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赵耕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翌日,一间药味环绕的屋子之中,面色虚弱的一位男子缓缓睁开了眼。

他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房间里还有一位男子,看年龄是刚过及冠,他趴在房间正中的木桌之上,沉重的呼吸声让人听出他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这位男子虽然入睡,但眉头却紧紧拧在了一起,他表情骄看起来十分痛苦,好像在经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过即使是这幅愁容,也能看出他的英俊样貌,虽然胡渣长满了下巴,整个人挡不住的颓势,可就是这般,更让人心疼起来,毫不意外,这种男人,不知要让多少姑娘魂牵梦绕。

屋中木桌沉睡的男子自然是钟逸,钟逸他将赵耕安置在这里之后,生怕他半夜出什么事,便也睡在了这里,虽然真出了事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多少还是能有一点照应的。

而方才刚刚睁眼的男子,正是昨夜受了重伤的赵耕,不过不得不说,赵耕的体质相比其他人来说,已经好上不少了,仅仅一夜,他就已经能脱离昏迷的状态了,这要换做钟逸,不知昏他个几天几夜呢。

睁眼的赵耕看到屋中的另外一人,心中忽上一股暖流,若不是钟逸,昨夜他便着了单浩的道,而且钟逸可以说对自己很上心了,好歹他也是一大家族之主呢,竟然能舍下身份照料自己一晚,这更加让他坚定了以后将他当做真心兄弟的决心。

想到这里,赵耕又张开了嘴。

“钟......钟逸......”

不同于之前的状况,现在他已经能能开口说话了,虽然声音很轻,但对于赵耕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

等待片刻,钟逸没有动静,看来昨夜一战确实劳累,而且再加上整夜照顾赵耕,更是让人吃不消。

赵耕一看此番情况,只能又出声道。

“钟逸。”

这次的声音又比之前要打上一些。

只见钟逸身子一颤,旋即便起了身,他边揉他睡眼惺忪的眼睛,边朝赵耕的床边走来。

到了赵耕跟前,钟逸已经清醒上不少了,他激动的对赵耕道:“你他奶奶的终于醒了,昨天晚上快把老子吓死了!”

赵耕同样报以微笑,不过挑起的嘴角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他“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缓了片刻,才又接着对钟逸说道:“那哪能说死就死,从小我娘就跟我说,我命大,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那时候差点母子全亡,不过还是让我活下来了,然后在三岁的时候,我爹背我去河边玩,我不知如何就进了河去,过了一炷香时间,我爹才发现我失踪了,他连忙下河去找我,当把我弄上岸的时候,我已经没了呼吸,我爹不信邪,就把我倒扣着往出倒水,你还别说,让他这么一弄,我竟然有了气,到后来饥荒,动荡,我都活了下来,我要是轻易的死了,这不是对不起我之前受的苦吗?”

赵耕说出这么一大番话,已经虚弱不已,但他一提起以前的趣事,就显得兴趣阑珊,所以坚持着便把这么一大段传奇经历说给了钟逸。

钟逸听完赵耕的话,当下便生起佩服的心思,这他妈真是命硬呀。

不过佩服之余,他心中还是有些后怕,他活动了活动了僵硬的筋骨,对赵耕说道:“你知道昨夜找的那个大夫怎么说吗?他说刀刃再偏一个指甲盖的位置,那就真刺入你的心脏了,真到那时,你他妈再命硬也得被牛头马面带走,你他妈以后能不能谨慎一些,单浩那种下三滥的人就能把你弄成这样?换他们谁都不信!”

钟逸越说越气,声音也越来越大,不过赵耕虽然沾满一脸钟逸的唾沫星子,但他知道钟逸对他浓浓的关切,是啊,自己还是学过功夫的,要真死在那种人手中,这不是有辱师门嘛?

他叹了口气,打断了还要骂下去的钟逸:“单浩虽然招式下三滥,但不确实是个狠人,而且头脑灵活,若换一个武功还要比我高的人来对付他,说不定也要着他的道,在生死之间锻炼出来的人,不可小觑。”

钟逸一听,倒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单浩这种生活在刀尖上的人,理论派赵耕还真是有些难对付。

”死都死了,就别再提他了。“钟逸对赵耕说道。

赵耕“恩”了一声,两人之中陷入了一阵沉默。

......

到头来还是赵耕打破了此刻的宁静,他问道钟逸:“昨夜的......银子,怎么处置了?”

对与赵耕,钟逸是毫无保留的,他道:“全部拿回楚家了,一分没给左元送过去。”

病床上虚弱的赵耕身子一震,他有些担忧的问道:“那就不怕左元追究起来?”

钟逸笑了笑,信心百倍道:“没事,我自有搪塞他的方法。”

赵耕听到钟逸这么说,便没有接着问下去这件事,他想了想又道:“楚家的人......昨天全杀了?”

钟逸摇摇头:“楚平跑了。”

“什么!?”赵耕惊讶出口。

“几十人的包围圈他怎么可能跑出去呢?有人来救他了?”

赵耕诧异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这件事根本不敢相信。

钟逸又摇头:“我放跑的。”

“为什么!?”

赵耕再次惊讶问道。

“你情绪别这么激动好吗?容易牵扯伤口不知道吗?”

“你快告诉我为什么,别转移话题。”

钟逸无奈笑道:“这有什么为什么呢,他身上的价值我远没有榨干呢,杀了他可没有放他回楚家划算,我主要担心的还是左元,只要楚平不死,左元便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来抄楚家,而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能把楚家所有的东西全都夺过来,而且根本不需要多大力气。”

钟逸简单易懂的跟赵耕解释完,赵耕倒也理解,不过他看向钟逸的眼神多了些玩味。

“楚平倒也够惨呢,与你钟逸作对,可真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钟逸听完便乐了,他笑道:“我的残忍也只有敌人能够见到,若他一开始不对我下手,林楚两家现在还和平相处呢,走到如此地步,都是他一手所为,我对于他,可都是还手,并没有主动出击过。”

赵耕明白钟逸所说不错,但对于钟逸的手段,赵耕是实实在在见识到了,他对于这个表面白白净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心中生起了一种莫名的忌惮。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