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各方风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些人熟睡着,有些人却是一夜无眠。

凤临府内,有一座府邸修的是富丽堂皇,亭台水榭应有尽有,就连那进门的门槛都有一人的膝盖高,像一些刚会走的小孩子,无论怎么攀爬都是进不来的,可在这深夜之中,这座府里竟有一间屋子灯火通明,屋里有一父一子交谈甚欢。

这府邸自然是知府府无疑,那一对父子更不必说,是王永昌与王侯杰这二位。

“多亏父亲,要不今夜孩儿就让这群刁民害死了。”王侯杰一脸愤怒,但身子还是有着些轻微颤抖。

不过这也不怪他,往日只有他指使手下这一帮恶仆来欺辱手无寸铁的百姓,今夜这百人大战的场面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哼,那群无法无天的书生,也就只有嘴上的功夫了,真是应了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不过……杰儿,你到底背着父亲做了多少的事?”

“我…我…”王侯杰结结巴巴的回答,最终也没说个长短。

“没事,杰儿,那群贱民,死也就死了,告到官府爹给你压下去,只是……善后的事…必须干净,杰儿你记住了,为父当官这么些年,什么事儿没做过,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你知道为何父亲这顶乌纱越戴越紧吗?”

“不知,请父亲明示!”

“吃相、做相,一定要好看,对上该打点的打点,对下该镇压的镇压,镇压不住的……就处死,别脏了自己的手是最主要的,记住,适当时候……弃车保帅,只要还丢着这条命,就一定能东山再起。”

“孩儿谨记!”王侯杰一脸恭敬之色。

“对了,杰儿……”一阵轻轻的叩门声打断了王永昌这句话,随之而来的便是下人王勇的声音。

“老爷,有事禀报。”

“进。”王永昌沉声道。

王勇低着头一小步一小步的走了进来,只是经过王侯杰的时候,身形微微一顿,小声的呸了一声,这声小到剩下的二人一点都未听到,甚至小到王勇都不知道呸没呸出这声。

来到王永昌身边后,头埋的更低了,轻轻说道:“老爷,明日李格大学士就该到了。”

王永昌眉头一皱,右手又习惯性的伸出一根食指,在面前木桌上敲了一下又一下。

剩下的二人半点声响都不敢发出,甚至连呼吸都慢了下来。

良久,那敲桌声终于停了下来,再看王永昌,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只是眼睛恢复了以往的阴翳。

“李格此行主要目的是斗诗大会,可今夜跟那群士子闹的如此之僵硬,恐怕明日的大会鲜有人来,就怕让李格顺藤摸瓜摸出今夜的事。虽然我也不忌惮这位没有实权的大学士,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他也是朝廷中人。”

王永昌说完这句话,目光便看向了王勇。

“王勇,你过来,立马去给我做件事!”

王勇低着头来到了王永昌的身边,王永昌将头稍微一探,在王勇耳边悄悄说了一段话。

话说什么却是不知,可王勇的表情却愈发凝重,甚至最后手指都止不住的轻微哆嗦。

王永昌说完之后便一挥手,欲让王勇出门而去。

可王勇向门外方向走了两步,又转身辙了回来,脸上犹豫之色显然,轻声对王永昌说道:“老爷,就不怕……愈压…愈烈?”

王永昌冷笑一声:“无妨,世间难断是情,你放心去做吧。”

王勇听到这话才放心的走出门去。

“父亲,你跟王勇说了些什么呀?”王侯杰好奇的看向王永昌。

“哈哈哈哈,杰儿,你信不信明日斗诗大会全场座无虚席?”王永昌放声大笑,神气的问道王侯杰。

“父亲,我还真不信,今夜咱们手下的知府侍卫杀了那两个士子,我就不知道明日谁疯了还会过来。”

“好,那咱们就赌一赌!”

“那,父亲,你说赌什么?”

“你不是看上了那万花楼的花魁柳洁了?,父亲要输了,就想个法子,把她抢回来给你。”

王侯杰听到柳洁这个名字,脸上竟是丝毫不掩饰的邪淫之色,也忘了他的父亲还正在身旁。

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王永昌,问道:“那我要是输了呢?父亲。”

“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安生些,跟着父亲学些官场之道,有个位置马上就要空出来了……”王永昌又眯起了他细长的双眼。

……

……

城东有一座说不上大的府邸,只是那大门的牌匾却是用的上好的小叶紫楠,牌匾上赫赫写着白府两个遒劲的两个大字。

今夜,这百夫长白亭府内来了位不速之客。

“白亭小哥,老爷跟我吩咐了些事……”王勇凑近了白亭耳根儿,轻轻的说了些话。

白亭脸色越来越难看,直到最后的面如土色。

王勇似乎没看到白亭的表情,转身离开时身形一顿,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哦,对了,老爷最后还让我给你带了句话,这凤临府……始终还是姓王的,可百夫长却不能总姓白。”

