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斗诗大会(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哪个不长眼的侍卫杀红了眼,手中的水火棍耍得呼呼生风,朝着刘长卿的后脑就劈了上去,刘长卿满目震惊,脸上一片慌乱之色,空有逃命的想法,可受到惊吓的身体却是不听使唤,傻傻的停在原地动弹不得。

就在说是迟那时快,就在棍子劈到刘长卿后脑那一刹那,白亭身体突然向前一倾,猛然伸出他那粗壮的右臂,挡到刘长卿后脑的同时,左手也放了出去,抓住刘长卿就往自己身前一拉。

“啊!”

一身惨叫从白亭口中传出。

再看去,白亭右臂已软绵绵的耷拉下来,关节处好似一个分界线,两部分以不可思议的幅度弯曲着。

刘长卿这时才回过神来,老脸之上全是劫后余生的幸运,可再看向一脸痛苦之色的白亭时,两眼之中充满了震惊和感动。

“白亭啊白亭,你这是何苦呢,老朽又不是舍不得这条老命。”

虽然心中对白亭有着愧疚感激等各种复杂情绪,可文武多年来的对立立场还是没让刘长卿拉下老脸,多说两句好话。

白亭嘴角微微一抽,还是装作诚心的说道。

“刘老这是何话,凤临府多年来全靠您来扶持,我这小小百户的命丢就丢了,可如果换来您这金贵的命,岂不是重于泰山?”

“白百户实为凤临府顶梁啊!”

白亭报以轻轻一笑,可这眼中却带着苦色,忽而眼神阴冷起来,转头看向半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挥棍之人。

白亭也不可谓不是真汉子,嘴中嘶一声,但对自己耷拉着的右臂不管不顾,一脚踹倒了半蹲之人,用还算完好的左臂朝着这人的头锤了上去,直到见了红,白亭才算泄了火松了气。

刘长卿半眯着眼睛冷冷看着暴怒的白亭,并未阻止。看到白亭停了手才迎了上去。

“白百户,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此处太过混乱了,看在老朽未受伤的面子上,饶他一次可好?”

“狗东西,记住以后招子放亮些,哼。”白亭面庞却不好看,阴冷的目光转向刘长卿却变得略显些谄媚。

被打之人自然不敢看他的顶头上司白亭,可却是偷偷瞥向之前差点错杀的刘长卿,刘长卿此时的目光也是望了过来,带着些暖色,这人心里更加愧疚难当,对刘长卿愈发恭敬。

杀人诛心杀人诛心,武夫费劲万般气力杀人,文人小小举动就轻而易举的诛心,可不曾有之前杀人,又何来此刻的诛心,孰强孰弱,谁人可评。

“白百户,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

白亭看到刘长卿郑重的脸色,心中仅剩的犹豫也荡然无存,立马答应下来。

二人即可便走到离这里不远的寂静地方。

刘长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白百户,愤然开口:“白亭你糊涂啊!”

“刘老何出此言?”白亭看着先前不顾右臂受伤救下的刘长卿,脸上全是不解。

“唉,你我二人全都为王永昌作了那替罪羊,你想想,今夜的斗诗大会我是钦定的人选,如果出了事,怎么能跑得了?而你,更是连命都凉了半截,这百户营侍卫初衷是为何?还不是凤临府贼人作祟,百姓受难,由此朝廷下令才组办了这百户营,可你现在却带头打杀凤临府手无寸铁的百姓,而且大部分还是获得一点功名的秀才,且不说秀才们怀恨在心,等日后辉煌腾达之时的报复,就连今夜的暴行你都向朝廷解释不清,擅自带兵已是重罪,本末倒置击杀百姓罪上加罪,丢你头顶的乌纱还是丢命,你可想清楚些。”

白亭听到这里已是汗入雨下,顾不得右臂的疼痛,紧紧握着手中的水火棍,细细看去,竟连握着的地方都多了一个指印,全身更是时不时的颤抖着。

“可…可这…是…是王永昌下的令啊!”白亭结结巴巴的说道,还在做着无谓的抗争,其实他心中明显已经信了刘长卿所说。

“可有知府印章?”

“没…没有。”

“这百户侍卫为谁统领?”

