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困难重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心中知晓,在此陷的时间越长自己越危险,但若是想快速通过,流沙给予自己的反作用力便越大,所以他很可能在加速的过程中被脚下的流沙吞噬掉。

但他此刻管不了这么多了,身后的赵耕,自己的性命,全都交由身下这双腿。

所以他不能犹豫!

钟逸双腿如同灌铅一般,再抬不出沙面,只能陷在流沙之中往前快速扑腾。

可说是快速,却也快不了多少,毕竟每一步的阻力,对他来说都是不可忽视的。

钟逸不管不顾,眼中只有前方的终点,他每走一步,身子就向下陷一些,快走到一半儿的时候,钟逸半个多的身子已经完全陷在了流沙之中。

正因为此,步伐的速度又慢了下来,不是钟逸不用力,是钟逸越用力气,身子越发沉重,流沙吸力越大。

此刻,他又扫了一眼背后的赵耕,赵耕在入沙之际便已经被钟逸提高了一个高度,所以他现在只有膝盖沉在沙中。

钟逸看到赵耕安好,心中松了口气,可自己又陷一分的身子却不容他有半分喘息。

钟逸面色痛苦,浅浅的一步对他来说都是伤害,可此刻却不允许他懦弱。

只听钟逸“啊!”的一声,猛的冲了前去。

你还别说,这一步跨的距离比之刚才五步都要远,可这带来的代价便是:钟逸的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去,现在已经到了他的腹部。

钟逸仰着他的头颅,怒声道:“我他妈拼了!”

这一吼,又似燃烧他自身的潜能,脚上的伤口已经限制不了他的能量,一个猛扎,又冲出一大步!

现在的钟逸,胸部已经完全沉没了,他渐渐感觉到呼吸的不畅,甚至每一次呼吸都能带来胸部的刺痛,他的眼中已经出现了大片黑色,钟逸的意识逐渐模糊,走动的双腿也慢了下来,直到完全不动弹。

钟逸的身子在慢慢向后倾去,似一瞬间便会完全倾倒在流沙之中,又似一瞬间便会被吞噬。

就在此刻,钟逸身后的赵耕醒了过来,他虚弱的双手拍了拍钟逸的背,声音羸弱说道:“钟……钟逸……”

可就这一声,钟逸忽如梦中惊醒,眼中一下子有了光。

他身子依旧难受,可却没有了昏厥的意思,转头看看赵耕,发现他已经又睡了过去。

钟逸心中苦涩笑道:“赵耕呀赵耕,你又救了我一次。”

紧接着钟逸拖着千疮百孔的身子继续前行,他的眼里已经看到了终点,可近在咫尺的距离却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钟逸用尽全身气力,一步迈出。在脖子即将沦陷的时候离流沙之外的地方只剩两步距离。

但他却丝毫都动弹不了,就在此刻,钟逸想起了探究自然的方法。

如今流沙已经漫过了他的脖子,就在嘴与鼻子的中间的位置。

钟逸轻柔地移动起了两脚,让水和沙尽量渗入挤出来的真空区域,这么一做,钟逸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身体所受的压力正在变小,同时沙子也在慢慢变得松散。

钟逸现在又努力让四肢尽量分开,因为只有身体接触沙子的表面积越大,得到的浮力就会越大。

用这个方法这么一试,钟逸陷下的身子慢慢浮了上来,先是脖子,再然后是胸膛,胸膛之下部位的浮起速度就要慢上一些,不过趋势是好的,虽然慢,但不是一直在陷下去,这个变化让钟逸喜笑颜开。

片刻之后,钟逸整个人的形状就像一只乌龟一样,身子呈现出最大化的舒展,姿势虽然难看,但却很有作用。

钟逸轻轻往前一扒拉,轻易的就出来这流沙之外。

离开流沙之后,钟逸将背上的赵耕往地上一放,他顺势就躺在了赵耕的身边,两手两脚大展,整个人呈大字状,不断的喘着粗气,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颤抖着,钟逸如同被抽干一样,现在使不出半点气力。

“咕咕。”

此刻钟逸的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看看天上的太阳,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了,在过一段时间天色就要完全黑下来了,钟逸没空理会胃中空腹的灼烧之感,他只有一个心思就是一定要加快步伐,天一黑便要赶夜路了,这黑灯瞎火的山路可不好走,到时候再遇到什么山中野兽,钟逸连同赵耕就彻底折在这儿了。

休息好之后,钟逸又背上了赵耕,用手一摸,赵耕时跳时不跳的脉搏让他心中一紧,他在匆忙之中又上了路。

可不仅是赵耕,钟逸现在也是一个病号,他被穿透的右脚传来阵阵刺痛,钟逸心中跟明镜儿似的,如果这脚上的伤口不及时处理,那这只脚就废了,如果在严重一些,锯掉它也不是不可能的,到时候钟逸就真成残疾人了。

不过他现在已经想不了这么多了,背上的赵耕正在鬼门关外来回游荡,钟逸不加紧速度,赵耕必死无疑。

又向前走两步,钟逸只觉气温降了下来,但是钟逸心中诧异至极,按理来说,因为太阳落山而降低的气温是正常的自然现象,但现在的气温却是在呈直线下降,如果说先前桃林竹林之中是春夏温度,而流沙之中是秋日温度,那么现在的气温就成了冬季!

这个变化无疑是给钟逸雪上加霜。

钟逸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步履蹒跚的他艰难的走在深山之中。

说来也奇怪,钟逸观察眼前的景象就如同未入山洞之时的枯山一样,枯木、落叶这些东西让他很是熟悉,不过唯一不同的便是:这里实在太静了,静的就好像没有生命存在一样,钟逸忽然就想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这两句诗。

将此事放在现在,太过贴切。

钟逸越向深山之中,越觉寒冷,他不禁裹紧了衣物,可就算这样,寒风如刀一般的侵蚀着他的每一寸肌肤,他无数次的想要歇息一会,但每次合眼之际,都掐醒了自己,他清楚,这一睡,便醒不来了。

多少乞丐在寒冷的冬夜无处安睡,在街头困倦合眼,而第二日被人发现之时,全身已经被冻上了,这一合眼,便是一条人命啊。

钟逸未曾想到,如今他也快要成为这乞丐中的一员......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