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楚家父子(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傲天又说了起来:“咱们香铺有位掌柜叫楚熊,外号叫楚胖子。”

楚平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外号有些印象。

“前些日子,楚胖子看到钟逸带着一丫鬟就进了咱们楚家的香铺,这胖子虽然五大三粗的,但心却细,他怀疑钟逸来咱们铺子不怀好意,等钟逸走的时候就偷偷跟了出去,虽然钟逸跟那丫鬟最后回了林府,可这楚胖子却隐约听到对联大会这四个字,他打问了几个路人,最后知道这是清风苑开门之日举办的这次大会,楚胖子急忙去了那清风苑,正好里边书生还未走,楚胖子就找了一个健谈的书生旁敲侧击的问了问方才的事,不问不知道,原来那钟逸竟然对出了刘长卿对的最难一联,拔得头筹。”

楚平目瞪口呆的看向楚傲天,半天才说出话来:“是…是…是那个刘长卿吗?”

楚傲天丝毫不诧异楚天的表情,苦笑着说:“对,就是被称为凤临府第一大儒的刘长卿,那刘长卿虽然不会当官,但学问却是不差的,否则怎么能与圣上当朝斗诗呢,这钟逸还真是深藏不露。”

楚平眉头皱的愈发深了,凭心而论,如果他与刘长卿来对对子,撑死就是三个回合,这不是说他的文化造诣不高,相反,在凤临府很多秀才中来说,他已经是超群拔类了,虽不说学富五车,但也有很多独特的见解,可这在刘长卿面前是根本不够看的,而钟逸却能在刘长卿出对的大赛上拔得头筹,实力不容小觑。

楚平也明白,文采只代表一方面,有很多夸夸其谈者,很多都是纸上谈兵,但另楚平忌惮的却是钟逸层出不穷的后手,最可怕的就是与未知的敌手对弈。

想到这里,楚平眼中戾色一闪而过,平静的说道:“山上的狼可又饿了。”

楚傲天听到楚平这么说,知子莫若父,他自然明白儿子的所想,这是又起杀心了,可这次楚傲天却是摇了摇头,略有些无奈:“为父当然明白这种方法可一了百了,我之前也曾想过,可深思后却觉得这钟逸杀不得。”

“为何杀不得?”楚平一脸不解。

“你知道钟逸入赘林家的原因吗?”

“当然清楚,听说得罪大人物了,生生把钟青峰多年来的钟家武馆给毁了,还差点把钟青峰打废了。”

“这就是关键,父亲我最近几日运用各种关系各种渠道去查这件事,费尽不少钱财,但查来查去却根本查不到幕后之人,这让为父心中不安。”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先不说这个与钟逸的关系,我先给你讲讲咱们楚府多年来的对头——林重山,钟逸既然入赘林家,就说明得到林家的庇护,林重山这人重情,他答应了钟青峰这件事,势必会用生命来保护,林家朝中有人你也清楚,我怕杀了钟逸,林重钱会动用朝廷这层关系,咱们楚家可是吃不消。”

楚傲天叹了口气,又说道。

“正因为我对林重山这人的了解,我才明白,就算咱们楚家从商业中把林家打压至死,真的将林家逐出这凤临府,林重山也不会动用那朝廷之人,说到底,他也只会觉的是自己本事不够,没脸用那份情分,可钟逸不同,既然咱们敢玩阴的,他定会消费了那多年积累的香火情。”

“这才只是其一,现在再说回刚才钟逸得罪人这件事,钟逸得罪的这个神秘人他来头不小,既然在钟逸进去林家之后,他就没有再追究过,那就说明,他卖林府这个情面,如果咱们现在趁乱把钟逸杀了,倒可称作一记借刀杀人,但这个刀,却不敢借,一是林家朝堂的人,二就是这个神秘人,都是一只手就能摧毁楚家的人物,得罪不起啊……”

楚平看着他的父亲,那满脸皱纹但仅过不惑之年的男人,轻轻说道:“父亲挑起这一大家子可真是不易,原本以为这一家之主能有多微风呢,可活的确实这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楚傲天笑着,其实他时时刻刻都在笑着,可这次却是如此欣慰,如此真诚。

“平儿你晓的就好,父亲这么累只是想让你以后能够轻松些。”

“孩儿终归会长大的,迟早会独当一面,做个不差于父亲的家主,楚家交在孩儿手上,您就放心吧。”

