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江湖与朝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人离开时间不长,方才待过的树下出现一大批黑衣人,黑衣人人数不少,但没有闲言碎嘴之人,看来这次领头的人威严还是比较高的。

他们这个位置已经出了城区,而且离城已经有个几里地,往前便是光秃秃的深山,他们四周荒无人烟,只有落光绿叶的几棵枯树,前方是几个小土坡,土坡之后是幽深的道路,这条路附近居住的村名非常熟悉,是上山的路。

领头黑衣人姓单名浩,他此刻站在先前钟逸靠过的树下。

单浩一挥手,示意众人停下脚步,他缓缓蹲下身去,将火把凑近树干,忽然眼瞳一缩,只见树干之上少了一块树皮,这块树皮确实的很突兀,不难看出是人力所为。

他起身抬头望眼四周,片刻之后,嘴角挑起了一个弧度。

喃喃自语的笑道:“钟逸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上山不就是走的绝路嘛,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追!”

单浩对身后人下了命令,紧接着大队人马进入深山而去。

……

……

时过三更,如果换到现在的时间,就是半夜一两点多。

月光撒在地上,让钟逸与赵耕两人得以看清道路。

两人脚步不算太快,甚至可以说不急不缓气定神闲,如果不是三更半夜的时间,定然会让人扯上郊游这两个字。

实际上他们真不着急吗?

其实不是,主要还是因为太疲惫了,实在走不动了。

此刻钟逸喘着粗气,他拉住赵耕的手死活不往前走一步:“别……别走了,歇……歇一会儿,我实在不行了。”

赵耕面不红气不喘,活脱脱一个没事的人,他无奈的看着钟逸:“要命还是要舒服?”

钟逸一口肯定:“要命!……但也要舒服!”

他重重呼出一口气:“我真的不行了,我这身子骨怎么能跟得上你的强度呢,稍微这么歇一会,就一小会。”

赵耕趴下身去伏在地面,用耳朵紧贴地面,听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这才起身坐在了钟逸对面。

“一炷香时间,不能在多了,我说过要护住你的命的,你可不能自己求死。”赵耕不容反驳的说道。

钟逸连连点头,紧接着便不再说话,开始恢复自己的体力。

半柱香的时间一过,钟逸话痨的毛病又犯了,他瞅着赵耕,开口问道:“赵耕,你说你对上这七八十号人有没有把握呢?”

“废话,肯定没有,没听说过乱拳打死老师傅呀,武功再高强的人也架不住人多,别说一人一拳,真是一人一根手指头你都没有办法反抗,钟逸,按理来说一个国家之中武功高强的人也不在少数,如若他们上了战场都是以一敌十以一敌百的存在,可为什么从战场上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踪影呢?”

钟逸摇了摇头:“我哪懂打仗的事呢,这你要问易峰才能得到答案。”

赵耕老气的说道:“我曾经听我师傅说起过此事,觉得甚是有理,所以在此就引用他的话了。武功高强的人不外乎门派还有散修这两种,而练武之人求的就是武功秘籍,门派的话会分发之类东西,所以门派练武的人可以通过这种途径来获得秘籍,不需要自己出钱或者出力,他们只要好好修炼便能取得更高品质的东西,上战场拼命的事傻子才干呢,不过倒也有一个门派全部出山参军,我听我师父说,那是因为面临灭国之际,他们不得不出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斗争,可若不是战乱年代,他们才懒得管这些事呢。说完门派,便要说散修之类的人,他们通常都没有强大的靠山和背景,他们开始时的练武都是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一本武谱或者得到某位师傅指点,这才走上了练武一途,可若说他们是人家的徒弟,人家不一定认,因为半路出家,无名无利的徒弟是拿不出手的,师傅指点他们一招半式也就走了,碰到人好一些或者实在看的过去的还能丢下一半本武谱,但修炼完之后,他们便要为武功招数发愁了,天底下武功不外乎口传或者写在纸上,但这两样,都是可以用银子来得到的,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与其说是为了武功奋斗,更不如说是为了银子奋斗,可由于自身有点功夫,干寻常营生不挣钱又屈才,所以这才选择参军这一道路,但往往这类人,都是学艺不精上不了台面的人,他们比普通人也就强这么一星半点,有的你稍微能看出一些东西,有的扎入人堆里平凡的都认不出来。”

“所以你看到现在军营里战场上的战士,也有这么几位有武功的人,但大多功夫不高,而且经过生与死的洗礼之后,他们多半会退下来,因为在他们认知中,他们不是普通人,是天之骄子,与这群蝼蚁不同,又怎么舍命在这里呢,这种人说到底都一事无成,好高骛远又外强中干。”

“再有便是真正藏世的高手了,他们别说军队了,就是自己子孙的死活,有时候都不一定上心,因为在他们心中只剩下修炼这两个字了,任何扰乱他心性的东西,他都不会去管,听之任之,这种人你要他怎么加入军队怎么上战场?”

“所以呀,江湖与朝廷一直是两个地方,或许他们会有交集,但一定是在这个王朝危急存亡的关头,平常时日,断然不会产生什么纠葛,正因为如此,朝廷才任由这群人的存在,否则他们对于一个国家与朝廷,就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因它成因它灭,都会发生。”

赵耕说完这些话,钟逸不禁拍了拍手,虽然他江湖与朝廷都离他很远,但到底就是这么个道理,没有人比他说的更通透了,如果这番话说与江湖或者朝廷中人,断然是茅塞顿开,迸发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豪气。

赵耕见钟逸若有所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走吧,时候也不早了,一炷香时间早就过去了,该走了。”

钟逸点点头,跟了上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