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林家之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待两位仆人走后,钟逸拉着林雪瞳在木桌边上坐了下来,钟逸取了把椅子,一屁股就坐到了林雪瞳身旁,林雪瞳瞪了他一眼,钟逸假装没看到,满脸堆笑悠然自得,嗅着身旁这位佳人处子体香的钟逸本以为相安无事,却被林雪瞳一脚踹到了对面。

钟逸一抿嘴,一脸委屈相,配上满脸的泥巴属实好笑,可林雪瞳却是生不起半点欣喜之色。

指着木桌之上的翡翠盖下的玉盘,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农家姑娘?”

钟逸自知有罪,并未还嘴,泥巴下的秀脸是一幅愧疚的表情。

“钟逸,骗我好玩儿吗?”林雪瞳声音冷冰冰,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愤怒至极时的表现。

“是不是看我出丑很开心?”林雪瞳咄咄逼人。

“几日不回府我不怨你,有名无实的夫妻而已,可你今日竟……”

钟逸低下头欲接受林雪瞳如暴风骤雨般的责骂,可半天却是没听到半句话。

心中深感奇怪,可抬起头的一瞬间钟逸却是愣了,眼眶红红的林雪瞳,大有一言不合就落泪的架势,这时钟逸有些失神了,他见过愤怒时的她,亦见过冷静睿智时的她,就连娇羞可人时的她都有幸见过几次,可这软弱的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摧毁时的她,钟逸却头次见到。

这时,钟逸晓得了,再坚强的女人她也是女人,只要是女人,她都会需要一个坚强的肩膀。

钟逸并未说话,他在等,他在等这位骄傲到骨子里的女人真正卸下所有防备,真正将所有东西托付到自己手中。

良久,无话。

钟逸幽叹一口气,落寞的表情一闪而过,旋即出现的,便是往常那幅玩世不恭的不羁样子。

他轻轻揭开这翡翠盖子,一股肉香飘了出来,片刻,整个屋子都是这个味道,说来也奇怪,这肉味浓而不腻,甚至还有些淡淡的果木清香。

钟逸很有眼色的没提起农家女子一事,林雪瞳也有同样的默契,但她的脸色依旧不好。

钟逸无奈一笑,柔声道:“瞳儿,相公几日不回家不见你,自然想给你一个惊喜,可现在,却是光剩惊了。”

林雪瞳狠狠白了他一眼,语气不善的说:“谁允许你叫瞳儿的,死皮赖脸!”

钟逸也不恼,依然温柔:“相公喜欢,瞳儿瞳儿瞳儿,娘子娘子娘子。”

她看似有生气的前兆,钟逸定不会如她的愿,让她说出煞风景的话,先她说道:

“瞳儿,相公这两日不回家里,自然有相公的事,不过你放心,肯定不会是寻花问柳的荒唐事。”

林雪瞳冰冷的脸颊出奇的有了表情,只不过是嘲讽,说是嘲讽,但更多的似乎是自嘲:“你寻花问柳跟我有何关系,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的,你是你,我是我,有名无实无奈之举,表面夫妻而已,”

林雪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又说道:“今夜我生气,只是因为你…你…你没告诉我,就带别的女人进林家的门。”

可此举似有欲盖弥彰之意,林雪瞳跟着说:“毕竟这里是林府,林家大小姐尊严还容不得外人践踏。”

说完又觉得不太合适,可越说越乱,只好悻悻的闭了嘴。

钟逸很喜欢看到她这幅表情,微笑的眼镜眯的更细了,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想伸出手宠溺的摸一摸她的头,可被她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只好退而求其次,轻声道:“瞳儿,鸭子可是夫君亲手做的,凉了可就欠缺些意思了。”

“呸,谁要吃你的鸭子,自作多情。”她嘴上依然在逞强,一幅不饶人的表情。

钟逸片刻不说话,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打趣道:“俗话说,好吃不过别家的,上门邀请的你吃不来,瞳儿你就喜欢做些深夜偷食的事儿,好雅兴!哈哈哈哈……”

林雪瞳一愣,一下子没明白钟逸的意思,可深深一想,便是一抹绯红悄然出现在那俏脸之上。

原来那晚,他没睡着……

而且……还占了我那么些便宜……

她想狠狠瞪钟逸一眼,但想到自己这满脸通红,只能羞愧的低下了头。

钟逸没有乘胜追击,只是轻轻转身,出了房门。

林雪瞳听到钟逸离去的脚步声,松了口气,可心底却有些淡淡的失落。

这失落还未消逝之际,脚步声又近了起来。

“雪瞳,给你,不许拒绝!”