王勇说完这句,推门便走了。

白亭紧抿的嘴唇一直在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害怕还是愤怒。

沉吟片刻,最终还是起身向那漆黑的夜中走去……

……

……

楚家宅院之中。

十五个凶神恶煞的仆人横站在大院之中,而这十五人里正中间的那个人却微微走出一步,反观剩下的人脸色却一如平常没有半点不悦之色,可在这十五人的面前还另外站着一人,那人身高将近五尺,如果换算为现在的度量单位也就快到一米六,如果不是面目如同老头一般,定会把他当做未成年的孩子来对待。

这十五个身高马大的仆人一脸恭敬之色,甚至有几个都带着畏惧的表情,他们整整齐齐的低着头站在那位身高如同小孩的人面前,在这深夜之中,可真算一场怪异的画面。

那面如老者的人脸上一幅笑呵呵的表情,好似一个和蔼的垂暮老人。但,没有一个人会把他和和蔼可亲这一个词挂上钩,否则,你真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位老人能在楚府之中处之泰然,甚至如鱼得水。这不难看出他的身份,他便是楚家家主——楚傲天。

的确,人们很难把这霸气的名字这位与身材短小面如老人的家主扯上联系,甚至当年有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士子拿这个名字取笑于他,可这位士子第二天就失踪了,家人发现他的时候只丢着一个缺了一只眼睛的脑袋了,这位士子的家人也清楚是谁所为,就来与楚家理论,楚家家主也不恼,还亲自出来谈论一二,可当天夜里,这一家四口人全部消失,人们再发现他们的时候还是在附近的一座山上,四口人全部死亡,尸首都被山上的野狼啃了个五六分,小肠大肠破肚而出,瘫了一地,发现尸体这人当时就晕了过去,后来听说就疯了,也不知是装的,还是害怕楚家追杀。

这件事震惊整个凤临府,官府整整半月前盘查这事,可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结果。

从这件事时候,没有人再敢拿名字这回事来嘲笑楚傲天,有些孩子甚至看见楚傲天就被吓哭了,老人们说这是杀孽造的太多了,中年老貌就是因为做多这伤天害理的事才会出现在他身上。

这个时候,十五人之中为首的那人说话了:“楚爷,今夜这事全因我牛大而起,我牛大是个粗人,但也不是不明白些道理,犯错就要认,就得受惩罚,要杀要剐,牛大别无二话。”说完这话,就从袖口之中掏出一把匕首,递向了身前站着那人。

楚傲天没有接过匕首,笑着摇了摇头。

牛大看到楚傲天这幅表情,脸上也不知是悲是喜,好似失了神,一时间没了动作。

突然,牛大眼中闪过一抹决绝的狠色,朝着自己心口位置就插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楚傲天伸手一抓,便将牛大的用刀的右臂握住,让刀尖停留在皮肤里面一寸的位置。

险中又险,牛大……算是死里逃生了,要知道心脏距离皮肤仅有四五厘米,而一寸已经是三厘米多一些了。

这时,楚傲天却说话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说完这句话,根本没有给在场众人反应的时间,从牛大心口处取出匕首,朝着牛大左腿,一刀就刺了上去,刺完立马拔出,又向右腿处同样位置插了下去,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牛大身体都来不及反应,等到楚傲天把玩起来沾满鲜血的匕首时,牛大才不堪腿部疼痛跪了下去,两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抬去李郎中那里。”楚傲天一撇头,让另外的仆人将眼见不活的牛大抬了出去。

楚傲天依旧是那张幅充满笑容的老脸,甚至比之前更和蔼了,可在场的众人看着这个不足五尺的老头,竟是瑟瑟发抖,更有些不堪者,腿软的都坐了下去。

他不是人……是魔鬼!

这时今夜所有人的共同认知。

“记住,在我楚家做事奖罚分明,只要肯真心实意为我楚傲天做事儿的,我肯定不会亏待他,如果要是来做那一粒老鼠屎的话……那我楚某奉劝各位,趁早离开!”

“来人!给今夜出去的兄弟们散钱!”

一位仆人从楚傲天身后抬出一个木箱,打开盖子竟是白花花的银子,这位仆人狠狠抓起一把后,就朝在场的十四人走了过去,一人一锭,不多不少。

可仍有些被楚老爷子威压震慑的人,颤颤巍巍不敢接着锭大白银。

楚傲天看到这幕,笑着的眼睛眯的更紧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楚家的好汉子,且不说今夜已经完成的事,就那奋不顾身的抓贼,也能让楚某感受到各位的忠心,这锭银子,你们受之无愧。”

楚傲天说完就转身离去,而剩下的人在没有楚傲天威压的震慑下,纷纷握紧了手中的银子,对那一整箱的银子一个个露出贪婪的目光。

……

……

-------------------

诚挚感谢各位朋友。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