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拼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说这个了,来钟贤侄,吃菜。”楚傲天亲切的招呼着钟逸。

而钟逸呢,自然不会跟他客气,他本来这一天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到了现在早已经饥肠辘辘了,而这一桌子的菜香味把他心魄勾引了而去,管他之后如何,死也要做个饱死鬼,想到这儿,钟逸不顾仪态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楚傲天在钟逸对面都已经看傻了,他原本以为说话如此得体的人饭桌仪态也应该不错,但万万没想到是这种姿态。“钟贤侄,那个……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楚傲天看钟逸吃的都快噎住了,急忙提醒到,他心中想着,这要是自己没对他做什么事,他噎死在了自己饭桌之上,这让他找谁说理去。

钟逸将嘴中的食物下咽之后,毫不羞愧的看着楚傲天:“不瞒伯伯说,伯伯刚才的话,我又一次深感赞同,果然,这饭菜香不香呢,还是取决于跟谁在一起吃,今日跟伯伯一起,果然如此,这菜可是我这二十来年吃的最香的一顿。”

楚傲天一下子说不出话了,这马屁拍的不着痕迹,恰到好处,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呢?

这三人吃饭,重复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好的吃饭习惯,那就是食不言寝不语,在钟逸毫不在乎他们眼光之后,这一对父子也没有在装束起来,也纷纷加入了吃饭大军。

可说是吃饭,光吃可不行,必定还是要喝酒的,酒桌文化,什么时候都有的。

三人吃的恰到好处的时候,侍者有端来了两大坛子酒,钟逸虽然不清楚是什么酒,但从坛中散发出的淡淡酒香味就知道不是什么俗品。

果然,楚傲天笑了笑说道:“钟贤侄,这可是你伯父藏了近十年的女人红,今日就我就舍命陪你了,咱们不醉不归。”

钟逸点了点头,同样也笑道:“伯父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今天侄子肯定是不能竖着出去了。”

两人相视一笑,颇像特别熟悉的忘年交,但谁心里都清楚,今日过后,两人必定是不死不休的关系,而且,钟逸感觉他今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他邀请钟逸过来,一定是有其他事情的。但他不说,钟逸自然不问,谁先开口,谁就失了先机,酒桌上的博弈,一点也不比真正战斗差,甚至要危险更甚,一字一句都可能给自己结下仇恨。

钟逸没有等楚傲天行动,自己就先给他倒了一大碗酒:“伯伯,逸儿亲自给你斟酒,这一碗,咱们可要干了啊,感情深不深,酒中见真章。”

“那是自然,贤侄斟酒,我这当伯父的,肯定一滴都不能给你剩下,只是贤侄陪我这老人喝酒,可不能欺负我老眼昏花啊。”

钟逸哈哈一笑:“伯父说笑了,逸儿虽然不是什么豪爽的人,但也不至于在酒桌上做什么文章,再者说了,这与伯伯喝酒,可是逸儿的荣幸,怎么能不珍惜呢。”

钟逸为他倒满酒之后,直接略过楚平,给自己的碗中也倒了个满。楚平看到此景,眼中自然有不爽,但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今夜这桌饭,本来就没有他说话的地位,他的父亲只要在,他就不敢在他父亲面前多言几句,这就是楚平一直接受的家规,不过也是这个时代共同的规则,夫为妻纲,父为子纲,这些都是时代的共识。

钟逸自然注意到了楚平的眼神,钟逸心中一阵暗爽,昨日没有气着他,现在却让他有气发不出,钟逸很乐意多见几回这种场景。

而楚傲天呢,当然明白他儿子是何种德行,但是,这种场合,楚傲天是不可能为他出这口气的。

“伯父,我先干为敬!”钟逸颇为豪爽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直接仰头一口饮尽碗中的酒。这火辣的触感刺激着钟逸的喉咙与胃,但钟逸只能强忍住这种感觉,脸上是让人看不出他不适应的平常神色,虽然钟逸能喝酒,可这种猛烈的喝法,每个人都是接受不来的。

楚傲天赞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也将碗中的酒一饮,楚傲天喝完的时候,他刻意将碗倒扣一下,果然碗中没有洒出一滴酒。虽然楚傲天面不改色,但钟逸知道他现在的感觉不一定比自己好受,他年龄已经到这儿了,身体各项机能早就跟不上了,这与年轻人拼酒这件事,摆明了就是在消耗身体。

钟逸生起报复的心思,行啊,既然你敢这么喝酒,咱们就拼一下身体,虽然我现在不能对你做出什么事,但让你难受一下,恶心恶心你总是可以的。

钟逸打定心思之后,对自己腹中的火辣感觉就不是这么在意了,他没等楚傲天缓过劲儿来,就又为他斟满了酒,虽然楚傲天在刻意隐藏脸上的情绪,但钟逸还是能感觉到他现在的难受。

他这种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么老的人了,跟什么年前人置气。钟逸没有犹豫,又一碗火辣的酒下了肚子。

楚傲天也跟着喝了下去,可喝完之后,钟逸观察他老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了。

钟逸虽然胃也不好受,但看到他这个表情,心里却越发开心了。不出所料,钟逸再他喝完之后,又一碗酒给他倒了个满:“伯父,来,今日你我二人一定要尽兴!”

楚傲天强装着自己的难受,跟着钟逸附和两句:“尽兴尽兴……”可这尽兴的代价也太大了。

钟逸之后就跟疯了一样,一旦楚傲天喝完一碗,立马又续上了一碗,楚傲天身子愈发不支,可他还是太过在乎自己脸面,在这么一个小辈面前,他喝酒都喝不过,可是丢不起这人!

在第五碗之后,楚傲天脸上已经露出苍白的色彩,豆大的汗水直直往下冒。钟逸的难受已经全被喜悦代替了,妈的,你这糟老头子,我就不信今夜还治不了个你了。

正当钟逸又端着酒坛向楚傲天的方向前进时,楚平把他拦了下来。楚平笑呵呵的说道:“钟兄,我今夜可还没跟你喝过呢,要不我来陪你一碗?”

钟逸心中冷笑,老子不行,儿子替了?

可他还没有回话,楚傲天已经骂了起来:“给老子退下,老子还没说话,儿子就敢插嘴了?家中规矩是这样教的?妈的,今夜是我跟钟逸贤侄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楚傲天看来是已经喝醉了一些,他认为楚平驳了自己的面子,让自己难堪。

楚平脸上的神色难看极了,他似是愤怒,似是委屈,反正钟逸看到是格外开心。

不过这时候,钟逸却替楚平说起了话:“伯父,没事,你要是不能喝了,就让楚兄来替,我肯定没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让楚兄一晚上都没有碰上酒,这是我的错,来来,我为楚兄斟碗酒。”

钟逸不说这话还好,说出这话,楚傲天是真正动怒了,他对着楚平大骂道:“你他妈个没眼力见儿的玩意,还让我这贤侄以为我喝不下酒了,我告诉你,我楚傲天宝刀未老,别说这些酒,再来两坛都没有问题。”

钟逸听着连连点头……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