钟逸不由分说的为林雪瞳戴上了一个花环,花环还在散发一些香味。

林雪瞳不知是不是被钟逸这突如其来的霸道惊失了神,竟没有拒绝他。

目光清澈,只有欣赏。钟逸这时才打量起今夜的林雪瞳,虽然仅是两三天未见,但钟逸却总觉她瘦了,似乎,小别胜新婚,就是这么个道理。

林雪瞳感受到了那投来目光,耳根又红了些,可这嘴却从没认过输:“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珠给挖出来!”说完还用手比划了比划。

今夜的钟逸极尽温柔,眼里尽是些宠溺:“那我就更要看看了,以后看不到了,不得把你记牢在这心里。”

她前所未有的没有反驳,只轻轻摆正了头上的花环。

钟逸夹了一小块鸭肉,放到了她嘴边,她一把手推了回去。钟逸笑着摇了摇头,也罢,一句温柔话换她一回服软。

钟逸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可想到一些事情后,这喷香的肉便吃的索然无味。

对了,还有东西需要她验证呢!

钟逸把忽然把目光看向了林雪瞳,只见她头埋得很低,仅抓了个筷子的前面的部位,正在把偷偷把一块鸭肉送到嘴中。

“咳!”

一声重咳,惊的偷食的人掉了根筷子,林雪瞳抬头便望向钟逸,杏眼中有些怒火,可想到自己才是做错事的人,怒火也就变成了羞愧了。

钟逸没有再调笑,神情一正,面目也正经起来。

“雪瞳,我要问你些事,有些重要。”

林雪瞳看着钟逸郑重的脸色,也摆上了同样表情,颇有些女强人的样子。

“我先问你,咱们林家下人的衣裳是由哪一个裁缝铺子制作?”

林雪瞳稍加思索,说道:“就是城东那间啊,挺大的那间,不过说来也奇怪,咱们偌大的凤临府只有那一件铺子,当年我还跟爹提起过做这个呢,只是那时候香料发展还很好,就搁置了。”

“只有一间呀……”钟逸喃喃自语。

“雪瞳,我再问你,林家花料原材料产地在哪里?”钟逸神情愈发郑重。

林雪瞳犹豫片刻,还是说了:“林家明面上是没有固定花料产地的,只交给不固定的花农,他们种我们买。我们林府主要负责是加工花瓣制作香料这一环节,也设有香料铺子,再卖给外人,而且皇家后宫中每年也会进贡一些,所以这就需要很多的原料了,但是,我们林家一开始不染指种花这一方面的,这是因为资金人手不够,所以搁置了,后来是因为爹爹不许,说是怕分散林家的精力,只有专注一件事才能做好。”

“恩,林伯伯做的不错,再巨大利益面前还能守住本心,吾辈之楷模,那意思是……林家真的没有自己香料原料场?”

林雪瞳摇了摇头道:“不是的,爹爹虽然那么说,但还是找了几个人品性格好的,为人处事也都不错的花农,为他们包了块地,让他们种花只提供给我们林家,而且明面上也是没有人知道的,林家只在遭遇大旱冻伤等自然灾害的时候,无花瓣可用才秘密与他们接触,然后收取他们所种的花。这些花农都与林家交往多年了,都可以算半个林家人了,当时爹爹说这是未雨绸缪,不过还正是,在这些年间,他们所种的花,还真起了很大的作用。”

钟逸心中惊叹一声,林家能成为凤临府第一大家,不是没有道理的。

旋即又问道:“雪瞳,你知道这些花农所住之处在哪里吗?”

林雪瞳又摇了摇头:“这事估计只有爹爹和二叔知道,我倒是听他们提过一嘴,似乎在城外的东郊,具体就真不知道了。”

钟逸听到林雪瞳提起她的二叔,突然心中咯噔一声,但这没来由的不安也不知为何而起。

钟逸的方向感异常的弱,对于表方位的词也只知上下左右,东南西北却是怎么都弄不懂的,只好又问道:“东郊可有什么标志?一眼就认出那种。”

林雪瞳被他带进这紧张的情绪之中,也没深究钟逸为什么连生活十几载的地方都不熟悉了,脱口而出道:“凤临府城外只有一条河,这河就在东郊那个方向。”

果然是那里!

钟逸确定了这个消息后,紧绷的神经反到松下来了,也没有之前那般郑重谨慎了。

对着林雪瞳说了声早睡之后,便在木桌边的椅子上思酌开来。

而对待林雪瞳的问东问西,一直以无可奉告为说辞,实在烦了,就闭着眼假寐起来,林雪瞳也没办法,只能一口一口的狠狠吃着鸭肉,好似咬着的是那正在假装睡觉,极其气人的那位。

钟逸装着装着也就真睡起来……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