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天价成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十二万两!”孔富肉疼的表情能让人看出,一下拿出这笔银子,对他来说也属实不容易。

韦苑幽怨的眼神看着孔富,孔富只能干巴巴的赔着笑,毕竟让佳人生气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楚平的眼神却逐渐炙热起来,他知道那间店铺的地段尚佳,但没曾想到竟然会让两人如此哄抢,要是知道这些,就将底价定的再高一些了。

“二十三万两!”

韦苑到底还是女人,只要是女人,就会不理智,特别是在与人怄气的情况下,无论你是皇后还是贫民之女,都同样愤怒,都是一样的小心思。

待韦苑喊出这个价格之后,屋内瞬间安静下来,有那么几息时间,孔富没再跟价,但就在韦苑松了一口气,楚平想要确定这件商铺归属权的时候,孔富突然说话了。

“二十三万五千两。”

......

这声价格,依旧是孔富喊的,不过比较不要脸的就是他只加了五千两,这对于起价是十五万两的东西,未免显得太过寒酸一些。

不过孔富在享受过韦苑与金德运鄙视的眼神之后,依旧风轻云淡,嘴中嘟嘟囔囔道:“小本经营,小本经营。”

虽然如此,韦苑也没有紧跟着喊价了,停了片刻之后也没有开口。

这时候,楚平的眼神落在了韦苑身上,他寓意很明显。

人家都这么挑衅你了,你就没点脾气?

韦苑看着楚平的表情,又看到孔富略带得意的眼神。

心一横,颤声道:“二十......二十五万!”

说完之后又补充道:“孔疙瘩,二十五万两,就是我的底线了,你要是比这个出价还高,这间铺子,我有心无力了,你要便给你了。”

孔富听到这话,同样无奈的开口道:“韦姑娘家大业大,我等自然比不起,既然姑娘志在必得,我便让了吧。”

话音刚落,韦苑眼角的笑意已经出现,她惊喜的看着孔富问道:“真的?”

“自然不假。”

孔富不是女人,所以看待这件事是非常理智的,如今的加价,更多的是义气之争,并不是理性的,所以他思来想去,这样下来得利的还是楚平,倒不如送个顺水推舟的人情,让予这位韦婊子了,说不准到什么时候还能用到人家呢。

楚平听到孔富这么说,心中自然有隐隐的失望,不过对于现在的结果,倒也很满意了,毕竟比底价高出整整十万两,不过想到自己父亲当初就已经花了二十万两,难免心中有些不好受,毕竟现在的地价已经不能同日而语,这间铺子,说到底还是赔了,可实在是自己非常需要这笔银子,否则谁来买,都是不卖的。

“韦姐姐一掷千金的豪气彰显巾帼本色,不输男人的气势让小弟佩服,既然韦姑娘的二十五万两是最高价格,那东市的那间铺子,我便卖给韦姐姐了。”

韦苑咯咯直笑,这充满魅惑的声音听来便让人骨头发酥,只听韦苑笑道:“不花银子时你叫我韦姑娘,这一花出去银子,我就变成了韦姐姐,小弟弟,你变的倒快呀。”

楚平听完一愣,尴尬的呵呵赔笑,旋即便道。

“本来韦姐姐是和我父亲一辈的,我开始不愿叫姑娘姐姐只是怕乱了辈分,但思来想去,对待这么一年轻貌美女子,叫姑娘才是罪过,姐姐是最实在的嘛。”

韦苑娇哼一声:“小嘴倒怪甜的,姐姐这二十五万两花的不亏,地契什么时候给我?”

楚平郑重道:“今日怪楚平没有提前通知各位,随身也并带银两,所以安排妥当之后,我再将地契之类的东西给了三位,虽然三位的为人我十分信任,但银子毕竟不是小数,所以明日或者后日吧。“

这三人自然理解楚平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过他们都能明白楚平的苦衷,这件事本来就应该谨慎一些。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对楚平说道:“听你安排。”

一间商铺卖出去之后,楚平唤下人取来了糕点与茶水,接着便随意闲聊了起来。

韦苑显然难以忘怀方才之事,她美目流连于孔富身上。

她柔声问道。

“孔家主,我有一事不明,还望你能为小女解答迷惑。”

孔富早已在这一声声之中迷失了自己,他豪爽道:“姑娘发问,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孔家主,你家主主要生意不一直打造兵器嘛,这些东西只给军队供给,而楚小弟这间铺子则在人潮喧嚣的闹市,于你来说,这也并不是必要的东西呀,可你方才为什么志在必得呢?“

孔富对韦苑的问题已经猜出了些许,所以在韦苑问完之后,他立马便叹了一声道:“哎......现在我的生意不好做啊。”

包括楚平在内的剩下三人显然对这个问题也很好奇,所以他们的目光一直关注在孔富身上。

“朝廷现在对盐铁的管制越来越严厉,这些你们也是知道的,本来我靠之前与我合作的军中之人,还是可以拿到一些铁料的,但近来他也不好过,为我供给的原料越来越少,而且朝廷逐渐也建起了自己的武器铺子,这行的油水,全都把持在官员还有与官员亲近的人手中,这种情况,我不得开辟一条新的赚钱之道呀虽然现在不知道要干什么,但盘下一个地段不错的铺子,应该是错不了的。”

孔富这么一说,众人也算是听明白了,对于盛况不在的他,唏嘘不已,同样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前车之前,就是一定要顺着历史的车轮,谁都可对抗,就是朝廷不可以。

“那金屠,你呢?听说你这两年的生意也不景气,怎么回事?”孔富显然不想沉浸在这阵愁绪之中,所以他转了个话茬谈在了金德运身上。

金德运显然不想多谈自己的事,他模糊回道:“商本末,这几年做商人的谁又好过了,都是如此罢了。”

一说此话,除韦苑之外,三人非常有感触,朝廷无时无刻不在制定律法来抑制商人,无时无刻不在压榨商人的价值。

商人物质虽然优越,但完全没有一点话语权的,就是官府的一位小吏,你见了都得卑躬屈膝,不过大多官商一家,商人的多半收入都喂了当地的官员,所以只是看起来情况并不那么糟罢了。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