楚傲天笑容更灿烂了。

“爹还是老了……”

楚傲天看到楚平欲言又止的嘴,放声道。

“别安慰爹了,一个当爹的,因为自己儿子而服老,从来都不是什么伤心事。天底下,就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了。”

楚平一愣,旋即也温和的笑了起来。

楚傲天望着寄予厚望的儿子,轻声说道:“林家这件事,就当爹送你坐上家主的第一份礼物吧……”

……

……

虽然仅是一张桌子,还是一张硬实的木桌,但钟逸却睡出了久违以久的席梦思的感觉,或许是这几日全在危险与劳累之中度过,或许钟逸找到了一丝家的感觉。

和往常一样,钟逸醒来时,屋子里仅丢着他一人了,林雪瞳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而那一盘的鸭肉,也只丢着一幅骨头架子。

钟逸看着这些鸭骨头,不禁想到了林雪瞳风卷残云的吃相,笑着摇了摇头,那丫头从来都是这么嘴硬。

他舒了个懒腰,然后又用两条胳膊撑着呆坐在了椅子上,让阳光肆无忌惮的打在他的身上,一个人静静的享受这片刻的惬意时光。

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声音。

“回来了姑爷!”

钟逸听着这个声音,有些耳熟,但一时半刻没有想起来,只好说道。

“进来吧。”

钟逸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充满着笑容的脸,说谄媚有些太重,但也不是超然物外那种淡泊之笑,可以说笑的恰到好处。

这才明白,方才敲门之人是林府大厨——林全。

话说钟逸与林全是没有多少交情的,严格来说,有的只是仇恨,虽然林全并不清楚,而且还把钟逸当做了同一阵营的战友。

林全这位主厨的丢锅丢鸭之祸,全都是钟逸手笔,林全也因此受了不小惩罚,但因为钟逸的急中生智,还有他自己与林府管家多年前的恩怨,这才让林全把钟逸当做一语点破玄机的人。

“林大厨,这大早上的,来我屋子有事儿吗?”

林全眼珠轱辘一转,眯着眼呵呵笑道:“没什么事还不能来看看姑爷了呀。”

钟逸面无表情,“哦,那我有事呢,马上就要出去了,林大厨请便。”

钟逸自然明白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道理,这林全摆明有什么事求他呢,钟逸可不想做无谓的寒暄,自己时间相当金贵,甚至说林家的生死存亡全在自己手中呢。

林全一看钟逸起身的动作,心里急了起来,赶忙开口道:“姑爷姑爷,实不相瞒,林全确实有一事相求。”

钟逸一脸玩味的表情,笑着说道:“林大厨有什么事能求到我了?我这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看姑娘眼光不差,难道……林大厨对纳个妾有想法?哈哈哈哈……”

林全自然明白这是钟逸的打趣,脸色一苦:“唉,有贼心没贼胆呀,我家那位可是悍妇,纳回小妾去不得让她煲锅汤呐,而且还是那……鸳鸯汤,里边指定有我……”

钟逸听到这话更加乐不可支,好看的眼镜眯成了一条缝,可又听到林全说了句。

“哪里有大小姐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呀!”

钟逸只感觉嗓子里进了只苍蝇,再也笑不出来,只能说道:“行了行了,有事就说,别说这没用的话。”

林全脸上一喜,把此行目的全盘说出:“唉,还不是老爷这两日吃饭挑的紧,每次看着我做的菜都跟看那死耗子一样,眯着眼,挑起一点点菜,放鼻边一闻,然后看老爷眉头皱的跟别人欠他几白两银子一样,看着就嫌弃极了,而且总是吃着吃着就愣了,冷不丁就来来句,‘雪瞳你真是有口福了’,开始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打问打问老爷贴身一丫鬟,才知道老爷自从跟姑爷你一起去酒楼吃过一顿饭之后就这样了,所以,我这不是来请教请教姑爷嘛。”

钟逸一愣,他想到了林全会有事相求,但真没想到是这种事,不过脑中一思索,也就明白了,林雪瞳对这鸭子都丝毫没有抵抗力,更不用他的老丈人林重山了,有其父必有其女这句话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林重山那日吃鸭的吃相可不好看,活脱脱一幅狗看到屎的样子。

额……似乎这么比喻他这岳父不太仗义……不过确实很形象!

钟逸脸上笑容依旧,可心里却是有了一个坏主意……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