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单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时间不长不短,过的不慢不快,距离林家开张已经过去十天了。

这十天之中,确实如钟逸所说,楚家兵败如山倒,从一开始每日几十位顾客一直到了现在的十几位,而且仍旧是下降趋势,这对楚家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当然,楚家为了吸引顾客也寻求尝试了不少方法,比如降价,再比如研制新品,不过在钟逸的香水之下,如明月周围暗淡的点点星光,起不来半点波澜。

钟逸那日从张伯家中取回一些花瓣原料之后,三天之内将自己关在屋内,闭关一样做起了实验,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之下,不仅做出了冬日最新的香水,也做出了混合香水。

香水一上市,在凤临府之中就掀起了轩然大波,在那个单调的年代,吃饭都只放些咸盐,谁又能忍受得了这多姿多彩的味道呢?

香水自从进住林家店铺,日日爆满,而且还有很多人买不到,这就出现了类似黄牛之类的人,从林家铺子买原价香水,然后高价卖出,有时甚至能卖出原价价格的两倍,可就算是这样,依然供不应求,凤临府百姓对此追求程度之深不禁让钟逸咋舌。

在林家如日中天的衬托之下,楚家的凄惨境遇更为悲切。

楚家现任家主楚平,几日之间尽然愁出了几缕白发。

他已经输不起了,楚傲天死后,他已经完全没有依靠了,整个楚家全靠他来撑起来,所以他不能倒下!

其实在左元上位的时候,楚平已经心如死灰了,他怕左元会运用自己的权势来压迫楚家,然后彻底摧毁楚家,可担忧几日过来,尽然发现左元没有针对他的动作。

楚平这可就开心了,不过做事做人还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但在林家重新开业之后,楚平明白了,原来左元对付楚家之举便是同一行业的林家,只要从经济来源上打压自己,断然没有翻身之日。

楚平心中也明白,从香料这方面来说,楚家是不如林家的,毕竟香水的配料,楚家就做不出来,所以如果一旦林家开业,就如同温水煮青蛙,楚家灭亡只是时间的事了,所以在开张之际,楚平才想找人来捣乱,但没想到,易峰这人竟然会在这里,而且还认了钟逸当他的兄弟,这就让楚平更加难办了。

既然不能使用阴招,那就只能明刀明枪的干了,但香料这一行业,又怎么能干的过呢?

正在楚平想办法之际,林家新型香水发布,一下子让楚平信念破灭,他只想维持住这种局面,可钟逸真的要将他赶尽杀绝呀。

所以楚平不能在被动下去了,他要主动出击了!

楚傲天的书房此刻已经住进了一位新人,这人自然是楚平。

楚平不知何时也养成了楚傲天的一个习惯,一旦思考事情,必定要在书房之内。

这日之中,楚平站在书房之内焦急的等着一人。

此人是谁呢?

就是楚家的一位下人。

但说他是下人,也不是正确的,他从来不做下人该干的事,他每日就在楚家吃吃喝喝,过的和楚平是一样的日子。

可这种人是怎么一直混在楚家的呢?

这就不得不提他的特殊本事了,他姓单名浩,曾经犯过杀人之罪,而且杀的不止一个,可王永昌那时当官,凭借楚傲天与王永昌的交情,给了一大笔银子就放出来了,放出来之后便一直住在楚家,平日里就位楚家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时间不长,楚平书房的门便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便是单浩,单浩身高六尺,换算到今日来差不多就是一米八左右吧,而且长相清秀,并不是恶人眉眼,如果说他是一位书生的话,光从表面看也是可以说得过去的,年龄嘛,大约在三十岁左右。

楚平见单浩没有敲门便进来,心底虽然不得劲,毕竟你吃楚家喝楚家的,到头来还不遵守楚家的规矩不认楚家这个家主,换谁来说心底都是颇有怨言的。

但楚平并没有说,反倒起身迎了上去,热情的招待道:“单兄,快坐快坐,你可让弟弟好等啊。”

单浩对待楚平并没有楚傲天如此恭敬,原因嘛,自然是楚平比他低了一个辈分,让一个老人在小辈面前卑躬屈膝,怎么都是不能那么自然的。

“哦?等我有何事呢?”单浩故意打着马虎眼。

其实来之前他已经得到风声了,楚平要正针对林家做一些歹毒之事,而做这事的人非他莫属,昔日跟他共同身份的几位兄弟已经在上一次对林家的堵截当初全部折掉了,而他则因为被楚傲天派出去做其他的事而免此一劫。

楚平心中不忿,但表面依旧态度友好:“单兄,楚平今日请你而来确实有一件重要的事。”

单浩看着楚平没有说话。

楚平继续道:“你也清楚,自从父亲走了之后,楚家境地一日不如一日,所以我认为该做一些事情来阻止楚家的衰落了。”

“恩,你说,我看看你有什么好计谋。”单浩这才接了句话。

楚平心中已经怒骂起了单浩,此人这么一说,明摆着是模棱两可的话,这计谋的好坏,全由他说,无论办法再好,他要不松口风,怎么也是坏的。

再者说了,现在这种时刻,能想到的办法完全是下下之策,这已经是逼到一定程度之上了,否则也不会用单浩这种人。

”单兄,要说什么好计谋,我楚平不敢这么说,因为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完全不占我们楚家这边,所以我们要做的是绝境中求生,单兄你想,绝境之中谁能想出什么好方法呢,能有拼命的办法就已经不错了,最可怕的就是,你想拼命,对面都不接你这个招,大力打在软绵花之上,有力使不出这才是最恶心的。“

楚平这话说的也有水平,如果换一个人,已经坦诚的与他谈开现在的破解之法了,可楚平现在面对的是单浩啊,油盐不进的单浩啊。

单浩呵呵一笑,嘲讽意味十足:“那楚兄弟是想要我拼命了?”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