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言语博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平,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定要如实说来。”

楚平看到左元郑重的神情,定然不敢打马虎眼,当下便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必是实话。”

左元颔首,紧接着又问道:“那你觉得,钟逸如今到底是死是活?”

楚平忽的,脸颊上的汗水就流了下来。

这哪里是问他的猜测呢,明明就是问他手里到底有没有钟逸的尸首,若是楚平手中有钟逸的尸首,定然肯定的对左元说死了,但问题是他手中一没钟逸的尸首,二则摸不透钟逸与左元的交情能好成什么样的程度。

楚平心道:钟逸之事,二人都是聪明人,也都是明白人,但依旧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所以这层窗户纸在没确定左元真实意图的时候,是定然不能捅破的。

他今日来左府,直到现在都没弄清左元是真心诚意谈合作,还是询问他钟逸的生死,若是谈合作之事,那便无所谓钟逸生死了,钟逸死了更好,可左元目的要是旁敲侧击的问钟逸之死,那钟逸便不能死,钟逸一旦死了,楚平就命不久矣了。

哎,楚平心中叹了口气,这个问题,可实实在在是一道送命题,若回答不好,别说合作了,怕是自己都走不出去左府了,随便按个罪名便将自己扣押在这里,这可倒好,人家没抓自己倒送上们来,给人家省去了找自己的力气,可真是地狱无门你走进来呀......

思索片刻之后,楚平还是选择了稳妥一些的回答,他对左元道:“钟逸到底死没死,小人的确不知道,但依那下人的回答,就算不死,也是差不太远了,不过这也是他的揣测,并不真能说明钟逸已经死了......”

他眼珠一转,紧接着问道:“不过钟逸的生死,真的对大人那么重要吗?”

左元一愣,却是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左元面目之上倒没有显露出半分怒气或者喜悦,这让打量他表情的楚平心中更加难耐,也不知自己答的到底合不合他的口味。

要不说楚平是位有头脑的人呢,他刚才的一番回答,太过高明,既把自己置于事外,又没有彻底将这件事下定结论,任由左元听来也生不出怪罪的意味。

可左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倒更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对于左元,他也不能一直逼问下去,只能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找到自己想要的讯息。

在他思考的时候,只听得。

左元朝门外喊了一声:“给客人沏茶,来者是客,一点礼数都不懂了?”

接着马上便有一下人惶恐进来,嘴里说着:“老爷恕罪。”然后手脚勤快的为楚平看了一杯茶水。

楚平对下人微笑示意,这倒不是他在做戏,而是来到左家已经将近两个时辰了,说实话是有些口干舌燥,对于下人的沏的这杯茶,是发自心底的感激。

左元轻轻品了一口滚烫的茶水,接着便听主位上的左元说道:“楚平小友切莫怪罪,是我左元招待不周,昨日批了不少公文,倒是忘了今日与小友之约。”

楚平心中一喜,左元对他的态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来是自己刚才回答的话如了他的意,于是他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左大人是在折煞小人,大人废寝忘食艰辛劳苦,说到底还是为了我们这群凤临府的百姓,我怎又舍得怪罪大人呢,父母官一心为民,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呢。”

没有人不喜欢奉承,左元亦然,他知晓楚平是因为求他办事才说这番话,但确确实实也如楚平所说,他对待百姓如同自己孩子,尽心尽力,恪守官道,不过此刻让人当着面说出来,心中倒也是说不出的甜滋味。

这番话说完,两人之间的氛围便好上不少,比之刚才剑拔弩张的态度,实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楚平心中倒也暗自着急,因为直到现在,左元连一句香料的事都没有提到,两人只是谈论一些凤临府的奇闻怪谈,好在楚平算是土著了,对此倒也对答如流,这让二人关系更是如胶似漆,恨不得当下拜了把子,但这种关系的背后,却是两人的各种担忧。

楚平此次,明摆着便是谈合作的,可无论他怎么引导两人的话题,左元偏偏不上这个套,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故事。

而左元呢,担忧的则是钟逸生死,因为按照楚平的说法,钟逸还真不一定死了,所以事后他便要派出人马搜查整个凤临府,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钟逸的蛛丝马迹。

谈到最后,楚平是在忍不住了,他便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左大人,你看我小人这人怎么样?”

左元不禁微笑道:“精明聪慧,实为同辈之楷模。”

这倒不是左元故意客气,确实楚平称得上这几句赞美,特别是观察时局的目光,更是毒辣精准,否则他也不会这个时候到左府拜访。

楚平一听,脸上倒也露出淡淡笑容,他又问道:“那左大人愿不愿意赏赐口饭吃,如今楚家虽然失势,但多年来的底蕴还是有的,比之林家不如,可钟逸如今下落不明,只要有大人支持,小人有信心在一月之内让林家再无翻身机会,如若大人同意,小人定会用实际行动回报大人,大人要知道,这香料,可是暴力行当呀!”

楚平说完之后,双眼炙热的看向左元,似要从他平静如常的脸上看出些长短,又似在期待一个答案。

但只听左元呵呵一笑,对楚平道:“小友,我左府有位擅长做糕点的厨子,我让下人拿一些来让你尝尝。”

说完便走出屋去吩咐下人。

偏厅之内只留楚平一人,楚平脸上是深深的失落。

虽左元没有直接拒绝,但转移话题便是一种拒绝方式,成人的世界,有很多潜台词,不是只有说出来的拒绝才是拒绝。

但楚平心道:既然他没有说出反对二字,态度就处在徘徊当中,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呢?

待得片刻之后左元带着糕点进来,两人再闲聊片刻,楚平便告辞了。

只不过楚平走时,左元将他所有带来的礼物都退了回去,但唯独将那件玉石雕成的虾留了下来。

回府之后,楚平夙夜不眠,姜还是老的辣,对于左元用意,他任旧没有猜透......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