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利益的牺牲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场架两人终于因为力竭而停下了手。

两人气喘吁吁的坐在屋子最两边的角落之上,他们的脸上都有伤口,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对方的脚印,真的很难想像,之前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两人从未因为什么矛盾而大打出手,但今日,却成了这个样子。

或许是因为这群对待他们如同亲人一般的人都死了,或许是因为之前就积压下来的情绪。

反正这场架,算是很好的宣泄。

但他们真的回不去当初了。

林辰风想了想,没有理由再留在屋子之中,但他走时,最后一次去看了杜嫣的面容,他想把这个女人,这段感情深深铭记在自己的心中。

林重山没有阻止,或许兄弟二人还是有心灵感应这么一说的,他知道这是林辰风最后的道别了,他没有理由再不允许。

林辰风紧紧的盯着合眼安静的杜嫣,这与她平常的古灵精怪完全是两个极端,可林辰风头一次发现他是如此之美,美到另人心碎,他一点一点的将杜嫣的样貌看进自己的眼睛,看进自己的心中,他不敢眨眼,好像一眨眼,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忽然,他发现杜嫣的头上还扎个那只熟悉的簪子,那个差点让他丧命的簪子。

他晃了一眼林重山,发现他并没有看向此处,林辰风急忙将簪子取下,放在自己的怀中。

他缓缓起身,没有对林辰风留下半点言语,没有半点留恋之意,脚步飞快的转身离开了。

在他离开之后,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只剩下林重山与血泊之中的杜嫣了。

林重山坐在她的身旁,静静的看着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场景似乎定格住了。

“哎。”

整间屋子回荡着林重山悲凉的叹气之声。

“嫣......嫣儿。”

林重山期盼能够从她的最中得到一丝一毫的回应,但一如之前......

林重山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只是那深入肌肤的冰冷,让他又添一份悲伤。

“嫣儿,对不起,全是我的错。”

“是我将杀害咱们村中所有人都最会祸首带进村里面的,每个人的死都跟我脱不了干系,我就是整个村子的罪人。”

屋中静悄悄的,只有林重山因此刻情绪变化而心脏狂跳的声音。

“嫣儿......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吗?你或许已经忘了,但我一直记着那个十四五岁的丫头的。”

“你坐在我的床边,当我醒来的时候,你似乎比我还欣喜,大声叫着‘爹,他醒了,醒了’。”

“我那时候真的很诧异,我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阴曹地府,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呢?”林重山想到这里,脸上似乎还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

他似乎整个人都深陷回忆之中,连此刻的悲伤都暂时忘了个干净。

“再然后,就是辰风给我吃了一块糕点,那是我一个多月来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真的,当我听到辰风说这是你给我们的时候,我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

“当时我就在想,无论之后是什么样子,我都会把她当我用尽全部也要保护的人,可现在啊,我最想保护的人,竟然是让我亲手毁灭的,真的是讽刺。”

“对了,我到现在都像告诉你一个真相,我真的不是被动和你走在一起的,我是心甘情愿做你的相公,哪怕仅仅是作为你报复林辰风的工具,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当我们与林辰风相见的时候,你那种时候对我,是最好的,各种我意想不到的亲昵,虽然我也清楚,只是让林辰风更加生气罢了,到头来他一走,我们又变成之前一幅模样。”

林重山说道这儿,再接下说的时候,话语已经哽咽了,你更本想向不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哪怕当初几乎死亡的时候,都没有哭过,因为这感情上的委屈,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这么软弱,好像他的心一触就碎一样。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是喜欢你的,只是因为性格问题,没有像辰风一样,与你天天处在一起,只能远远看着你们的玩笑打闹。后来,我也看出些什么,这份感情,就抑制了下去,但当你跟辰风生气的时候,故意那我来气他,我真的感觉,感情之事,是割舍不掉的,是藏不了,是不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所以,在我本来能推脱的情况下,我还是顺水推舟的接受了杜伯安排给我的亲事,这根本不是什么对他的报恩,这就是我心中的真实想法,我喜欢你,我必须得到你,哪怕你的心不在我这里。”

“后来我还是知道我错了,感情是强求不来的,但事已至此,再也不可能改变什么,所以我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属于我的卑微的感情,直到直到有了雪瞳这个小生命,那时候,你露出了成亲之后的第一次笑脸,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你笑的时候,很好看。”

