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惶恐的楚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由仆人接引,将楚平带到偏厅之中,此刻厅上空无一人,无论徐呈辉还是左元都未在此,而接待他的仆人送他到这里之后,也离开了。

楚平心中知晓,自己家族本是依靠上一代知府,甚至自己父亲都为之付出的生命,新任知府不论基于什么出发点,对自己的坏态度都是正常的,不过能见他已经是事情的一大进展,这样已经足够了。

楚平坐在主位之下的位置,本想喝些茶水解解渴,可未曾想,一端茶杯,竟是毫无重量,再拿起茶盖一看,哪有什么茶水啊。

他苦涩一笑,这估计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经历过最无礼的宴请了吧。

等待近半个时辰,楚平早已饥肠辘辘无比烦躁,这时候前来一仆人。

他诶了一声说道:“我家老爷方才吃完午饭,现在要午睡片刻,你再等等吧。”

楚平怒火中烧,眼睛大瞪,狠狠盯着面前仆人,可转念之间,便换了一幅表情,前后判若两人,他微笑道:“让左大人好好休憩,他不辞辛劳,日日为民,实为我辈楷模,小人在此恭候心甘情愿,切莫为我而打扰大人。”

仆人知他心中不爽,也不在言语刺激他,说了声:“等着吧。”便退了下去。

待下人走后,楚平原形毕露,他一手握拳,重重锤到木桌之上,口中喘着粗气,心中骂道:岂有此理!

也不怪楚平生气,待客之道从来没有左元这样无礼的,就算是仇人拜访,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根本不可能出来现在这种独留客人在偏厅的情况。

但没有办法,谁叫楚平是求人办事呢,左元如此待他,他也只能受着,即使心中再有怨气,也要笑脸相待。

等了又半个小时,厅外终于又迎来一人,不过此人却不是左元,而是左元军师徐呈辉。

徐呈辉此人名气不甚,但也并不是无人知晓,至少眼前的楚平就知道,他曾听楚傲天提过,说左元能有今日的成就,少不了徐呈辉在他身后出谋划策,徐呈辉对于左元,亦如他的左右手那般重要,所以来次至少,楚平便打听好了徐呈辉的样貌,以免认他不得,惹之不悦。

回报他的人说徐呈辉身长六尺有余,眉清目秀,年仅而立,双眉之间有一小小黑痣。

待厅外之人走近,楚平暗自打量,身高果然六尺多一点,模样称得上美男子,再向眉间一看,就是他了!

楚平确定了这是徐呈辉,便起身笑脸相迎,熟络寒暄道:“呈辉兄别来无恙。”

说实话,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但让人看得这种亲昵神态,倒觉得是之前老友。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徐呈辉也挂上淡淡笑容,他道:“让楚兄久等了,左大人昨夜彻夜未眠,今日自然精神恍惚,如今休憩起来倒是顾不了时间,楚兄莫要见怪。”

你还别说,左元昨夜确实一夜未睡,但干的却不是批改公文之事。

楚平匆忙摇头:“左大人未国为民,在下佩服的紧,若像呈辉兄刚才这般说,倒折煞在下了。”

徐呈辉轻轻笑道:“倒是我生小人之心了。”

他一顿,紧接着又道:“大人如今已经醒了,穿衣之后便要前来。”

楚平狂喜,急忙拱拳,对徐呈辉谢了起来。

徐呈辉告知完这些事便出了厅去,没过多久,左元便来了。

楚平以前是见过左元的,如今看来,模样倒是没变,就是略显老样,看来这知府的位置确实劳人心神。

未等左元进来,楚平已经出了屋去,他远远便作揖抱拳,比对自己爹的礼仪都要隆重。

待左元走近,楚平仍旧低着头不敢抬起。

左元没徐呈辉那么客气,他冷冷道:“进屋吧。”

“是是是。”

楚平忙应承下来,跟在左元身后进了偏厅。

左元位居主位,楚平客位而坐。

两人坐定,楚平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石,玉石被雕琢成虾的模样。

他看向左元,笑着说道:“大人,这是几日之前小的偶然得到的一块玉石,后又请人雕琢才出此模样,虾形弯弯顺,寓意平步青云步步高升,小的得知玉石含义之后将雕刻之人一顿臭骂,小人只做香料为生,又怎么会入官场呢,更不必说步步高升了。”

“可今日一来,才知缘分早已天注定,这块玉石可是为大人量身定做的,小的如今就将此物送予大人,虽不贵重,但胜在寓意。”

楚平说着便将玉石递到了左元手边的桌子之上,但左元却没拿起端详,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

这让楚平惴惴不安,不知左元生的什么心思。

楚平番话说完之后,也不见左元回话,更不敢往下说。

如此下来,偏厅之上寂静非常,只能听到两人心跳之声,还有偶尔楚平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片刻之后,左元开口了。

只听他说道:“楚平,你来这里的心思我自然可知,而我,也不跟你耍这些歪门邪道,咱们开门见山,我只问你一句,钟逸到底死了没,他是怎么死的?”

楚平听到左元威严又严肃的声音,不紧心跳加快,紧张异常。

直到最后两个问题,楚平更是惶恐十足。

他虽对左元于钟逸关系大加推测,但并未听人说过这两个有过什么交往,因此,他只是以为左元和钟逸最多就为合作关系,但若是合作的话,换一人来也是可以的。

可听得左元如此发问,心中当下明了,他与钟逸的关系断然不是那么简单!

可……自己已经说过钟逸死了,如下再辩解倒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脸上汗水直流,本是冬季的天气倒让人燥热无比。

楚平心道:这个问题如果回答不好,这场宴请恐怕到此结束了,甚至之后会让左元刻意针对,但要如何回答才能化解这个危机呢?

楚平叹了口气,说道:“大人英明,小人无论做什么都是难逃大人法眼的,但钟逸之死,决然同小人无关,前六七日的夜中,小人家的下人在林府门前巷子中亲眼见钟逸鏖战无数黑衣人,然后不知出逃去了何处,小人初听这个消息实在震惊,本想报官,但怕黑衣人抱复,这几日良心备受煎熬,于此才告知大人,但同时小人又心生念想,钟逸一死,凤临府香料行业便缺了一个领头之人,这领头之人小人斗胆请愿,因此才自告奋勇来到大人府中。”

楚平说完,左元陷入沉思,他知道楚平刚才在说谎,而且是非常拙劣的谎言,钟逸的死多半是与他有关系的,但他这么一说,却是让两人面子上都过得去,可依他所说,钟逸是不是还有生的机会呢?

左元眼中一亮,紧接着又问道……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