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收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月黑风高夜,一黑衣人快步在楚家府内奔走,片刻之后,便来到了楚傲天的书房之内。

书房内烛光闪烁,看来主人还没有休息。

叩门声轻轻响起,吱扭一声,书房的门被打开了。

在月光照耀之下,能看出楚傲天头上的白发又生出不少,比上一次相见老了许多。

黑衣人显然发现了楚傲天身上的变化,他微微皱眉:“被钟逸那小子都搞成这样了?”

楚傲天先邀他进门,淡然一笑:“我这老头子不服老不行,当年风采不在咯,不过也是,代代才人出,败在他手上,我不亏,再者,我现在也没败呢。”

黑夜人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老了,输赢都不争了。”

楚傲天扫了他一眼,口气略微不悦:“这么晚来就是嘲讽我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黑衣人也不恼,他凑近楚傲天说道:“钟逸确实在寻求别人的合作,但到底是谁,我却不知,我跟他一直到了清风楼下,可最终不敢进去了,危险太大,如果我要让抓住了,相信你也不乐的见这种场景吧。”

“一点线索都没有?”楚傲天语气不知悲喜。

黑夜人点了点头:“确实一点没有。”

紧接着他又说道:“而且钟逸已经知道有人监视他了,虽然不清楚是我,但也是时间问题,钟逸那小子,不是什么蠢人。”

楚傲天一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黑衣人在原地伫足良久,他郑重的看着楚傲天说道:“答应我的事别忘了。”

楚傲天又挥了挥手。

黑夜人没有再说,趁着夜色离开了楚家。

……

……

夜已入三更。

林府大门前一阵敲门声响起。

睡眼朦胧的刘冬揉了揉眼睛。

“来了,来了,别敲了。”步伐之声在门后响起。

刘冬到了门口,生了个心眼,这么晚了什么人会来,于是他开口问道:“谁呀?”

门外熟悉的声音回道:“冬儿,是我,你安福叔。”

刘冬被这冷风一吹,意识总算清醒了一些:“林叔,你说你每次都是这么晚回来,上次就是我开门的,下次再吵我睡觉,我就不管你了。”

这一个小小的开门下人怎么敢这么跟管家说话呢?

其实林安福自从钟逸上位,地位一落千丈,他本来人缘就不好,这些与他之间交恶的仆人看他与钟逸不对付,自然敢与他这么说话。

林安福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但双方隔着门,刘冬自然看不到。

“冬儿,你林叔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都是男人,你也知道林叔每日面对那黄脸婆有多难受,这不消遣一番嘛。”

刘冬呦呵一声,打趣到:“我林叔还是我林叔,宝刀不老呀。”

“冬儿,先给安福叔来个门儿吧,冻死你林叔了。”林安福现在的语气几近恳求。

刘冬心中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一个昔日需要在他面前低眉顺眼的人,现在这么求着自己,心情自然舒畅。

“行行,我这就给林叔开门。”

吱扭一声,林府大门打开,林安福进了林府来。

“冬儿,多谢多谢。”林安福朝刘冬抱拳说道。

刘冬继续打趣:“要知道安福叔是这种事,那刘冬以后可要为安福叔留门儿,只是安福叔也要保重身子呀,这不比当年了。”

不比当年这四个字刘冬说的阴阳怪气。

林安福眼中爆发出杀人的目光,可嘴上却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身子重要。”

夜黑,刘冬自然看不到林安福的表情,他脸上还挂着笑,挥了挥手便让林安福回屋子了。

......

......

第二日上午,在钟逸勘探过的几个贫民窟中来了一伙官兵。

这伙官兵凶神恶煞,看着就不是干好事的人。

官兵头子是个魁梧的汉子,他一脚踹开了一户人家的门。

“收税!他妈的给老子来人!”

“来了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从内屋传来。

来到官兵面前的是为满头华发的老人,老人因为跑的快了些,咳嗽不止。

官兵头子不悦的看着老人:“二十两银子,拿不出来就去当苦力,为我们王知府盖宅子。”

老人一下子就傻了眼,身子不住的向后退,扶住身后的墙才堪堪稳住身子。

他声音苍老而悲凉,态度卑微又委屈:“官爷,您行行好儿行吗?这二十两银子,我就两年都赚不来呀,你这一下子是要了我的老命啊。”

“去你妈个老不死的。”官兵头子脸上尽是凶狠,一脚踹在了老人身上,老人堪堪稳住的身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一群官兵围住了这个老头,老头在这一群魁梧的大汉中,更显的懦弱。

官兵头子底下身对老人说道:“这是为我们王知府筹银子,谁都不能少,老子要是放过你,谁他妈会放过我,教不出银子就跟老子去干苦力,不过你这把老骨头,啧啧,三两天就入土了。”

老头没有了办法,只能干看着官兵头子,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出来了,这老人一辈子坚强,可老来老来却要受这种侮辱。

正当屋内陷入沉默之时。

一人闯进了屋内,这人是这里的村长。

村长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他脸上尽是伤疤,也不知道是如何留下的。

村长一下进了这群官兵中间,将老人护在身后。

“嘿,你他妈是谁?兄弟们给我打!”这突然闯入的人让官兵头子很不开心,他对自己这一群手下下了命令。

正当他们动手之际,村长急忙说道:“官爷,官爷,是我呀,小六。”

“等等!”官兵头子让众人住了手。

他凑近村长一看,嗨了一声,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原来是你小子呀,我还以为是谁呢。”

村长是与官府接触最为密切的人,而上次来这儿收税的人就是这群人,所以这官兵头子,村长自然认识。

可是,很难以想象,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着二十几岁阿谀奉承的样子,这声小六,道尽了心酸无奈与悲哀啊。

这时候,老人与村长都站了起来,只是村长屁股上却多了一个脚印,脚印可擦,可心中的印记呢?

官兵头子对村长说道:“小六啊,咱们交情是交情,可这规矩还是要讲的,这次是为王知府收的银子,如果收不上,我都是要受罚的,所以你呀,就体谅体谅我吧,谁都不容易呀。”

村长脸上挂上夸张的笑容:“自然自然,你放心,这笔银子,我肯定会给的,但官爷,能不能宽限两天呀,今日确实拿不出来这银子,给我们几日时间去筹一下能行吧?”

官兵头子沉吟片刻:“两日,就两日,不能再多了。”

村长一听这话,立马朝面前的官兵磕了个头:“谢官爷!”

这群官兵这么着就出了这间屋子,转眼间又踹开了另一家的门。

村长关上了门,屋子里只留下他于老人两人。

老人呆滞着面庞,脸上两行清泪的痕迹令人不能不注意。

“王老,您放心吧。”

老人嘴里喃喃自语:“二十两,这可是二十两啊......”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