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弄巧成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耕刚从院中出去,与此同时楚府门前迎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可是是楚平心心念念的一位大人物,只不过今日这位大人物来他府,并不是与他洽谈合作之事。

当下人来向楚平通报左元来到府前的时候,楚平那个时候还在休息,因为昨夜送走三位官差已经不早了,他不仅昨夜,前夜更是辗转难眠,不过下人一说,他只穿内衣便出了府去。

来到自家府邸门口,远远望去便已经看到了左元此人,除左元之外,身侧再无其他人。

短短几步路,楚平是跑着出去的,虽然他心底如何想不知,可表面上的功夫却是做足了,绕是左元看到衣衫不整跑步前来的楚平,心中都是略显感动的。

“左大人光临寒舍在下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左元移步便向府里走去,楚平陪在身侧陪笑,丝毫不敢逾越半步。

“楚平,今日怎么这个时间还没醒呢,看来昨夜睡晚了吧?是做什么大事来嘛?”

楚平心想,若不是你昨天派出搜查的三个官差,我至于睡那么迟吗?

不过面对左元,自然是不敢实话实说的,他只能道:“香料不景气,心中愁的紧,夜里辗转反侧,宿不能寐。”

左元又道:“那楚小兄弟对你们楚家香料就没有想出什么解决办法?”

楚平心道,与你合作不是一种办法吗,怎么明知故问呢?

可若是这般反问,确实失礼,他想了想,又对左元道:“若说办法倒也有一个,只不过难以实施罢了。”

左元立马说道:“但说无妨。”

“凤临府中您就是天,若天不想让我活,我自然活不成,但天要是想给我换一种活法,自然也是成的,所以我们楚家的香铺兴衰,可全看您呀。”

说话之间,左元已经被楚平带到了大厅之上,两人入了座,下人也沏上了两杯浓茶。

左元摇摇头笑道:“别说凤临府的天,就是全大宁的天都是皇上的,上一个把自己比作天的人是王永昌,你看他的下场?可谓是惨不忍睹,这天呀,我可是不敢当的。”

楚平听他提起了王永昌,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为王永昌赔上自己性命的父亲,他不知左元是不是暗生不满,心中忐忑之余也在想着对策。

片刻之后,楚平真诚对左元说道:“王永昌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他自作自受,而大人则是不同,心中一心为民,这又让他王永昌怎么比呢?我方才所说之意,是您在我们百姓心中,是自己的一片天,或许词不达意,望您见谅。”

左元一听,心念微微一动,这个回答倒是新颖,就算他这个准备存心为难楚平的人,心中都有了些许不忍。

不过他清楚此行目的,于是又问道。

“你想让我与你合作,到底有无诚意?”

楚平心中一动,心想这是他开始要银子了,可上一次送他的银子他却没有要,这是为什么呢?

对了!他肯定是嫌上一次太少了。

想到这里,楚平心中实在激动,因为能用银子解决的事情,在他心中都不是事情。

他笑着对左元道:“大人放心,大人若是看上我府中的任何一样东西,都可直接带走,若是楚家物件实在难入大人法眼,那小子便天南海北为大人寻些稀奇玩意儿,一定会让大人满意。”

楚平说完之后就已经开始肉疼了,楚家家底厚,厚就厚在家中贵重东西极多,楚傲天是位玩主,古董字画样样喜爱,而且全是花大价钱买回的珍品,若是将府中这些东西全部变卖出去,换置成的银子也是一比非常非常巨大的收入。

这,已经是楚平如今最大的诚意了。

可左元想要的却不是这些东西,他微微摇头。

楚平一看他这幅不满意的模样,不禁张大了嘴巴,片刻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恢复正常状态。

不过他心中却骂道:这左元也太贪心了吧?难道真要将整个楚家赔给他他才甘心?

左元看了一眼楚平,冷冷说道:“楚平,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楚平本来是真不懂,但他若说不懂,让人看扁不说,还会失去两人博弈之中的主动权。

他猜测左元应该想要的是长久的利益,这才隐逸暗示道:“左大人,你我若是合作,那便是长久的事,所以对于这长久的伙伴,你应该坦诚相待吧?”

左元淡淡道:“你我之间能不能合作,这不全看你?我左元的尾巴你已经抓住了,你也该说自己的条件了吧?”

这不清不楚的一句话让楚平愣住了,什么小尾巴?难道是左元的把柄?可自己有他的把柄吗?

或许是因为左元儿子这一件事?他有私生子谁都不清楚,看来是由他刻意隐藏,而昨天来自己家中的人说漏了嘴,然后回去让左元知晓了,他今日前来就是堵自己嘴的?

楚平能想到这里,已然不易,本就完全与他无关的事,他又怎能猜到自己被人陷害了呢?

事到如今,楚平也只能搏一搏了。

“大人所说的是......你公子的事?”

左元眼中光芒一闪而过,他用难以抑制的激动语气道:“你......你知道?”

“不知道......不知......知道一点点,不过我会装作不知道的.......”

楚平心道果然如此,正是因为他私生子的事情他才会来找我的。

其实楚平有这个心思也不奇怪,要知道,这个年代崇尚礼义廉耻,未婚先孕,未婚有子,这被知道是要浸猪笼的,但是哪一个当官的、富贵人家没有这点风流事了,所以这也是一种潜规则了,不过左元是当在朝为官的,这要是真被有心人抓住把柄,对他的仕途不是一星半点的影响。

左元手下官员毕竟是由他管理的,所以并不需要害怕,但楚平是外人,所以是一个不稳定因素,这才引的左元亲自来到他的府邸警告此事。

楚平的想法正是这般,至少也是很合理的,但他怎么能想到,这完完全全是针对他的一个阴谋!

只听左元怒道:“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知道一点是什么意思,这件事到底与你有何种关系?你又在其中担当的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