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池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奋力登顶,可登顶一看,却让他十足的吓了一跳。

我们所说的山顶,并非人们印象之中的山尖,这座冰山的山顶而是一个平面,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平顶山”。

平顶不足为奇,奇的是这顶全又冰面组成,但冰又并非传统的冰块,通透似水晶,并不散发寒气,而且还有奇怪的治疗效果。

钟逸从山顶上爬起之后,便放眼扫向了整个冰面之上。

只见山顶空荡如也,偌大冰面之上半点东西都没有,但仔细看去,却能看到五道儿清晰的裂痕,这裂痕并非人力所为,好似天然出现在这儿一样,没有丝毫突兀之感。

五道裂痕均匀排开,分别从五个不同的方向一同引向山顶最中间的位置。

钟逸歇好之后便起了身,他随着身边最近的一条裂痕走向最中间的位置,山顶极其广阔,所以这条裂痕也就很长,钟逸足足走了有一炷香的功夫,才走了一半儿的距离。

钟逸此刻心中震撼无比,他对眼前一切都处于未知的状态,甚至连半点相关的印象都没有,但钟逸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一种猜测。

这......会不会是一种仪式?

想到此处,钟逸身上冷意更深,只觉鸡皮疙瘩不断从两条胳膊之上冒了出来,头皮也在发麻。

但事已至此,钟逸绝对不会退缩,无论是因为自己的好奇还是由于赵耕的病情,钟逸都不可能说出放弃二字。

胡乱想了片刻,钟逸便来到了裂痕的重点,也就是山顶之中最中间的位置。

钟逸凑近身去谨慎打量一眼,忽又皱眉。

心中起了诧异。

奇怪,难道整个山顶的最中央便是这一个水池?

入钟逸眼间的便是一个圆形水池,水池看着不深,大约半个人的身高,看上去清澈无比,而且水中半点东西都没有,让人一眼便觉纯粹无比。

虽说平常,但在四周全是冰块之下还能存在水,说到底还是有些奇怪的,只是钟逸这两日之间见得奇异事情多了,便觉稀松平常了。

钟逸二话没说便坐在了水池边儿上,脱了鞋袜就将自己的两只脚丫泡了进去。

顶上只有这么一个小水池,想来应该不是凡品,所以不泡白不泡,说不准还有什么神奇的疗效呢,抱有这个想法,钟逸便做出了方才之事。

钟逸两只脚丫在水中扑腾扑腾乱晃,忽然几点水滴溅了出来,水滴轻飘飘的落在冰面之上,只是这么一落,却把钟逸看呆了。

出了水池的水滴一旦接触到冰面,顷刻之间便结成了冰,这本不奇怪,但奇怪的是:结成芝麻大小的冰块不断扩大,直到变成巴掌大小的冰才停下来。

溅出一共有五滴池中之水,片刻钟逸周围便多了五块巴掌大小的冰块。

钟逸不可思议的将其中一块抓到手中,冰块一入手中,钟逸便觉舒适之感遍布全身,比之刚才在冰山底部的感觉强烈了数倍。

熟悉的感觉又出来了,但钟逸此刻却生起了疑惑。

池中之水幻化成的冰块便有如此能量,可为什么自己扎在池中的双脚却没有一点感觉呢?

钟逸放在池子的双脚没有半点触感,甚至连温度都没法传递到钟逸的脑子之中,钟逸对于池子中的东西,现在认知只能说它是液体,现在甚至连水都不能确定了,因为它无论是温度还是触感味道都如同白纸一张,什么都显示不出来。

奇了他娘怪了。

钟逸心中暗骂了声娘。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在他脑海。

会不会是池中能量太过巨大与纯粹,它不能供钟逸吸收,只有溅射出的几滴液体才能为钟逸羸弱的身子进行补给。

想到这里,钟逸赶忙抽出了池子里的脚。

他恐惧的盯着这一池液体,心中一阵后怕。

他记得所有武侠还是玄幻小说之中都是写的:一个世外高人临死之际想将毕生功力传给一个普通人,但奈何普通人身子太过虚弱,接受不来如此狂暴的能量,最终落得破体而亡的下场。

既然都是能量,一个以内功传递,一个以液体来穿透人的皮肤传递,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么一想,钟逸便再不敢将自己的脚扎入诡异的水池之中了。

等等!

此时钟逸脑中又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钟逸曾经感受过,从山脚到山顶层层递进的冰块之中传来的能量是不同的,越底下的冰块带给人的舒适之感越弱,而越向上的冰块,带来的效果越好。

那么钟逸是不是可以认为,越向上冰块带来更佳效果的原因是因为它们越来越靠近这坛奇怪的池子!

这池液体难道是整座冰山之本?

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冰山有了这等奇怪的疗伤效果。

钟逸不敢说全部猜对,但三分之一的概率还是有的。

哎......

对于钟逸来说,无论是能量源还是人体疗伤距离他都是太远了,这一个是物理知识,一个是生物知识,要知道,他可是实实在在的文科生啊!

既然猜不透,钟逸便不猜,能够带来切实的好处才是最重要的。

钟逸握着冰块的手掌忽然感受不到那阵奇异的舒适之感,想了想钟逸从脚下又取来一块,往手里这么一握,舒爽传遍全身。

难道冰块只是能量的载体?如果冰块之中保存的能量用完,那么是不是这块冰块也就废了?

钟逸不再犹豫,将剩余冰块全都搁置在自己受伤的脚下。

紧接着,他便盯着自己的伤口,眼睛不眨一下的观察起了它的变化。

如钟逸所愿,放置没多久之后,他便觉脚下又生起一阵熟悉的奇痒,看上去的时候,钟逸伤口之后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

钟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直勾勾的看着这被放大百倍千倍的生长。

一盏茶的功夫,脚掌传来的热度消散,钟逸看向脚掌的时候,已经可以从窟窿之中看到稀薄的血肉了,虽然并没有完全生长出来,但再来几块冰,这只脚,绝对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变好!

想到这里,钟逸心中突上一阵狂热,他若是能将这座冰山公之于众,那之后的世界是不是不会有人再生病,不会有人再死亡?

可转念一想,他便放弃了自己的想法,生老病死本就是大自然的规律,是老天爷定下的,逆天而行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再者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地球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而且资源也是定量的,如果长此以往消耗下去,必定会带来全人类的灭亡。

那悄悄带出去一些也是可以的,这样自己便可不费吹灰之力成为闻名全国的神医!凭此名声,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是可以保障了,而且自己在悄悄吃食一些,说不准真能长生不老呢!

想到这里钟逸脸上又突现难以抑制的喜色。

但高兴没多长时间,钟逸又耷拉下了脸,带出去的冰块总有用完的时候,到时候不就自己砸自己招牌了嘛,没有冰块自己别说神医了,就连医生都不算一个。

再者说了,自己一只脚的复原便要用如此多的冰块,更不用说什么各种绝症疑难杂症了,钟逸到底要带出多少冰块才能治好呢?

更何况现在自己连怎么出去都不知道,想以后的事不是空欢喜一场嘛。

想到这里,钟逸转眼看向了身后半死不过的赵耕。

也罢,还是做些切实的事吧......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