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一些猜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第四幅画大概可以看出画的是什么东西,但与之前的那几幅相连接,却依旧没有什么头绪,此刻钟逸转身看了一眼赵耕,发现他仍在昏迷之中,所以也就是去了与他所交流的想法。

紧接着,钟逸便看向了第五幅画卷。

第五幅画与第四幅有很大的相同之处,画卷主体是由一排竖着的笔道构成,但不同的是第四幅笔道顶上的东西是花朵,而第五幅却是被一个个尖刺所覆盖。

前几幅画上的两个圆圈依旧存在,只不过出现了令人奇怪的变化,其中的一个较大的圆圈与笔道顶上的尖所重合在了一起,这个大圆圈的中间出现了隐隐的黑色,而另一个稍微小一点的圆圈则在大圆圈身后,这个圆圈中间是空荡荡的,没有出现什么黑色印记。

钟逸看到这里又陷入冥思苦想之中,直到现在,他也看不出这五幅花到底讲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而且这几幅画卷为什么会一直存在,直到现在,按理来说,冰上作画是最不稳定的,无论是太阳光线还是冰层又增加的厚度,都会影响冰上画卷的寿命,但这几幅画很显然先于钟逸发现之前便存在在了这里,存在了多少年并不可知,而且为什么会存在,也不可知。

难道是有人想通过这幅画卷来告知后人一些什么?

钟逸心中有一个猜测,但因为并不理解画中意象,所以并不能印证自己的猜测。

此刻,他的视线转向了第六幅画卷。

第六幅画卷之中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完全变黑的那个大圆圈,看上去漆黑无比,比之刚才隐约的黑色不知深了几许。

再然后的变化便是大圆圈身后跟着的小圆圈中多了红色,钟逸看到这里不禁心生好奇,生出手指轻轻摸上了小圆圈之中的红色。

可这一摸上去,竟不知摸到了什么材质。

钟逸本是用指头,后又换上了整只手掌,全部按在画上之后,“咦”的一声发了出来。

怪了怪了!

钟逸一直以为冰中作画要用笔墨之类的东西,但他真正摸到材质之后却推翻了之前的所有猜测。

冰上之画完全与冰块融为了一体,好似冰块生成之际画卷已经长了上去。

钟逸根本想不出比长更形象的词汇了,无论是再好的纸张或者是再好的颜料,只要是画上去的,一定会有轻微的摩擦痕迹,除非手掌之上全是老茧的人,剩下的人就算触觉再不灵敏,都可以摸出纸与作画材料之间的隔阂。

但钟逸思来想去,却实在找不出在冰块这种材料之上,还能做到纸笔交融的现象,这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不过自从钟逸接触这奇怪的冰块以来,他从前生成的固性思维一直再被打破。

这些东西都充分告诉他一个道理,千万别将自己的无知当做狂妄的借口,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保持一个学徒的心态,至少至死之前,我们都应该是一个需要学习的人。

更何况我们的老师是这奇妙广阔的大自然!

想到这里,钟逸便将目光注视到第七幅画之上。

第七幅画卷整体由灰黄之色构成,如果用形象一些的东西来比喻,那应该就是沙子了,而且这种沙子还不是平常之沙,而是沙漠之中那种一望无际的灰黄之色。

似乎......好像这幅画上画的还真是沙子!

钟逸不知怎么生出这种心思,不过苦于无法验证,他也就没太注意。

接着又从其他地方开始分析这第七幅画卷。

灰黄之色的沙子正中央是那两个熟悉的圆圈,只不过呈现红色较小的圆圈在下,而较大的黑色圆圈则在小圆圈的上面位置。

这些便是第七幅画卷的全部内容了。

哎,片刻之后钟逸轻轻叹了口气。

这他妈都第七幅了,再还有三幅便看完这全部的画卷了。

可看到了这里,钟逸依旧全无头绪,他不相信这莫名出现的十幅画卷没有任何意义,这些东西一定在告诉他什么,但他却完全领会不到作画主人的想法,这着实让人有些头大。

钟逸自诩智商还是比较不错的,但面对这十幅抽象的画卷,绞尽脑汁都没能想出半点靠谱的东西。

虽然钟逸心里这样想,但该看的画卷还是要看完的,再者说了,加上剩下未看的三幅画,钟逸不相信这十幅画他一幅都看不懂。

既然如此,钟逸便又开始了他的分析画卷的旅途。

接下来便是第八幅画了,画中分两部分,其中一部分在上,一部分在下,在下的部分色调以灰黑色为主,而上面那部分却没有颜色,出了勾勒最外围向山一样轮廓的线条是黑色之外,整个中间没有一点颜色,全部以冰块作为背景。

钟逸略微一想,很可能上面那部分的颜色就是冰块的颜色,这样就可以解释上面部分没有颜色分明的色调了。

再接着,钟逸便看到了每幅画卷之中出现的两个圆圈,较大一些的黑色圆圈依旧在较小一些红色圆圈之上,而这两个圆圈的位置也显的尤为特殊,它们两个在画卷之中上下两部分交界的位置,两个圆圈没有一个完整部分在上面或者是在下面。

这幅画上的内容仅仅描绘出这些东西,钟逸看完之后不禁又皱起了眉头,果然,他依旧无解,看到现在,钟逸恨透了这位作画的人,他已经不要求能活灵活现的描绘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凡你有一点像的东西,钟逸便能猜到一些线索。

可现在呢?

钟逸再一次的怀疑起了自己的智商!

难道自己对于这十幅画就真的没有一丝办法了吗?

钟逸忽然灵光一现,他想起了一件事,在初中学习美术课的时候,他画了当时他最讨厌的一位老师的画像,可画完之后他自己都被逗笑了。

这他妈画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连半点人样都没有,可当他同桌看到的时候,同桌一下子就认出了钟逸所画的那位老师,当时钟逸诧异极了,他连忙问道到他同桌到底是如何猜出来的,谁知他同桌说:你看你画的这人的眼睛,两个眼睛只点了一个黑色小点儿,这我要再认不出的话,那就真的是智商出问题了。

钟逸听完之后想到了一个笑话,就是这位老师刚来学校到校长办公室报道的时候,校长与他聊了几句之后便生起了气来,校长怒道:你能不能睁开你的眼睛,我知道你很累,但你要有一点起码的尊重。

谁知那位老师尴尬一声笑道:我已经睁到最大了。

就是这个无法考证真伪的笑话,撑起了钟逸初中三年的笑点,当然,你也从中可想而知这位老师眼睛有多小了。

时至今日,钟逸依旧忘不掉那位老师,因为他眼睛是在太有特点了。

那联想至此,这几幅画会不会也是突出描绘一样东西的某一特点呢?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