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真情假意迷人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头?”左元一脸震惊的看着钟逸,钟逸从他的眼神当众可以看出他的质疑。

但无论对方给他怎样的压力,钟逸都咬定了是石头,他真诚又不失愧疚的说道:“对,就是石头,哎......箱子中满满当当的全是石头,半锭银子都没有见到。”

左元又惊呼出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楚平怎么可能给我送石头呢?他铺子不想要了吗?这绝对不可能!”

钟逸注视着左元微微愤怒的眼神,他淡淡说道:“为什么不可能?我看到的还有假?难道左大哥认为我在说谎?”

左元双眉紧皱,他对于钟逸对他的说话态度异常诧异,这......还是平日里对他恭恭敬敬的钟逸吗?他自从当上知府这么长时间来,就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当下便想要发作,可当想到他们当中纠缠的利益之时,又抑制住了自己的脾气,旋即便将语气放软一些说道。

“钟兄弟,绝对不是我这个做大哥不相信你,只是这件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任谁头次听说都是此反应,这......还需要众兄弟为我分析分析其中的隐情。”

钟逸听到左元的话,当下便松了一口气,左元的态度证明他赌对了,现在的左元,是不可能跟自己翻脸的,没有了自己,左元要损失就不仅仅是这几千两银子了,而是一个巨大的摇钱树,一个源源不断的聚宝盆。

既然他身份放低了一些,钟逸也不可能在强硬下去,毕竟人都需要一个台阶,若真不给他这个脸了,两人撕破脸皮对自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这对谁说都不划算。

所以钟逸思索片刻,便又恢复了之前恭敬的语气,不过恭敬之中也有疏远。

只听他道:“左大哥,你听我说,楚平此人生性谨慎,这点从之前一些事情上就这可以看出来,你想想,这件事会不会有另一种解释,首先,楚平怕这趟押送银子的路途充满危险,就想派遣两只人马来押送这笔银子,第一匹便是由他组成的十人小队,虽然由他亲自派送,但这更容易让人相信他带的箱子之中装着的就是银子,但其实不然,真相便是,这趟押送没有危险,便让第二队人马出发,再次派送,但一旦有了危险,便放弃银子逃跑,但其实放弃的只是箱子中的石头,等回到了府中,楚平便从长计议,到时候再选择合适的时间押送第二批真正这银子,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手法看来应该是他的手笔,可令楚平没有想到的就是我还活着,而且我堵截他的带来的人马竟然有那么多,就是这些因素,才让他弃银方法失败,然后又折了这么多的人。”

待得钟逸说完,左元便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钟逸所说,并不是没有可信度,但可信度......也并没有那么高。

这些话真真假假,左元一下子还真听不出来。

既然如此,左元便不可能与他撕破脸皮,再者来说,就算钟逸说的是假话,左元也不得不跟他合作,这次的事,他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毕竟凤临府中能与他合作的第二人选楚平已经被他放到了对立面之上,他与楚平,没有半点可能合作下去,而且,楚平如今的实力也不可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利益,基于这个想法,左元便对钟逸说道。

“钟兄弟,这件事也并不能怪你,实在是敌人太多狡猾,而且赵耕也差点在这场战斗中死去,所以你也不要太过自责,楚家如今就是一匹即将瘦死的骆驼,任凭楚平如何运作,都是翻不起什么惊涛骇浪的,咱们只要抓住时间,用这轻飘飘的最后一根稻草来压制他,楚家灭亡,便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到那时候,楚家的一切还不是由咱们兄弟二人说了算?那几千两银子只不过是其中的小数,钟兄弟,为兄绝对不会怪罪与你,你心安便是。”

左元真诚的脸色非常容易让人产生好感,若钟逸不知道他真正是什么样的人,这番话定然感激涕零,之后为他马首是瞻,但演出来的就是演出来的,现在的钟逸只能从心底感受到自己深深的讽刺,除此别无他物。

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钟逸眼神诚恳,他微微颤抖的语气能让所有人听出他的感动。

“左大哥,打铁还需自身硬,任务没有完成,要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怪罪敌人狡猾,只不过是逃避责任罢了,你刚才那一番话切切实实把我敲醒了,大哥,你放心,只要有你弟弟在,这楚平,就永远对你产生不了什么威胁,我就是大哥你什么时候都可以依靠的后背,今日之后,谁要对付我左大哥,就是跟我钟逸过不去,就是跟林家过不去,无论耗费多大人力物力,我他妈绝对不会让你的敌人好过的!“

左元嘴角颤抖,脸上的表情在坚强不起来,他站起身来,抓到一夜从未碰过的酒坛,仰头便干了半坛子的酒水,喝完之后,他豪放的一擦嘴边的沾染的酒液,接着便对钟逸说道:“钟兄弟......你,就是我的亲弟弟,什么都不说了,都在方才的酒水里,你心中明白就好!”

钟逸心中恍如世外人一般,带着不屑看着两人还算精湛的演技,只不过这脱口而出的兄弟情义,到底有多少分量呢?

但钟逸说出口的话里,依旧是左元爱听,符合现在情景的话。

两人再说一些空话大话之后,便难以割舍的离开了彼此。

酒楼之外有人林家下人等着钟逸,等钟逸进入轿内,四人缓缓起身,慢慢悠悠的抬着钟逸朝家中方向行进。

钟逸本来是没有坐轿子的习惯的,但这两日他已经处在了分口浪尖的位置,凡是小心一些终归是没错的,这四人表面上是抬轿子的下人,但其实是钟逸前段时间从乡下买回来的庄稼好手,然后由赵耕教他们一些拳脚功夫,他们个个身强力壮,对付一些平常的人来说,已经是足够了,所以就这样,他们就暂时当了除赵耕之外的钟逸的保镖。

钟逸坐在轿子之中,解开帘子让冷风吹进一些,这丝寒气打散了他身上本就仅剩不多的酒气,他回想起今夜晚上自己举止言语,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轿外四人不明所以,只能埋头坚守在自己岗位之后......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