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再施一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待得单浩走后,牢狱中阴影处走出两人,其中一人身穿官差衣服,而另一人则是左元。

他们移步牢房之外,如今天色漆黑,两更声响起。

空中乌云遮住了月亮,而星星只能泛出淡淡的光,这光为能照耀在地上,就已经消散于空中。

左元随意的蹲坐下去,此刻天气严寒,不禁让人担心他屁股能不能受得来。

不过自己顶头上司已经坐下了,身侧的官差同样蹲下,只不过没有直腰而起,这种蜷缩的姿势让他显得比左元要低一些。

“姜阳?”

“在!”官差声音虽低,但中气却足。

左元点点头,看来是记对了他的名字。

“此事你办的不错,我记住你了。”左元对身侧官差轻飘飘的说了声这样的话。

虽然左元已经记不清对多少人说过这样的话了,但此话在这种身份的官差心中不知泛起了怎样滔天波澜。

“属下犬马之劳,大人谬赞了。”

左元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可脑海中的画面却回到两个时辰之前……

……

……

左家府邸,左元书房。

房内已有一人,可些人却不是左元。

这人可以说是左元最近的一人了,无话不谈,遇到任何无法解决的事,都会去请教他。

他就是徐呈辉了。

左元回来的时候,徐呈辉正在木桌侧边站着看着一本书。

左元慢慢靠近,可到了他的身边,他依旧沉浸在书中的内容,对周边的动静丝毫没有注意的到。

左元从书边角便能看出这是一本古书了,无论是纸的材质还是色泽,都透漏出一股岁月的味道。

左元见徐呈辉如此专心,倒也没舍得提醒,他就随意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等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徐呈辉依旧没有注意到他。

他心中有事,自然不能再等下去,便轻声开口道:“呈辉。”

徐呈辉身子一震,显然被左元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到了。

深吸一口气之后,徐呈辉才转过头来,他看到慵懒坐在椅上的左元,淡淡笑道:“何时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

左元微微一笑,打趣道:“哪里是我不通知你,明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进来房间可有一段时间了,可你这眼睛里,只有书罢了。”

徐呈辉表情略显抱歉,他这才想到了刚才沉浸在书中的自己有多么忘我。

“倒是我的错了,不过元哥,你这里有这种古书,也不跟我说一声,哪能这么金屋藏娇呢?”

左元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指了指徐呈辉手中捧着的书道:“它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它,本朝的字我就已经认不全了,更别说这歪歪扭扭像蝌蚪一样的东西了,这些东西只是我用来充当门面罢了,你若是喜欢,全拿走也行。”

徐呈辉面露欣喜,他问道:“真的?”

左元看他如同一个稚童,心生好笑,不过依旧回道:“我看都看不懂,要这件东西有什么用?君子不夺人所爱,还不如借花献佛,送与予你了。”

徐呈辉若获珍宝,一遍遍摸了又摸,爱不释手。

“对了,你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吗?”左元抽出空来才问出了此次来意。

徐呈辉“哦!“了一声,这才想起了这件事。

他对左元道:”我听说元哥又将楚平抓回了牢狱?“

左元自然不对他多加隐瞒,如是说道:”是。不过倒也事出有因,楚家香料毒一妇人昏迷,然后有人报官才抓回他审问,审问过后自是有罪无疑,我这才将他放入大牢。“

徐呈辉默默含笑,他似是而非的问道:“楚平不一定是真的有罪吧?”

左元摇了摇头,对他实话实说:“说真的,我确实不知道那位昏迷的妇人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这件事发生的太凑巧,让我猜测这是钟逸的安排,毕竟如今的凤临府中,也只有我与他和楚平又仇了。”

“钟逸......他倒有极大的嫌疑......”

对于先前钟逸被抓回衙门那件事,左元自然也是和徐呈辉说过的,所以此刻徐呈辉听到钟逸并不显得惊讶。

“可这由于我有什么关系呢?人证物证俱在,而且很多人都亲眼所见,就算上面下来人查冤假错案,我也不可能担上责任。”左元不置可否的说道。

徐呈辉对他的话倒是认可,他坐在屋中一把椅子上,看着左元又说道:“而且楚平被捕入狱,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这倒与钟逸的计划不谋而合。”

左元“恩”了一声,紧接着问道:“呈辉,你急急忙忙让人叫我回来不是说这件事的吧?”

徐呈辉轻笑起来,他反问道左元:“那元哥看我像很闲的人吗?”

“不像。”

左元立马回答。

“这就对了,我此次叫元哥回来,是有一好计!”

“何计?”

左元好奇问道。

“自然是针对楚平的计谋。”

“说来。”

徐呈辉也不卖关子:“楚平手下有一穷凶极恶之徒名叫单浩,元哥可知?”

“单浩?“

左元想了一想,忽然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凶狠的汉子模样。

旋即便对徐呈辉道:“知道,当初他杀害了五十多口人,一大家子全让他屠杀殆尽了,就连一条狗都没有放过。”

“他现在为楚家办事,元哥也知道?”

“略有耳闻,当初王永昌当道的时候,我记得楚傲天花大笔银子从牢狱之中买出的这号人。”

徐呈辉又道:“这位单浩,与元哥你手下一官差交好。”

“哦?我手下官差?叫什么?”左元陷入迷惑当中。

”叫做姜阳,不过元哥你应该记不太清楚了。“

左元点点头:“确实。”

紧接着又问:“这与你的计谋有关系吗?”

徐呈辉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这次楚平是死不掉的,一是犯事太轻,二就是元哥也不像让他现在就死,所以我倒是有一条与元哥想法契合的计谋。”

左元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倒没有将这个想法与徐呈辉提起。

旋即又听到徐呈辉对他说道:“单浩与姜阳交好,元哥可让姜阳泄漏消息于单浩,然后告知他说大笔银子就可以营救楚平,到时候单浩自然会前来看望楚平,楚平身陷局中,决然看不清现在形势,能用银子搞定的事,他一定不会犹豫,这么算下来,元哥你不又能从中打捞一笔了吗?”

左元连连说了几声对。

他心道:楚平被放也只是时日问题,他这种罪行只够吃些皮肉之苦,远远达不到斩首的地步,与其如此,还不如赚他些银子呢!

......

......

左元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他面带笑意的看着身侧的姜阳,可忽然笑意不见,转而在脸上的是一种凝重,他就此表情对姜阳道:“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别到时候说的太多,伤了这张嘴!”

姜阳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能狠狠的点头......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