“我…我。”

“哼,白百户你也是聪明人,这个时候骗自己有意思吗?”

白亭脸上所流的汗越流越多了,所握棍的手也越来越紧了,却问道:

“可刘老,王永昌一家独大,凤临府谁人不知,我这小小百户又有何实权,百户侍卫我是调动不了,这朝廷会不知?而且这侍卫中夹杂着王府家丁却是明显,还怕有心之人发现不了?”

“白百户真是越活越活回去了,且不说百姓之声朝廷深处高官可否听到,就你这明面上的百户侍卫之首却是跑不了,更何况王永昌敢如此猖獗朝廷之上怎会无人,官官相护本就是官场法则,你这小小百户只能当这替死鬼了。说道此处更不必说那王府家丁了,毕竟是平常人衣服,有心人在这混乱的打斗中已自顾不暇了,怎么会发现,就算他发现了,我们的王知府也怕会让他有心变无心吧。”

刘长卿略微一想,又说到:

“刘某听过几嘴,说王侯杰公子觊觎你这百户长之位许久,但当时你与王知府好的如胶似漆,老朽也就权当憨话听了,可王知府今夜之作,着实是惊艳老朽啊,此举本以为只是权宜之计,也仅为保全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可细细想来,对王知府就佩服的紧了,这何尝不是长了知府威严,闭上了百姓的嘴,也让当了这替死鬼,让出了百户之位。”

白亭听到这里,脸色反而平常了下来,破天荒的对刘长卿微微笑着,只是略带些苦涩。

“白某怎能不知啊,只是他贵为知府,一府大大小小的事全由他一人做主,而朝中也有人,可谓手脚通天。我今夜若不听命与他,恐怕在之后也会让他慢慢磨死在这凤临府中,白亭此举实属无奈,只为搏他一个信任当做亲信而已。”

“哼,与虎谋皮,为虎作伥,古来今日有几人不留骂名,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白亭,你真是被这功利蒙住了心,你看看为了你的一己私欲留了多少人的血,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啊!”

白亭面露凶光,狠狠说道:

“刘长卿,如果你只是来教训我看我笑话,你他妈大可不必,成王败寇天注定,如果再来一次老子还会这么选,哼,真不该替你这道貌岸然的老家伙挡那一棍子,活该老子的右臂!”

刘长卿冷冷看着他,也不生气。

“如果不是那一棍子我还真就走了,既然我敢过来,我自然有救你的法子。”

白亭一顿,眼珠在眼眶里打转,嘴上还饶人:“哼,你能有什么办法?”

“你再让侍卫杀下去,老朽可就无法可解了。”

“王永昌可看着呢,我一小小百户长怎敢就这么放人。”

“大可不必这么光明正大,既然是包围圈,那就围三处放一处,让那些可怜的人走吧……之后的事老夫自有妙计。”

“全凭刘老安排。”说道此处白亭的主心骨已经全靠刘长卿了,虽不说五体投地,但心悦诚服还是有的,毕竟是多年文人,官场之事可比站场凶险多了。

白亭照着刘长卿的方法让几个吩咐安排下去,而且吩咐那几个心腹下手势必再轻一些。

其实这本不必他来吩咐,众人虽然是官府的兵不假,可同时也是凤临府的百姓,对邻里邻居自然不敢下多重的手,唯恐蹭不到那几日一做的好饭菜。

而对第一人的杀手,那还不是杀鸡儆猴嘛。

……

这场战斗,不,只能称作是单方面的屠杀最终以士子二死,十几人伤的结果而告终。

刘长卿叹了口气,满目苍凉也逐渐变成心惊。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多少人通晓的道理依然被一次次验证,历史年轮撵来,这充满着血腥味的道理被人证明的次数愈发猖獗。

今朝,还看今朝,且看今朝啊……

斗诗大会高台周围。

遍地的红色,却无半点喜庆的意思,只剩下让人心忌的血腥,甚至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没有一时半会散不掉的血气,方才被乌云遮住的圆月缓缓出来了,可却没有之前的明亮,人群中一人恍然抬头,看到的竟是一轮血月!

好在值得庆幸的是,再过片刻,这血迹的始作俑者就要离开了,

这夜,终究是要过去的……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