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新的出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耕哈哈一笑,表情颇为骄傲,他对钟逸道:“这是师傅送我的兵刃,虽不知是为何种材料,但用来十分顺手,想必不是什么凡品。”

钟逸嗯了一声,眼珠一转又道:“你拳脚功夫都这么高了,匕首对你来说也可有可无,倒不如借我玩两天,用来防防身。”

钟逸实属不是信不过赵耕,但对于他来说,能少一分危险便少一分,做事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再者来说,这匕首的只是放在自己这里,并不做其他用途。

赵耕略显为难,他表情有些不好看,对钟逸道:“不成,这是师傅送我的,送我之时便说过,匕首不让我离身,你这样拿走,不是让我违背师命吗?”

钟逸将匕首放进了自己怪中,紧跟着凑近了赵耕身边,他拍了拍赵耕的肩膀,诱惑道:“将在外,军令有所受有所不受,出现什么特殊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再者说了,你师傅也不知道你将匕首借于我呀,你说对不对?”

赵耕犹豫起来:“这……”

“诶,别这么小气嘛,咱们什么关系,回去我再给你打造是十把二十把,肯定不让你吃亏。”

赵耕连连摇头:“不,不,不是这样的,你打造的匕首意义与我这把是不一样的,你就给我再好的匕首,我也不能要,这把是师傅给我的,在我心中便是最好的。”

钟逸心中可没有将这匕首占为己有的打算,他只是未雨绸缪,怕匕首伤害到自己罢了,所以此刻他便为赵耕做了郑重保证:“你放心,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就把玩几天,一定给你。”

只见赵耕面色沉重,表情沉吟不觉,正在此刻关头。

赵耕忽伸一只手,电光火石之间便从钟逸怀中取出了自己的匕首,钟逸反应本就弱与他,再加上此刻集中精力观他表情,突然冒出这个动作,钟逸更是阻止不及。

此刻,匕首就又到了赵耕的手中。

赵耕五指握拳,拳心拢空,紧握匕首一下朝着钟逸的面目刺了出去,钟逸尖叫一声下意识闭上了双眼,心道画卷上的内容果然成了真。

可再睁眼之际,只看到匕首从脸侧刺了过去,并未对钟逸脸颊造成一丝一毫伤害,钟逸心生好奇,转头看向身后冰壁,看到赵耕手中的匕首如同切豆腐一般插进冰中数尺。

赵耕接着又从冰块之中抽出匕首,送到了钟逸手里。

他颇为小心道:“钟逸,你也看到了,这匕首相当之锋利,你若随身携带,切记要好好保存,别伤到了自己。”

钟逸一下便明白了赵耕刚才的举动,他意在让自己知晓匕首锋利程度,看来并不如自己猜测,也不是想要杀自己。

接过赵耕的匕首,钟逸稍微松了口气,拿到匕首,自然是好的,至少钟逸不会主动用匕首去刺向赵耕,这样的话,两人断然安全,并不会像画卷之中这样。

可钟逸心中还是有着隐隐的担忧,的确,在这鬼地方,睡觉都不可能踏实的。

既然赵耕醒来,两人便该寻找出路,虽然这冰冻并不如寻常之冷,但一直呆在这里,吃喝却成了一大难题,早死却变成了晚死,冻死变成了饿死,所以能早一些出去,是十分重要的。

赵耕见钟逸又陷入沉思之中,也没去打扫他,一个兜兜转转又观察起了这个冰洞。

良久,钟逸依旧没有想出办法,正想找赵耕商量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冰洞之中却只剩下了自己!

钟逸一下子就慌了,干了的汗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赵耕!”

他朝洞内唤了一声。

过了片刻,洞内寂静无声,别说赵耕的回应了,就连一丁点的响动都听不到。

钟逸集中精神,也仅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以及“咚咚咚咚”强烈的心跳之声。

此事实在蹊跷,钟逸思考时间再长,也不够赵耕从这里离开,更何况,这洞内明显是没有出路的,赵耕要想出去,必然大肆破坏周围的冰壁,但钟逸却连半点声音都未听得。

难道?

赵耕真是让什么东西附了身?

画中紫色妖异的圆圈异常耀眼,让钟逸怎样努力都移不开他的眼珠。

赵耕在时,钟逸慌张,不在时,更加慌乱,时至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办法,他已经被这一次次诡异的事情压迫了最后的心理防线,若不是牵挂的人太多,钟逸早就一刀结果了自己。

钟逸呆呆的坐在地上,很长时间没有任何反应,整个人呆滞无比,似痴呆一般。

可忽听的水流涌动,一阵冰块破解的声音从洞的最左边方向传出。

钟逸心念一动,眼中终于有神,也收起了一幅呆傻的神情。

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钟逸方才感受的,便是阵阵绝望,而现在传来的声响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无论带来声响的是人是鬼,又或是吃人的妖精,钟逸通通不怕,他正希望有人替他结果了自己呢。

心想之间,钟逸便迈步到了声音传来的位置,不过此刻钟逸却再难听到刚才那阵声音,他寻觅一番,大概猜测出是由地上传来。

紧接着钟逸便蹲下了身,正想摸一摸脚下冰块,可出手之间,脚下冰块突然破解开来。

慌乱之间,一人的声音传进了钟逸耳间。

“妈的,冻死老子了!”

钟逸心中涌上一阵狂喜,他放眼看去,冰下爬上湿漉漉一人。

这人,果然是失踪老大一会儿的赵耕!

“赵耕,你去哪了?”

钟逸没等赵耕上来,便已经出口问道。

赵耕一下爬了上来,整个人躺在冰块之上瑟瑟发抖,过了片刻,他颤抖的对钟逸说到刚才发生的事。

“我刚才在洞中四处寻觅出处,可找来找去,却发现这里如铁桶一个,根本找不到出口,找的累的,我一屁股就坐了下来,然后就发现屁股之下的冰块有所松动,似有破裂之感,我心生奇怪,一拳将冰打穿之后便看到冰下水流涌动,我一想,既然是活水,那就证明它通向那条江或者湖,当时便生出心思下去寻找,可我想到你若寻我不得,必着急十足,刚想去通汇你一声,便又犹豫起来,你要知道我身冒此险,定要相随,我不知你水性,但只你体力不好,要下水去定不轻松,于是我便自作主张,一人下了水去,但游了有段时间,始终见不到光明,这才逆流游了回来,回来刚才的位置却发现破裂的冰块又结了上去,不过好在不坚硬,这才破冰上来。”

钟逸哦了一声,明白了刚才赵耕消失的缘由,又想自己为何没听到冰块破碎的声音呢?

或许是陷入沉思没注意吧。

但这些已然不重要,他揉了揉赵耕的身子,让他身子暖和了一些,待他缓和过来,这才又问道。

“你说的出路,能有几分把握?”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