揉了两把。

可他还想明白,床上背对他的那位已经转过身来。

“流氓!”

赵耕只听脆滴滴的一阵女声传来,紧接着,自己的脸颊便被忽如其来的一巴掌打了上去。

虽然劲道极小,但却把赵耕吓了一跳,自己进入的......是女子的闺房吗?

床上的是姑娘吗?

那刚才摸到的是......

这么一想,自己确实太他妈流氓了!

想清楚这些事之后,赵耕才将视线注视到床上女子的脸上。

这么一看,竟然把自己看呆了。

女子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只不过杏眼大张,里面竟然有隐隐的泪水,大有一言不合就落泪的架势,但双颊上的绯红则让她更加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要疼爱,微蹙的双眉更是让整个人充满委屈的意味。

赵耕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就怕女子哭,因为女人一哭,就止不住,无论怎么安慰,就像决堤的海水堵都堵不住。

他急忙道:“姑娘,姑娘,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真......“

”手......手拿开!“姑娘撇着嘴怒道。

“哦......哦!拿开拿开,马上拿开。”赵耕边说边把自己的手往回来抽,一犹豫,更是将她脖子上的刀刃放了下来。

他心中再骂自己一句畜生,不是人家姑娘提醒,他还没有想到自己的手还放在人家的胸脯之上呢。

“你......你......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女子言毕,便猛的朝赵耕匕首上的刀尖撞去。

好在赵耕警惕,急忙向后一扯,这才躲过她的撞击。

“你辱我清白,还要我怎么去见人!快一刀结果了我!”

说着又朝赵耕扎去,可赵耕是什么人,他一闪身,女子像头失去平衡的小麋鹿,一下就蹲坐在了地上。

赵耕看到这种情况,又赶忙将她拉起,可刚被拉起,贞烈的姑娘又开始追逐赵耕,她像看到红色布料的斗牛一般,一心向着刀刃。

但奈何赵耕的功夫又太高,马上抓到的时候,又被像泥鳅一般的赵耕躲了过去。

两人追追赶赶,大约有这么一盏茶的时间。

此刻,气喘吁吁的女子终于死了心,她知道,无论将自己累成什么样,都不可能自杀成功的,可忽然又想到赵耕刚才轻薄她的样子,坐在地上旁若无人的嚎啕大哭起来。

“你......你别哭!”

赵耕生怕惊动了孔府的人,匆匆开口喊道。

可不喊还好,一喊,姑娘的声响更大了。

焦头烂额的赵耕站在原地束手无策。

思索片刻,只能无奈对仍旧哭着的姑娘说了声:“得罪了!”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