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诡异的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日清晨,知府府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喜庆情形,这是一群被压迫许久的人翻身之后的狂欢,虽然他们实际的好处并没有得到,但是他们知晓,以后再也没有人会收他们高昂的赋税,也不会有人再将他们逼上绝路,所以他们是喜悦的,当然,在喜悦的同时,他们也在心中暗暗感谢这场起义的领导者钟逸。

说起钟逸,他此时还在睡梦之中,不过在昨夜的时候他已经吩咐到刘虎了,让刘虎清晨便去买些米来,然后为他们改善一下伙食,当然,喝粥自然少不了研制好的咸菜,不过钟逸连此事都已经安排好了,不知他倒是为了犒劳还是在蛊惑,又或者是在减消自己内心的愧疚。

或许......三种心思都有吧......

可实际好处却是落在了这群百姓身上。

刘虎在后院之中兴冲冲的大喊一声:”兄弟们!开饭咯!“

顿时他面前已经围聚了一圈认,他们有人衣着单薄,有人脸上还有着昨日残留下的伤口,不过每人脸上都洋溢着打心底里的喜悦。

就这顿早餐,别说一月吃一回了,就半年吃一回都是一种奢望,他们早上大都煮点野菜,煮点菜叶,家境稍微好上一些的刻意看到三两粒米,可就算有米,也是不咸不淡,吃不出半点滋味。

可看看今日这饭,这可是粥啊,满满的米,谁人能不激动。

刘虎看着他们的表情,心中更是快乐,没有人比他更想让这群人生活的好一些,因为他是受过这种苦的,他知道那种困苦的生活到底有多么折磨人。

“别他妈挤,都有都有......”刘虎挥舞着手中沾满米的勺子,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

“老六,感情我这话就不是说给你听的?给老子排好队,钟公子说来,这饭谁都有,谁都少不了,你们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刘虎看着这群虎狼之师,哈哈直乐,他心中想啊,要是每天早上看到的都是这种情形,让他一辈子掂个大勺子他都愿意。

此时不知是谁喊道:“钟公子来了!钟公子来了!”

这群先前还在争抢拥挤的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每个人排好了队,像极了幼儿园看到保育老师的淘气宝宝。

钟逸看着变化这么大的众人吓了一跳,他看到每个人都在注视着自己,这种眼神,让人柔软让人温暖......

“大家该怎样怎样呀,别因为我来了就这么沉默,怪不好意思的。”钟逸望向众人说道。

可说玩之后,众人还是一如之前的安静,没有一点响动,让正在往碗中倒粥的刘虎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钟逸之前就没见过这种场面,这好几十号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你,任谁都会感觉尴尬,所以正想跟刘虎打趣两句化解这古怪的气氛之时。

“谢钟公子救我等于水火之中,我等甘愿为公子当牛做马!”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起了这个头。

旋即而来的便是一阵气通山河的人身:“甘愿当牛做马!甘愿当牛做马!”

明明是临时起意,却好似经过彩排一般,震耳欲聋又异常整齐。

“为钟公子当牛做马!为钟公子当牛做马!”

一浪高过一浪,一声高过一声,就像永不停息的波涛。

钟逸完全被惊在了原地,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众人,有的脸熟悉,有的连甚至连半点印象都生不起来,可是他们现在却把利用他们的人当做恩人,当做苍天一样。

可笑又可悲......

钟逸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敢注视着一个个真诚的眼神,这让他本就苦涩的内心更加难受,他像阴暗角落的老鼠一般,不敢以真正面目示人,只能用一个接一个的谎言来原开始的第一个谎话。

可看到这群将他当神明的人,钟逸又怎么去面对呢?

他没有出声阻止,他已经愣住了,他内心在做着无数斗争,代表善恶的小人不断厮杀。

直到这群人的声音渐渐低下来,钟逸心中两个小人的斗争还是没有争出胜负,但他心头忽然浮现林雪瞳林重山的面貌。

他没有再低头,他知道,他现在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在上一刻......

“吃饭,吃饭,自家兄弟,说什么当牛做马,好好活着就行。”钟逸真诚的望着眼前每一张嘴脸。

可他打心底却厌恶现在的自己,如同带着伪善的面具,恶心至极。

刘虎此时也站了出来,他原本以为只是钟逸没有见过这中大场面,不知怎样面对而怯了场,可他万万想不到钟逸的内心活动。

“公子说的对,都是自己兄弟,你们这是干啥呢,大早上也不让公子吃个早饭,快点的,一个个排好队,打饭了啊。”

刘虎这么一催,看着钟逸的众人急忙排起了队。

是啊,他们饿了一天,钟公子又何尝不是,而且比他们更累呢,钟逸昨日差点丢命那一刀,谁人都是看到过的。

只是打饭的第一人身前总是空着一个位置,这......是为钟逸丢的。

钟逸看着为他解围的刘虎,刘虎却对钟逸的眼神闪避起来,钟逸暗暗不解,等待刘虎打起饭来,钟逸才注意到,他的眼眶......红红的。

注定,还是要欠他们的啊。

钟逸心中苦涩说道。

紧接着钟逸便叫来了牛宗与方士。

“看守王永昌的大牢没有动静吧。”

牛宗狠狠摇了摇头:“放心吧公子,昨夜我俩彻夜未眠一直守在牢外,而且我们已经安排人手里三层外三层的守着了,任它一只苍蝇都进不去。”

钟逸看到自信的牛宗,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还是嘱咐了一句:“王永昌千万不能出了差错,否则咱们前期的准备都白费了。”

两人看到神情慎重的钟逸,也不觉明历,心中也跟着紧张起来。

“对了,暗道中的人都抓进牢里了吧?”钟逸忽然问道。

“都抓进去了,一个不少。”牛宗立马回道。

钟逸一下子皱起了眉:“你怎么知道没有逃出去的?”

方士抢着说道:“公子,你有所不知,地道,根本就没有出去的地方,我们到尽头看过了,是山壁,坚硬的山壁,而且能找到地方都找了,是没有机关的。”

原来如此!

怪不得王永昌不进地道逃命。

这就解释清楚了,地道没有通向外面,王永昌自然不会进去逃命,他如此一个谨慎的人,肯定怕钟逸查到那地方,倒不如将官兵放进去调虎离山,自己任旧藏在知府府中,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

钟逸想到这里,都不得不夸赞王永昌一句胆大心细,可运气,却有点不好啊。

但同时,钟逸又生起了疑惑。

那么,那个诡异的地道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