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有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幅画上是倾斜的山坡,只不过山坡完全是由冰构成,冰坡上依旧是那两个代表钟逸与赵耕的的圆圈,从这幅画中可以看出两个圆圈在奋力爬上山坡之上,而且圆圈之中的黑红之色浅了一些。

一眼看上去,钟逸便已经知晓画中讲述的是什么了,画上所作,是自己首次发现冰块身神奇的作用,然后背着赵耕上冰顶的事。

那时候他的伤口与赵耕所中的毒已经被冰块解决了一些,所以圆圈中的颜色,才稍微变浅一些。

可看完之后,钟逸又奇怪了起来,按第九幅画的趋势,在最后一幅中一定是自己登上冰顶之后的事情,那这么说来,画中便没有自己掉下水池之中的事了。

可钟逸清楚事情不该这么结束,十幅画的凭空的出现,是有人想告诉自己一些不为人知的事,但这么草草结束,并不会达到那人想要的效果。

难道这十幅画只是用来装神弄鬼的?

钟逸想不明白干脆便不想,他直接将目光扫向了第十幅画。

十幅画不出钟逸所料,所画确实是在冰顶之上的是。

只见画中边角有一个圆形勾勒,圆形最中是一个青色的池子,池子周围有五条线连接,而在池子不远处的距离,是方块之上躺着较大的带着淡淡黑色的圆圈。

钟逸看到这里,知道这个方块是自己为赵耕所作的冰床,黑色变浅,也是冰床带来的神奇疗效。

再向画中看去,大圆圈右手边是一个小圆圈,小圆圈之中的红色也越来越不显眼。

钟逸知道这是好现象,因为马上消失的红色代表着的便是自己好转的伤情。

这便是最后一幅画中所有的东西了,钟逸看完之后又陷入的沉思。

他从先前的慌乱之中慢慢缓了过来,虽然这十幅画太过诡异,但直到现在,钟逸依旧没有出现什么危险,甚至连他脚上那么中的伤口都给治好了。

所以钟逸有理由相信,作画之人,又或是他就是这个地方的主人,这个人从来没有想过伤害自己,从一开始陷入陷阱受伤一直到现在伤口愈合,钟逸只觉这是自己的磨砺,如果不经历这些磨砺,他是不可能到了此处,然后发现这些东西的。

甚至他有个癫狂的想法:会不会一开始的受伤就是为了引导他找到这里的冰块,然后发现冰块的神奇作用呢?

不过这突兀的结尾却是让他断了所有念想,毕竟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只是自己的猜测,没有事实的佐证,多猜,无益。

他转身看了一眼依旧在昏迷之中的赵耕,刚想到他身边将他唤醒。

可回过头来一瞥冰壁之上,这一瞥将他惊呆在了原地。

只见第十幅画之后竟然又出现了三幅画卷,这在之前是完全没有过的,这三幅画卷清空出现在钟逸眼前,根本没有一丝征兆,好像突然有人将它们画上去一样。

但钟逸一转身再回头的时间也仅仅过了几秒罢了,能瞬间将三幅画出来,而且还能走人不见的……恐怕只有鬼了!

这一恐怖的想法让钟逸头皮一麻,他虽然知道鬼这种东西虚虚幻幻,多半是不存在的,但是由于此刻渗人的环境,钟逸不得不从最不寻常之中来找到这个答案。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此刻钟逸对于画卷接下来要画出的东西实在好奇,这好奇让他容不得再想其他事物,甚至将自己的生死,他现在都可以置之度外,他太想要一个答案了,这个答案胜过一切的所有。

向前一步,钟逸又凑近的第十一幅画,画中内容甚是奇怪。

钟逸只见较大圆圈之上的黑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紫色,这紫色看起来异常妖异,让人一下子摸不清头脑,这紫色圆圈出现在最大圆圈正中心的清池之中,只不过清澈的透明色,被圆圈染了半边紫色,圣洁的池子也略显妖气。

不过画中剩下的东西就比较好懂了,小圆圈里面的红色变为一阵虚无,这说明钟逸的伤口完全好了。

钟逸看着第十一幅画陷入了沉思。

如果撇开颜色来看,钟逸知晓这是赵耕清醒之后不顾自己的劝阻冲进了清池之中。

可再加上这渗人的紫色的话,钟逸就不太能看懂了。

颜色的第一次变化,是因为钟逸受伤还有赵耕中毒。

所以圆圈变紫绝对不可能是作画之人偏爱这种颜色,颜色的转变一定含有某种特别的含义,但钟逸此刻却根本想不到这种转变带给自己的意义。

想来想去没有结果,所以只能再看向下一幅画,这十二幅画的内容让钟逸倒吸有一口凉气。

画中的场景是在太熟悉了,简直就是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事情。

只见画中两个圆圈被包围在山洞之中,而山洞上面是配有一个圆池的山顶,在山洞之内,较大的圆圈依旧呈紫色,不过紫色比之刚才却淡了一些,而另一个圆圈则离他不远,站在十个长方形面前,就算圆圈没有任何表情与神色,但钟逸就是知道这个圆圈大概在观望着什么,因为这个圆圈就是刚才的自己,而那十个长方形便是冰壁之上的十幅画卷。