“接下来的日子,你虽然不说,但我能感觉得到,你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了,当时,我真的以为,我们能够变成那种普通又正常的夫妻,恩爱和睦。”

林重山对着杜嫣的尸体喃喃自语,他本来是时常沉默,不爱说话的人,刚才这一番话,似乎比他这一年之中对杜嫣说过的都多。

可这是,他笑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愤怒:“老天爷,你真是跟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我亲手救了命的人,把我这辈子最亲的人全都杀了,你怎么忍心看得下去啊。”

林重山冲着头顶破口大骂,好像每骂一句就能减少他心中的愤怒一样,其实不然,他无论做何种事,这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了,怎样都不会改变的。

林重山骂了一会便骂累了,他随意一躺,躺在了杜嫣尸首的身旁,也不管能否粘的上血迹,反正他大大方方的便躺下了。

休息好了,就又起来对着杜嫣喃喃自语,一会儿哭,一会笑,像极了一个疯子。

......

......

林辰风这个时候已经在村中边上找了一大片土地,这片土地大的足够将村中所有死的人埋进去。

但林辰风要是一人挖坑的话,不只挖到何年月,好在刘田跟他带来的官兵还算有良心,知道自己没有帮上什么忙,就都过来帮林辰风挖坑了。

让他们入土为安,是林辰风心中最先想到赎罪的事了。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的时候,坑已经挖好了,官兵们自然也有其他的事,所以跟林辰风告了个别。

“小兄弟,你放心吧,就山中这群畜生,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的。”刘田咬牙切齿的说道,满脸的真心诚意,看不出半点敷衍人的意思,不过也是,林辰风一个无权无钱的人,还不值得人家敷衍呢。

“刘大哥,我信你,有那么一日的时候,你一定要把我带上,我要亲自报了这个屠村之仇。”林辰风语气阴沉,让人听来身上一寒。

刘田理解他的心情,叹了口气,希望仇恨不会冲昏他的头脑吧。

“我们这就走了,你呢?要不要一起?明日再来埋葬他们也可以。”刘田对林辰风做出邀请。

林辰风轻轻摇了摇头,算是做出了决定。

刘田自然不会勉强,但他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刚刚死过这么多人的地方,谁有胆量在这儿睡一晚,这事儿光想想就阴森恐怖,让人害怕。

“那在下告辞。”刘田告别一声就欲上马。

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回到了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的林辰风身旁。

“林兄弟,其实今日这件事,我们官府也有责任......”刘田一脸愧疚之色。

“刘大哥不必说,这事怪不得你。”林辰风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他原本以为刘田所说之意,是官兵来的太晚的所以才没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但林辰风看到了,他们也是在全速赶路,不是没有出力。

刘田摇了摇头,深深叹了口气:“林兄弟,其实山贼们今日屠村这一举动,很大程度上是对官府的示威,因为前两日我们杀了他几个弟兄,所以他们才会有所举措。”

林辰风皱起了眉头,他想了想,并没有把此话当真,因为,谁会将这个幼稚的理由当做杀害这么多条人命的借口呢?

他以为是刘田还在安慰他,因为又说道:“刘大哥,你也别太过自责。”

刘田这种人精自然看出是林辰风并不信他,所以急忙又说道:“你别把我方才说的不当真,别以为这只是骇人听闻,这确实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就几年前,也是这个寨子,因为我们杀了他几个弟兄,他们不敢与我们官兵拼命,只好将气撒在手无寸铁的村名手中,那年,也屠了一个村子啊......“刘田说到这里,脸上满是悲伤与愧疚。

林辰风先是一愣,接着充满了怒气:“那为什么不将他们屠杀殆尽,还留着他们,现在又发生了这一起事。”

刘田苦笑,为什么不杀尽他们,这个问题问的好,他也想知道,为什么上面不下这命令,为什么不把他们全部杀掉。

但在官场中摸爬滚打几年的他,已经清楚了这个答案。

官场之中,哪有什么仁义可言,今天你救了我,明天我捅你一刀,这种事情比比皆是,他们办事,只看利益。

这种事,他没有对林辰风解释什么,上马告辞一声,便迅速离去了。

只留下林辰风一人停在原地,不断喃喃道:到底是为什么?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