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厚颜无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常兄,现在就你我二人了,今日你找我是何目的,也该告诉小弟了吧?”

“诶,钟兄,我哪有什么目的呀,我仅觉得钟兄你这人够爽快够豪迈够讲究,单纯想与你认识一番,钟兄若这样想我,岂不是对我这赤城之心的污蔑?”

“哦,认识认识呀,现在也认识完了,那我走了……”钟逸面无表情,转身就要离去。

“慢着!”

此时钟逸的心里已然乐开了花,看来自己对常瑞谦的认识还是正确的,地主家的傻儿子,如是而已。

“常兄还有何赐教?”

“钟兄……我这儿可有两坛上好的女人红,不知有兴趣否?”

“在下不胜酒力,恐夺了公子雅兴。”说完也没等常瑞谦答话,提腿便跨出门外。

看来他还是不肯说实话,钟逸有些想不通,买诗就买诗呗,有啥可藏着掖着的,谁看不出来你智商有问题呀,钟逸虽走,可速度却是放的很是缓慢,看来是等待常瑞谦追来。

钟逸这招欲拒还迎玩的是出神入化,正如他所料,常瑞谦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这时,钟逸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计成!

不得不说,钟逸此举是十分有必要的,一是为了揭开买诗最后这层遮羞布,让它大大方方的暴露出来,这有利于钟逸讨价还价,二则是获得一先机,假意不愿接触此事,让常瑞谦几次放低姿态,然后勉强接受,不仅落得一好形象,银子也是大把的捞来!

“钟兄,你看你好生着急,我话还没全说完呢,你便走了。”

“那好,此次我不走,耐心听完常兄的话可好?”

“甚好甚好,既然钟兄不喜酒,那喝点茶……”常瑞谦话还未说完已被钟逸打断。

“常兄,大丈夫畅谈天下事哪有喝茶之理,来,女儿红,把那两坛女人红抬上来,今日与常兄不醉不归!”

常瑞谦脸上微微一颤,可想到自己还是有求于人,终究还是拿上了那两坛散发着醇香的女人红。

虽说常瑞谦对身外之物毫不在意,可亲眼看到钟逸一口气干掉一大碗酒,心还是一紧,随即身体便有了些异常的反应,他明白,这是心疼的感觉,毕竟自己外出也仅带了五坛这样的好酒,皆是为了解馋而用,可钟逸却不明白常瑞谦心中所想,干了一碗之后说声好酒,便又举碗一饮而尽。

常瑞谦慌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他要切入正题了。

“钟兄海量,可在下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先别讲,来,常兄,干一个,好酒啊!好酒!”

咳,常瑞谦喉头一甜,一口老血差点咳出,这厮…不按常理出牌呀……

“钟兄弟,此事非同小可,这可是今日我找你来的目的,不说可不行。”

“但讲无妨。”钟逸笑意盎然,他自然明白常瑞谦接下所说,可明白虽明白,但姿态还是要做出来的,于是摆出一脸疑惑的样子,等待着常瑞谦接下来的话。

“钟兄你也知道,这几日便是凤临府一年一度斗诗大会召开的时日,而我本是那东都人士,这几日凑巧来到凤临府游玩,正好遇到此事,平常我父亲对我这贪玩的性子甚是不满,所以我想于此拔个头筹,也让他对我刮目一回。”

接着又苦涩的说道“钟兄你也能看出,我本不是那种舞文弄墨之人,斗诗之事也几欲放弃,可谁曾想,今日竟遇钟兄你这位才华横溢之人,而你我甚是投缘,你看……”

“我当何事让常兄烦恼呢,原来是这种小事,钟某其他本事没有,可在这作诗吟对方面还是颇有研究的,而我与常兄仅一面就亲如兄弟,你的事钟逸自然放在心上。”

“好,常兄,你可听好!”

常瑞谦面色一怔,神情也从方才的懈怠变为郑重严肃,两耳静静等待钟逸接下之话。

“小诗百两,大诗千两,绝句五千两,小本生意,谢绝还价,合作愉快。”

钟逸这张伶牙俐齿的小嘴吧嗒吧嗒说出这些话,就如同年夜放的那挂鞭炮。

而常瑞谦的面部表情就显的有些怪异,脸部还保持着方才的严肃,可却不禁微微一颤,嘴唇也从刚才的紧抿变为微张,而最令人发笑的是他的双眼,一个大如铜铃,一个却是半眯。

钟逸心中咯噔一下,这不是把他吓疯了吧?智商低的通常都是脑容量小的人,而脑容量小对周遭很多刺激是接受不来的,现在常瑞谦这种状况在医学上有一个好听的叫法,称为神经病。

如果他真变成这样,那自己岂不是元凶,他身边的这群侍卫不得把自己活吃了,想到这里,钟逸已生起逃跑的想法,一只脚已经向门外跨去。

好在这时常瑞谦的眼珠却动了起来。

“钟兄,你这价钱…略有些狠啊……”

听到常瑞谦说出这句话,钟逸也是打心底松了口气,这跨出去的一只脚也是收了回来。

“常兄不能这么说,钱财乃身外之物,而知识却是无价的,你想,这些优美的诗句既可以陶冶情操,又能抒发情感,最主要还能让常兄拔得头筹,那些阿杜黄白之物又怎么能够与之相比呢?”

“话是这么说,可我这钱也不够啊……”

“那常兄可先买我一首大诗,绝句之类太过耗费心神,我暂时也是拿不出手的。”

钟逸眨巴着他的大眼睛,对常瑞谦循循善诱下去。

常瑞谦神情略显犹豫,可随即又狠狠一点头。

“好,我买了!”

钟逸听到斩钉截铁的几个字,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你若拿着我的大诗尝到了甜头,何愁不会买绝句。

那世俗的虚名,美人的青睐,众人的赞扬,世上又有几人能抵得住如此诱惑。

钟逸既然选择了坑他,就必定会一坑到底,哪有留情这一说。

“常兄,你且过来,这句诗我只给你听。”

常瑞谦也很是听话,将头轻轻探到钟逸身旁,而听到钟逸所说之诗后,竟不断的说着“妙哉妙哉”,根本没有停下来的势头,脸上也是眉开眼笑,破财的愁云惨淡好似被抛之脑后。

钟逸看着常瑞谦这幅样子,心中也很是得意,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被人卖了还在帮着他数钱呢吧?

不过这时,钟逸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东都的安国公似乎就姓常……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