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敲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梅贤走出林府的还有一个黑影,只不过梅贤没有发现罢了,那个黑影不必说,自然是钟逸派出去的赵耕,赵耕如今已经伤口痊愈,所以做一些暗地里的活也是可以的,这次钟逸将他派出去,就是为了解决楚平的事,这三个想要购买楚家店铺的人,一定要给他们来些敲打,本来这件事左元来做是最合适的,毕竟商人势力再如何强大,都不可能与本地的官员对抗,但这件事如果让左元知道,那这杯羹,他就一定会掺和一脚,而且定然会占据最大的利益,要是这么算下来,钟逸就多少油水可捞了,再者来说,他与左元名存实亡的盟友关系,钟逸根本不想左元得到什么好处,所以这才派遣出赵耕。

赵耕这次所做之事不管方式如何,所要的结果的就是让他们害怕,无论是威胁还是其他办法,一定要让他们心生恐惧,不敢轻易与楚平做交易,这个时候,钟逸就该出场了,一手大棒一手甜枣的方法,无论对谁来说,都是非常管用的,到时候再给那三人一些蝇头小利,他们必然不能再与楚平再做交易。

楚平没有了这三位买主,自然只能将目光投在梅贤身上,毕竟凤临府的富豪就这么多,除去这三人、梅贤与林家,没有哪一个人有这么大的势力一口气买楚家这么多的铺子,而钟逸作为楚平的生死对手,自然是第一个被他排除在外的合作对象,这没下来,也就只有梅贤可供他考虑了,可楚平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梅贤,竟然早就跟钟逸结成了合作伙伴!

月黑风高夜杀人夜,月黑风高放火天。

赵耕要做这两件事,自然也能做到,不过他守到的命令只是吓唬一下那三位富豪,这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人一旦有了钱,就特别在乎自己的性命,无论是谁都逃不过这个定律,不过钟逸这厮是个怪胎,做起事来总要拼命,每次都在生死之间游走,而且还那么命大。

赵耕像一只猎鹰一般挂在树上,他身上的黑衣与暗夜融为了一体,就算有人从他身边经过,也不会发现任何异常。

此刻赵耕来到的便是孔富的宅府,孔府之中有这么一片林子,之中种着各种果树与观赏树木,只不过现在正值冬季,这些树木别说果子,就是叶子都掉了个干干净净。

因为围墙之后便是林子,赵耕从围墙进入孔府之后,就先停在了这里,他不清楚孔富居住的位置,所以要弄清楚这些情况之后他才会行动,但如今夜已深,孔府之中早就没了走动的人,赵耕再这棵高树之上已经挂了好长一段时间,可是孔府之中一个在外的下人都没有看到,这可让赵耕如何是好!

正在赵耕愁苦不堪之时,忽然看到一个地方发出淡淡的烛光,赵耕眼前一亮,既然有光,就说明是有人居住的屋子,而且这屋子里的人还没有睡着。

就它了!

赵耕心中打定了主意,他大概辨别好方向之后,便朝有光的屋子飞奔而去了,其实说是飞奔,倒不如是飞,因为宅院为了讲究美观与规格,各个地方自然用围墙将他们间隔开来,若是赵耕按照正常道路来行走,他定然会迷失了方向,只有这样不断的略过墙壁,才能找到刚才看到的地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赵耕一蹦两米高,跳过第五个围墙时,终于看到了那见有光的屋子。

赵耕没有着急进入,他先是四处打量几眼,他发现这里是个独立的院子,院子中除了这个亮光的屋子,还有三四间黑漆漆的屋子,院子正中间是一块草坪,其中种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且赵耕发现,如今还亮光的屋子比那三四件熄灭珠光的屋子要大的多,想必这是间管家或者领头下人的屋子。

他再靠近一些,发现屋子窗户纸张上不知贴着些还是挂着些什么东西,只能隐约在珠光之下看到是红色的物件。

难道这是间婚房?

赵耕舔了舔指头,接着捻开窗户纸上一个小洞,顺着这个小洞便朝屋内望了进去。

不过这一看,却是好生失望,因为屋中分里屋与外屋,这只蜡烛便是放在里屋之中,而外物却空无一物,只要一张木桌子,桌子之上放着一面方帛,帛面上似是绣着半只蝴蝶。

赵耕暗道一声精美,这只蝴蝶若是绣完整整一知,定然可以以假乱真,这等栩栩如生的作品,绣者不知如何心灵手巧呢。

难道是姑娘送这件屋子主人的?

如此仙品断然非凡尘俗女所作,屋里的人......可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赵耕被自己这一想法惊呆了,仅仅是半幅蝴蝶,就如此引他如此遐想,不该不该。

而且,可千万不能忘记自己来此行的目的啊!

赵耕心中这么提醒自己,接着便开始想进屋的办法。

若是破窗而入,定然会让里面的人产生警觉,到时候大声呼叫起来,这可就不妙了,但若是想光明正大从门进去,就得装作屋子主人的家人或者下人,但里面是谁他都不清楚,他一开口若是喊错了身份,这不是弄巧成拙嘛......

正在赵耕一筹莫展之际,他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一门功夫。

他在寺庙之时偶然看到写着这门功夫的一本古书,书中所写是一种独门内功,这门内容邪门的很,它讲究以力入劲,习此功的人若对普通人施展,只要一发功,受功之人立马五脏六腑炸裂而死,但那人表面上还是原本的模样,甚至血都不流出一丝,只有将他开膛破肚之后,才能看出他惨烈的死状。

赵耕仔细回想书中的细节,似乎只能想到这门功夫好像叫什么幽冥功法?

而且这本古书只有一半,剩下一半不知被和人取走了,赵耕看来看去也难以窥晰其中门道,所以就当故事来看了。

不过其中一些使用方法,赵耕还是记了下来,当时他想若自己能找到下本,说不准就能理解书中所说了。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别说书没找到,就是脑海中记下的招式,也快忘干净了。

今日倒是可以试一试这个功法到底有没有用,既然可以杀人于无行,那简单的开锁于无形自然不在话下。

赵耕这么想来,便将拳花掌然后放在了木门之上。

可还没有发动内功,只听木门“吱钮”一声便开了一条小缝。

......

妈的!怎么会有人睡觉不锁门呢?

赵耕心中狂骂此人太过马虎鲁莽,同样这条微微打开的门缝也在嘲讽着他的智商。

不过门现在已经打开,就不必在计较这些了。

赵耕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一步一步朝内屋走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