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奇怪的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兄这般年纪可有什么功名在身?”钟逸想了想说道。

楚平摇了摇头:“在下天资愚笨,不像钟兄连斗诗大会这么正式重大比赛的桂冠都能取得。”

钟逸淡淡一笑:“凑巧而已。”

钟逸一顿,紧接着又说道:“看来楚兄是全心全意投入到你楚家的生意上去了。”

楚平恩了一声:“父亲是这方面的想法。”

“那楚兄就没有自己想做的事?”钟逸问道。

楚平脸色平常:“我听父亲的便是。”

钟逸哈哈一笑:“那你恐怕要让你父亲失望了,这凤临府的香料,你们楚家也只是能分的一杯羹而已,要是想做大最强,那是不可能的。”

“你!”楚平你了一声,又生生压下了他心中的怒火,但看向钟逸的眼神已经不像一开始时的那样了。

楚平哼的一声:“钟兄走着瞧便是。”

他这一哼,可是把钟逸高兴坏了,看来最不容易动怒的人,心中都有他的逆鳞,楚平恐怕是被他父亲灌输了不少振兴他们楚家生意的话,所以钟逸这么说,他才突然风愤怒。

正当钟逸想继续调侃他一番的时候,楚平说开了话。

“钟逸,今日我来不是跟你聊着些有的没的,我来是为父亲下一个请帖,请现任林家家主明晚到清风楼一叙,消息我已经带到了,来不来就看你的了。”

钟逸楞了下神,显然他没想到楚平来的目的是这个。

不过钟逸还是朝着他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爽约的,阁下慢走,不送!”

钟逸下起了逐客令,楚平很明显没想到钟逸能答应的这么爽快,这让楚平对钟逸此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刚才的交谈,不单单是钟逸在掂量楚平,楚平也在掂量着钟逸,他原本以为钟逸是只争蝇头小利,不顾全大全的莽夫,可面对他那么利索的答应,楚平确实改变了钟逸在他眼中的印象。

其实吧,钟逸他妈现在可后悔了,他内心狂闪着自己嘴巴子,叫你逞一时口舌之块,叫你逞能,妈的,人家要是设个鸿门宴该怎么办啊?

楚平笑着说了句:“希望钟兄说道做到,在下告辞。”

说完楚平就转身离去了,留下原地的钟逸在不断懊悔之中。

可现在还能反悔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自己定的约定,跪着也要赴完。

这一日之中,钟逸哪都没去,就一人钻在书房之中静静坐着想着对策,可怎么想都没什么好的方法。

到了傍晚时分,钟逸厚着脸皮准备去找常瑞谦,毕竟自己认识的人之中,也只有他有能力能帮自己这一次了。

可未曾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钟逸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店小二看到钟逸下了楼,急忙给了钟逸一份书信:“客官,这是经常跟你在一起的那位爷写的,他让我等你来的时候亲手交给你。”

钟逸点了点头,这就拆开了信件。

他一边回着林府,一边看着信。

原来常瑞谦带着他的一群侍卫回了东都而去,似乎是他爹爹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急着见他,常瑞谦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了他这老爹,或许是从小挨打留下的后遗症,常瑞谦怕他老爹怕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说句不吉利的话,他老爹死后,把他老爹的灵位放到他眼前,他都能哆哆嗦嗦的。

当然,人还是有一件怕的东西好的,无法无天真的是自取灭亡。

哎,钟逸这次归来,心凉的是透透的,这可如何是好呢?

他想了想,还是来到了林重山的屋子里。

林重山此刻正在全神贯注看着一本古朴的书,钟逸叩门进来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

“逸儿你说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呢?这把我吓的。“林重山没好气的说道。

钟逸啊的一声:“伯伯,我是敲了好长时间,然后每人应答,所以我才直接进的。“

林重山将自己方才正在看的书往其他地方一摆,这才说道:“行了,赶紧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钟逸嘿嘿一笑:“伯伯看你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看你了?”

“你这小家伙,无事不能三宝殿,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你伯伯还有其他事呢。“

钟逸一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伯伯,我跟你说一件事啊,你看看有什么解决的放法。”

旋即,钟逸就讲今日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林重山,然后他静静看着林重山的反应,等待着他的方法。

林重山沉默片刻,他摊了摊手:“这事我也没有办法,人家都说了,邀请的是林家现在的家主,这不就是彻底堵死了我嘛,再说,你逞了这一时之勇,事后就不想办法了?这件事另请高明吧,你林伯伯,没有办法。”

钟逸哎的一叹,说了告退,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林重山的屋子。

可林重山确实没有方法吗?

未必,他再如何,也是历经风雨的老油条子了,这种事,以前也应该是经历过的,在怎么也不可能没有一点放法。

但他又为什么这么说呢?

还不是对钟逸的一片苦心,一时冲动就答应别人,这种做法是最不可取的,谁知道那件事会对你产生多打的危害,所以林重山就将此事,作为了一个教训留给钟逸,再者,他心中是清楚,钟逸此行,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楚家,可是他的老对手了,他自然明白楚傲天是什么样的人,他心狠手辣,同时也心比天高,下命令暗杀你,这很有可能,但当着他的面,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更何况是对钟逸这个小辈。

如果钟逸刚才能读懂林重山的心思的话,那他现在恐怕是不会发愁了,但现在不同,他还是带着愁绪慢慢进入深夜,慢慢进入梦想。

第二天的时候,钟逸一觉醒来已经能感受到透过窗子打在他身上的阳光了,昨日发愁的事,今日尽让完全断了念想。

该来的总会来的,既来之则安之吧。

钟逸就抱着这种心思,过了这一整天。

夜幕初降,钟逸收拾好衣物,他现在准备向凤临府最大的酒楼出发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