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初尝胜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虽然很想问问那位救他性命的持棍少年是何许人也,但时机却不允许,所以暂时打算作罢,钟逸准备这场战斗结束之后再去找寻他,这位少年年纪不大,顶多十七八岁,脸上稚气未退,但绝对是有武功傍身的,钟逸有很大心思将他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之中,毕竟有这么一个高手相随,钟逸以后出门也多了几分底气。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与楚家的战斗。

那一阵阵惨叫声此起彼伏,那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一滩滩鲜血从这些己方敌方人的头上身上流出,渐渐将府上的白色地砖染成了一片血红。

触目惊心的红色,钟逸入眼间便是触目惊心的红色,这鲜血曾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啊。

钟逸看向楚家的人时候,他们没有一个健全的,不是被鲜血染成血人,就是已经残缺不全,他们身下,是断臂残骸,可能是自己的同伴的,同样,也可能这群百姓的呢。

幸好,快要结束了。

毕竟人数上的大优势是什么都弥补不了的,钟逸这方,快要赢了......

可这场战斗真的会有胜利的一方吗?

钟逸不确定,他们都是同胞,都是邻里乡亲,甚至今日之前还有过几面之缘,岂非外敌,又无国贼,那这仗打的是什么?又怎么会有胜利呢。

谁都是失败者,谁都是牺牲者啊......

这场战斗从下午打到夜幕初降。

以楚傲天与他一干人等的生擒而结束。

钟逸看着满脸血迹的楚傲天,他开口问道:“为什么你要趟这趟洪水呢?置身于事外不好吗?”

楚傲天说话的时候,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多岁,他呵呵一笑:“我楚傲天三十年前是要饭的,就是因为不要命,才有了现在的楚家,从小我就知道一个道理,不拼,你就什么都没有。”

他重叹口气:“成王败寇,今我楚傲天沦为你阶下囚,任你处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钟逸点了点头,他目光撇到天上刚出来的点点星光,钟逸忽然对它们呵呵一笑,好像看到了旧友一般。

寒光一闪,飞起的血迹溅满了钟逸侧脸。

至此,楚傲天身亡。

在场有人看到,钟逸满是血迹的脸颊一直在笑,笑着笑着眼中便闪出了泪光,似是释怀,似是......

楚傲天到死连一整具尸体都没有丢下,钟逸将他的头颅收了起来,他要将这颗头颅送至吴大方他们身旁,他要楚傲天世世在赎罪。

......

楚傲天一死,王永昌不免兔死狐悲,他望着钟逸,不过依旧没有慌乱:“什么时候轮到我?”

钟逸看到他的腿依旧在流血,伤口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包扎,这种疼痛一般人承受不来,不过在死亡面前,倒是没什么是可怕的,王永昌似乎已经对疼痛麻木了。

“你?死不掉的,这么着就把你杀了,太便宜你了。”钟逸面无表情的说道,丝毫没有胜利者的喜悦。

王永昌哈哈大笑:“果然,果然!”

钟逸吩咐一声便让人先将王永昌抬入了牢狱之中,钟逸他们也就鸠占鹊巢,占领了整个知府府邸。

除了一些信得过的人住在内院,剩下的都让他们守着大门去了。

刘虎、牛宗、方士还有张万林聚在了钟逸周围,钟逸专门找了一处还能坐得下人屋子,五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最后,还是刘虎耐不住了性子,他语气虽有加以掩饰,但还是有遮不住的兴奋:“公子,现在王永昌已经被咱们抓住了,这件事已经做成了,现在......该怎么办呀?”

钟逸轻轻摇了摇头:“还有最后一件事,伏罪状王永昌一天不签,这件事就一天没完,咱们......说到底还是名不正言不顺,虽然全府的百姓都可以来之作证,但朝廷,还是需要给个台阶的。”

牛宗有些担忧的说道:“可王永昌也不傻,伏罪状不签还好,一签,指定没命,咱们能怎么办啊?”

钟逸思考片刻,开口问道:“王侯杰为何不见?他爹都让活捉了,他也不曾露半个面。”

“王永昌还有一个府邸,想必王侯杰就是安排在那里了,王侯杰这厮,就是一个草包,腹中尽草莽,胆小如鼠鼠目寸光,一听今天这里闹了这么多人命,说不定已经跑路了。”方士抢着答道。

“安排下去,找一批信得过的人马,人分三处,一处去王永昌另一个府中捉人,另一批堵住凤临府进出城的城门,最后的人便将皇母盛、陵园街、北街你们的亲人接过来。”钟逸看着刘虎三人说道。

刘虎点头之后便要出去安排,牛宗方士紧接着也跟了出去,毕竟人马的调动不是一个人能安排得了的,他们各自管各自的人马还好一些,手底下这群人谁都不服谁,也就相处多年的领头人说话还能听一些,钟逸甚至都有种感觉,自己在他们之中,也是说不上多少话的。

刘虎出门之际,钟逸喊住了他:“王侯杰匆忙逃跑,府中定然丢着不少财产,早知道,那里才是王永昌的大本营,这里你们看到的,都是王永昌的九牛一毛,刘虎,你要切记,这比财产一定要拿到手中,咱们正直用人之际,手中无银谁人愿听。”

刘虎看着钟逸郑重点头:“放心公子,我一定做到!”

至此,屋中只剩下钟逸与张万林两人。

钟逸脸色尽显疲惫,他靠着椅子,呼吸重了起来,看这样子,不久便会睡着。

张万林看着安静的钟逸,脸上犹豫十足,最后还是开了口,他轻轻摇着椅子上的钟逸:“家主,家主,醒醒……”

钟逸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有些乏了,今日这一天的事,比我以前二十多年都精彩。”

张万林由衷说道:“家主才智无双,阴险狡诈的王永昌都让家主轻易捉到了,而且家主才过及冠,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钟逸摆了摆手:“你就别给我带高帽子的,自家人,有话直说就好了。”

张万林愣了下神,紧接着脸上的神情变的正经起来。

“我是想不通,家主将那三个巷子中百姓的亲人带过来干什么,知府府邸不算小,可这么多人涌进,肯定是住不下的,家主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钟逸眼中有些诧异,不过片刻之后便恢复了寻常神色:“安逸是暂时的,这么大的举动,注视着的人可不少呢,我不脑子想便知道凤临府有许多人想拿我去跟朝廷邀功呢,所以你不得不慎重,带他们亲人来此,一是为了保护,二则是不想他们成为我的掣制,如果有人用他们的亲人威胁这三个巷子中的人,我这阵型便会不攻自破,到了现在,我已经不敢用我的性命开玩笑了,早知道,你们的命的都在我手上呢。”

张万林点了点头,但同样,他心底还有一丝疑惑,只不过,他不敢与钟逸言语。

他们的亲人在钟逸手上,那么钟逸,是否也会威胁他们呢?

“万林,他们亲人来了,就由你带着你的人马还有林家的人保护了,这是个重担啊。”钟逸看着张万林真诚说道。

果不其然!

张万林心中苦涩,钟逸此举,果然为此。

可他,又能怪罪什么呢?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