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知所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有动静了!”

一人慌慌张张的从钟逸书房之外跑进。

这等不懂规矩的下人,钟逸从来都是不愿见到的,所以门口守着的贴身仆人已经准备好看闯进之人的好戏了。

可谁知钟逸一声惊呼:“什么?有了?”

这等动静,不比闯入之人好多少,这让门外仆人大跌眼镜。

钟逸此刻朝门口瞥了一眼,闯进的人好像才缓过神来,他匆匆关上了门,这才又走近钟逸身边。

门外仆人本来还是能听到二人谈话的,但随着大门的紧闭,他一点声响都听不见了,这不禁让他心生好奇,屋里这两人到底在谈什么呢?

屋内烛光明灭,钟逸燃着一根即将灭掉的蜡烛,昏暗的光线打在二人脸上,让他们惊喜的表情略显狰狞。

闯入屋子的人这时说话了:“钟逸......钟逸,楚......楚家有消息了!”

钟逸听到他喘息声不止,就知道他是急急忙忙奔跑过来的,不过此刻却不能歇一歇,他用紧急的语气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能随意进入钟逸屋子而又得不到钟逸怪罪的人除了林雪瞳之外,也就只有赵耕一人了,不懂规矩来到钟逸书房的人自然是赵耕无疑,此刻的他豆大的汗珠挂在脸上,脸颊红扑扑的人,整个人身边都冒着热气。

此刻只听赵耕答道:“就......就在刚才的事,我一看到便赶忙跑过来了,应该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听完赵耕的话,钟逸思索起来,他心想,从楚家到林府的距离不算太近,不过依赵耕的脚速,倒确实不用多长时间,现在若是出动的话,也有大把时间......

“楚家出动多少人?其中有些谁?楚平去了吗?他们护送的又是什么东西?”

钟逸连着问了赵耕三个问题,赵耕经过长途奔波,本就精疲力尽,这么一问,更让他脑子不灵光了,他结结巴巴道:“有......有......有......”

他也连说三个有,不过有什么,倒是一点都没说出来。

钟逸一听此话,心中更加焦急了,不过他还是尽量用好的语气跟赵耕说道:“赵耕,你慢点说,不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歇一歇也行。”

钟逸虽然这么说,可早就心急如焚了,可能是赵耕经过钟逸安慰确实放松了下来,他喘着粗气对钟逸答道:“有......有十个左右护送的人,夜色太黑,我没有看清楚,不过最多也就是十人了,这个我倒是可以保证,护送的人了有......单浩!绝对有单浩,单浩我是认识的,当时我第一时间就发现他了,楚平的话我没有看到,不过有几人是蒙面的,里面可能有他,护送的东西嘛,是几个马匹驮着的巷子,看马的样子就知道很重,五匹马个个喘着粗气。”

赵耕话音未落,钟逸已经起身了,这些消息对他来说已经够了,马匹驮着箱子里的东西不用想,是银子无疑!

......

......

左府之内。

此时正值深冬,已经快到过年的时节,天气格外寒冷,凤临府已经下了两场雪了,虽然不大,但却让每个人都裹上了厚厚的衣裳,白日有太阳的时候就快冻的让人忍受不来了,更不用说现在刮着狂风的夜晚。

可就是如今,左府院落之后却站着两人,其中一人魁梧的身材,可稍显佝偻的腰让人看出他已不是壮年,但身上那股气势,却是正值青壮时期的人都没有的,而另一人呢,比他矮小一些,但若是与常人比起,也是一等一的大高个子了,不过在先前佝偻身子的人面前,他像是被剪去犄角的犀牛一般,再无傲气。

这两人自然是左元与姜阳,姜阳站在左元身后,恭恭敬敬,甚至连心底连一点怨气都没有。

他们站在院子中已经一段时间了,不过却一句话都没有交谈,姜阳有心巴结,但左元不给话茬,便不能造次,面对如此状况,他也只能站在左元身边等待时间,而左元呢,自从出来院子中,就一直望着院角的一棵榆树。

这个季节,榆树早已掉过了叶子,只剩下了枯黄的枝干,也不知它到底有什么吸引左元的地方,引的左元目不转睛。

“姜阳。”

左元忽然开口,让没有心理准备的姜阳身子一震,紧接着姜阳便恭敬道。

“属下在!”

左元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他自顾自的说道:“楚平是今天来的吧?”

正待姜阳回答,左元又自言自语道:“他与我通过消息,确实是今天来的,可这么多银子......他会让多少人来护送呢?”

“也不会太多吧,他不是让我去派人与他汇合嘛,人多的话,也不需要我,对吧?”

姜阳好几次想说话,却有被左元下一句堵住了嘴,左元这个问题问完等了好长时间之后,还是没有下话,姜阳这才知道他是与自己说话,紧接着慌忙对这个不明所以的上司大人回道:“属下认为,楚家出人只少不多,一来人多引人注目,二来,他也不可能带太多的人来大人府中,这样未免太不尊敬大人。”

左元点点头,不过没有说姜阳猜测是否正确,他又抬头看起了院角的这棵树。

不久后,又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姜阳。

“花开花落,规律如此,老天要他冬天死,它无论如何是撑不下去的。”

姜阳心知左元与他谈论的是院角的这颗早就凋零的树木,可再细想想,却也有别的意味,但他目前没有猜出来,只能说道:“是这个理,若要是不听老天爷的话,这不就全都乱套了,世间哪还有安宁可言。”

“可总有这么一两件人或物是例外,逆天而行但依旧活得很好。”左元淡淡说道。

姜阳一愣,接着又道:“但毕竟是个例嘛,可就算他现在活得很好,过去的磨难咱们不是也不知道嘛,哈......”

“倒是......”

左元说完这两字之后,又沉默起来。

此刻姜阳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不可耐,他实在不懂左元与他所说是什么意思,而且他的回答顺不顺他的心,也不清楚。

好在左元没让他等太久,下一刻便说道:“姜阳,要你来说,楚家算不算顺应天命呢?”

姜阳眉毛一挑,再不知回答何话......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