钟逸迫不及待的看向了下一幅,也就是最后一幅画,因为他知道,这第十二幅画已经跟他现在所做的事情一致了,而下一幅画,必定是未来发生的事情!

在这种环境之下,钟逸太想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如果下一刻这里平白消失然后出现一开始的山洞,钟逸也并不意外。

钟逸放眼看向最后一幅画,刚扫上去,他眼睛一眯,头上的冷汗唰唰的便流了下来。

十三幅画中,紫色的圆圈与较小的圆圈挨的很近,而两个圆圈中间,却多了一条小小的黑线,这条黑线不知是从紫色圆圈身上发出,还是由较小的圆圈射出。

整幅画中,就只有这么两个小球,周边之物空荡荡的,似乎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一样......

这......

黑道到底是什么呢?

在钟逸心中又埋下了一个疑问,他在先前那十多幅画中,不止一次见过了这种黑道,可它每一次出现的意义都不尽相同。

而基于作画之人对代表之品一直都是朦朦胧胧,并不像公式那般那么清晰,所以钟逸想破头皮都是想不出来的。

不过在他猜想之中,却也有几样东西一下子浮现在脑海里。

这黑道很可能是从钟逸身上取出开的,但他身上有长条状的东西吗?

说实话,还真有一根。

钟逸想着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根木指,这根木枝是钟逸脚受伤之后取下来的,本来有自己一半多的高度,但是因为一直用它做支撑,所以到了这儿就只身下一只手掌的长度了,本来钟逸是想扔来着,但是他有个习惯,就是思考的时候手中喜欢把玩着一些东西,很明显,以现在的条件,他也就只能把玩这半截木枝了,基于这个原因,钟逸便没有将木枝扔掉,而是保存在了怀中。

但是钟逸想不到赵耕会从自己怀中取木枝的理由,赵耕首先对这根木枝是不知晓的,再者来说,就算知晓,他对这根木枝也没什么兴趣,所以钟逸感觉,画上的黑道是木枝的可能性极小。

可除了这个,钟逸身上还有什么长条状的东西吗?

钟逸贴身摸了摸,却再没这种东西。

这时钟逸换位思考,或许是不是长条状的东西在赵耕身上?然后赵耕将这长条状的东西送给自己?

这么一想,钟逸还真觉有这方面的可能,就在此刻,他转身看了眼赵耕,可这一眼下去,钟逸心中咯噔一声,要说他看到了什么。

其实什么都没有,赵耕依旧昏迷在刚才的地方,甚至脸上的表情都一幕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但就是钟逸这么随意的一眼,他忽然起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赵耕呢?

钟逸刚才看向赵耕的时候,只觉万般陌生,好像两人从未见过一般,但这人可是赵耕啊,救过自己三条命,而且这几日相依为命一直在自己身旁的赵耕啊。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在钟逸脑海之中就是挥之不去。

想到这里,钟逸又看向了画中由黑色变为紫色的圆圈。

难道......

此刻躺在地上这人并不是赵耕?

可不是赵耕他是谁呢?无论是昏迷前还是昏迷后,赵耕从未离开钟逸身边,要是别人冒充赵耕,再怎样都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吧,再者来说,赵耕身上是有功夫傍身的,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冒充他,这可并不简单。

难道?......是附体!

钟逸心中惊呼一声,这一声过后,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响动的声音,钟逸没转头,便知道是赵耕要清醒过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钟逸思绪忽然回到赵耕初次解毒醒过来的时候,那时候钟逸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怪异了,因为赵耕并不听自己的建议了,自己曾郑重告诉他,顶中央的水池不能下,其中的能量并不是自己能接受的来的,但赵耕却义无反顾的下了池中去,自己半句话都没有进入他的耳朵。

要知道,赵耕从前一直都是谨慎小心的人,而且对于钟逸的话,虽表面不在意,但每一次都是能听进心中的,可偏偏这次......

奇怪至极!

就在此刻,钟逸又想到了黑道的另外一种解释。

那就是:匕首!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