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威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正当钟逸又准备为他倒酒的时候,楚傲天却抓住了钟逸正拿着酒坛的右手。

钟逸不解的看向了他。

楚傲天呵呵一笑,对着钟逸说道:“贤侄,我有件正经事给忘了,这本来就是我邀请你来的目的,但让咱们这个喝酒一耽搁,竟然暂时给忘了此事,不过刚才忽然一下子就想了起来,来钟贤侄,让我给你看样东西。”

钟逸没有表现出一点好奇的样子:“伯父,有什么东西咱们酒后再看,现在先喝酒,来,我继续给伯父满上。”

楚傲天轻咳一声,但依旧抓住钟逸的手腕:“贤侄,此件东西非同小可,我相信你见到他之后一定会很有兴趣的。”

钟逸知道自己喝酒的主要目的是达到了,如果自己任由这个节奏完全掌握在楚傲天的手中,自己断然会说出或者做出什么失态的事。

所以钟逸才想了这个喝酒的法子,刚开始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让楚傲天难受一下,但越到后来,钟逸想的越多,果然不出钟逸所料,他还是用喝酒这件事逼出了楚傲天邀请他来的主要缘由。

不过现在钟逸也对出楚傲天所说的那样东西生起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楚傲天专门请自己而来,然后让自己而看。

于是钟逸说道:“行,伯伯,那你拿出来吧,钟逸定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能让我感兴趣。”

楚傲天隐晦一笑,没有在说话。

“啪啪。”

楚傲天轻轻拍了两下手。

钟逸看着他的笑容,心中忽然出现一丝不好的预感。

门外这是出现一个仆人,看样子不是酒楼里面的,因为钟逸能感觉出来,这种人过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他的身上才散发出阵阵血腥气息与杀气。

那么,楚傲天这是准备对自己动手了?

钟逸心脏不断颤抖,鼻尖细密的汗珠已经出卖他真实的心情了,他强装的镇定也在不断崩溃之中。

正当钟逸想先发制人控制住楚傲天的时候,门外进来的那个仆人从身后取出一样东西,钟逸这时的注意力全在楚傲天身上,对取出的东西自然没有太过关注,他隐约间晃到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而且上面夹杂着红色。

这时候,楚傲天朝着钟逸说起了话来:“来,贤侄,看看我为你准备的大礼物,你喜欢吗?”

钟逸这才将注意力从楚傲天的身上移开,他对进来那仆人从身后掏出的东西定睛一看,可这一看,却是将自己吓傻了。

这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啊!

钟逸虽然已经见过了这种血腥的场面,但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头,是谁都接受不来的,他忽然感觉喉咙一阵异动。

他急忙冲出屋外,冲着墙角就干呕了起来,过了老大一会,钟逸还是没有吐出来,但他却更加难受了,这想吐却吐不出来的感觉,真的让人恶心极了。

可钟逸心中一想,还是回了屋子里,这样中途离开算什么事,这不是让楚傲天看扁了么,再者,钟逸还是想知道那颗人头到底是谁的?为什么楚傲天专门给他看这种东西。

钟逸在进入屋内的时候,又恢复了自己之前的表情,镇定自如,好像刚才被恶心出房间的不是他一样。

钟逸开门而进,又坐在了刚才的位置,距离那颗人头大概有一只胳膊的距离。

“钟贤侄,你刚才这是怎么了?”楚傲天笑呵呵的明知故问到。

钟逸也对着他笑了一声:“突然想到来时的时候在外面拉下个东西,这不,刚才赶紧去拿了过来。”

楚傲天没有对他的回答说什么,但朝着仆人带来的人头一努嘴:“贤侄,你看看伯父为你准备的礼物还合你的意吗?”

钟逸这才转头朝那颗近在咫尺的人头看去,人头的血迹早就干了,黑乎乎凌乱的毛发将他的脸颊掩盖的看不清楚。

钟逸看这个仆人没有将毛发拨开的意思,他只好耐住恶心自己动手了。

可正当他碰一个死人脑袋的头发的时候,他的手还是在不断颤抖的,但是当着楚傲天的面,又不能露怯。

他只好继续往开拨弄,可当他真正看到此人脸颊的时候,心中的恶心全被愤怒代替了,此人就是在凤临府外堵截他的黑衣人之首。

钟逸层听他手下兄弟叫过他叫牛大,但不知是不是真实姓名。

可当钟逸一腔愤怒过后,钟逸心中隐现上的是一阵感慨,这是杀害吴大方他们的仇人,他原本恨的只想饮他血食他肉,可现在他只剩下了这一个死人脑袋,让钟逸心中不禁唏嘘,看来无论什么仇恨,在他死后都是可以放下的。

“贤侄,这个大礼可还满意?”楚傲天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钟逸呵呵一笑:“满意,满意极了,知我者,还是楚伯伯也。”

楚傲天哈哈一笑:“贤侄啊,这可是我耗不少人力物力才杀了他的,当时我知道他胆敢截杀贤侄的时候,这把我给气的,当下就下了死命令,出尽府中全部的人才将他击杀。”

钟逸心中冷笑,谁不知道当时那场堵截就是你一手安排的,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真实可笑极了。

不过钟逸脸上,还是表现出非常感激的神色,当下就干了一碗酒:“伯父大恩钟逸无以为报,只能以酒明志,伯父之后的事,全是我钟逸的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楚傲天摆了摆手:“侄儿严重了,都是自家人,说这种话,就有些见外了。”

钟逸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对对,这是侄儿考虑不周,该打该打。”

楚傲天眼珠一转,表情狰狞,他对着钟逸说道:“不过……在这凤临府中呀,还是有很多人想和我楚傲天作对的,这群人呀,自大惯了,我楚傲天几斤几两,可不是他们能掂量起的,以后一个个都是这死人头。”

说完楚傲天便哈哈大笑起来:“玩笑玩笑,贤侄你可别当真,我哪是这种人啊,我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谁见着都能欺负一把的那种。”

钟逸被他刚才的表情吓了一跳,他对楚傲天方才说的话,丝毫不意外,确实,他就是那种人,心狠手辣无所不用极其的人。

这个时候,他也明白过来楚傲天今夜设宴的真正目的。

那就是对自己的震慑与敲打,敢于他作对的人,都逃不过死这种下场。

但钟逸岂是能够吓住的人?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