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全看天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黑衣人皱眉不解问道:“这里是地牢?”

王五摇了摇头:“不是,这儿是灶房,全军的伙食都是由这里做好的。”

黑衣人眼中一怔,惊讶无比的问道:“你……这是要杀所有人?”

“怎么可能!”王五怪叫一声。

虽然他在这里受尽鄙视凌辱,但在战场之上,从来没有人把他当外人,易峰甚至都会在现在身前为他挡箭,所以他对于这军营之中的物与人,还是很有感情的。

王五急忙解释道:“钟逸伙食是与我们分开的,我们是大锅饭,而他则是有厨子单独做好的,锅这些厨具自然更不相同,所以我的意思你也应该明白,对钟逸下毒,这是目前最可靠的方法。“

黑衣人听完之后陷入了沉默。

王五继续引诱道:“你刚才也看到了,仅仅是街道之中的巡逻已经那么如此严密,若没有我的引导,我就不信你能找到地牢,说不准刚一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抓住了,外面守卫已经是这样了,更不用说地牢之中,那里才是铜墙铁壁呢。”

黑衣人眼神犹豫,忽然眼中出现坚决之色,他狠下决心:“行,就这么定了,可我手中也没有毒药呀?”

王五从怀中摸索片刻,取出一个墨绿色的瓶子,他拿给黑衣人:“我已经准备好了,这毒药无色无味,只要咽下一滴,不出半柱香,绝对暴毙。”

黑衣人接过了瓶子,不过他看向王五的眼神已经不对了,王五很明显不是临时起的心思,连毒药都能随手拿出来,必然已经思琢过许久,他到底跟钟逸有什么恩怨,这么希望置他于死地。

王五明知黑衣人有疑惑,但什么都没有对他说,现在是黑一人求他办事,王五可不会像以前那般低三下气。

其实王五的心思也很简单,他只是想闷声发大财,毕竟他还是要在这个军营中呆下去的,与其跟他去拼命,还不如想个其他方法,让自己陷不进麻烦之中呢,下毒比刺杀的风险可小上了不少。

黑衣人掀开单独为钟逸准备的那口锅,轻轻将墨绿瓶子中的液体向大锅里滴入一小滴,旋即又小心翼翼的将锅盖住。

他仔细观察了灶房中的每个角落,确定没有留在任何蛛丝马迹之后才与王五离开。

还是由王五打头,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将黑衣人送出了军营。

此时已过两更。

王五按捺下心中的不安回到了他的屋子,说是他的屋子,还不如说是一群人的屋子更为恰当,整个屋子中也只有一个大通铺,大约有十个兵卫睡在上面。

王五听着他们的沉重呼吸声,心中的不安才一点点放下,这才又睡上了床去。

......

......

知府府邸现在已经空了下去,王永昌暂时卸任的命令已经下来了,他自然不可能还死皮赖脸居住在这里不肯离开。

王永昌这么一走,知府这位置就暂时空了下来,基于知府职责重大,一日都不能有空缺,于是代理知府的命令就也马上下达了,而代理知府的则是王永昌恨的牙痒痒的甚至比钟逸程度还要更深的左元。

此刻王永昌正在他在另一处安置的府邸之中焦急的等待。

王永昌心神不宁坐在木椅之上,算算时间人已经该回来了,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到底成是不成,王永昌心中也没有底。

突然,“吱钮”一声响起。

王永昌目光急切注视扫向门外。

珠光之下黑衣显著,进来的,果然是刚从军营中归来的黑衣人。

人未坐定,王永昌已然开口:“怎么样,事情成了吗?”

黑衣人点了点头,正当王永昌开心之际,他又摇了摇头。

王永昌不解道:“什么意思?”

黑衣人终于开了口:“此行虽然并没有见到钟逸,但钟逸离死,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紧接着,黑衣人将今夜所做之事一五一十的全都讲给了王永昌。

王永昌听完之后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看天意了啊......“

......

......

屋外鸡鸣声响起,天色刚蒙蒙亮。

这时候王五随着身边的兵卫起身来到了练武场,练武场之上已经排好了阵型,而易峰则是站在他们面前的高台之上注视着他们。

现在是他们日常的训练,所有人将随身的枪取了出来,然后在队伍之中练习着刺、挑之类最基本但在真正战斗之中又最实用的技巧。

王五也不例外,虽然他年龄已经不允许他于其他的年轻后生一般进行高强度的训练,但该摆的架势还是要摆的,王五心中虽然知晓昨晚之事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但他仍旧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好似每个人都在注视自己一般。

心中有鬼的人都是这样。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枪术与阵型的配合练习完毕,之后便是实战的训练,所有人分成两人一组,然后两两相对,实战训练就此展开。

虽然知道是训练,但刀剑无眼,总会有人受伤的,可明知道会受伤,但还不能不拼命去打,因为易峰就在前面看着,谁人要是不用心,那他的陪练对手就变成易峰了。

你说这一个小小的兵士怎么敢跟自己的首领动手呢,但你要不动手的话,易峰可是实实在在的真打,完全不给你留一丝思考的余地,所以在这等压力之下,风气被一点点改了过来。

实战训练持续了一个时辰。

这时候他们的晨练就迎来了解放,接下来就是他们最喜欢的环节:吃早饭。

王五随着大流进入了灶房之中,他不顾众人的怒目匆匆跑进了灶房之内,惹来伙夫的一阵白眼,当他看到钟逸的那口锅依旧没人用过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他明知道那口锅是单独对钟逸使用,但事关生命,又怎么能不慎重呢。

王五眼珠一转,对伙夫喊道:“老刘,快点的,赶紧给我盛点饭,饿死老子了,昨夜拉了泡屎把肚子里这点东西全拉完了。”

伙夫冷哼一声:“排队去,按规矩来。”

“嘿,你这老头,不认识老子是谁......”

“快你妈滚出来,后面还等着吃饭呢。”王五话还没说完,门外排队的人已经怒声打断了他。

“给老子出来!别让我把你打出来啊!”后面谩骂声不止。

王五在这一群人的威胁之下舔着个笑脸出来排队了。

伙夫在屋内哈哈笑道,王五这人,在全军中都是笑柄,似乎比起上战场他更重要的作用便是供人取乐吧。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距离正午越来越接近,王五心中越来越焦急。

......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