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伤人伤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辰风,你放我进去!”杜嫣丝毫不顾她的形象,像泼妇一般在林辰风屋外大吼大叫。

幸好这个时候杜正与林重山因为有事已经出去了,而她的母亲对她躲避还来不及呢,定然不会管这等麻烦事。

屋内没有动静。

可真的这么平静吗?

其实不然,林辰风心中有过万般与杜嫣再次相见的画面,但偏偏没有现在这种,这么粗暴,这么狂野。

他已经完全慌了,内心早起波澜,他怕自己这一开门,就完全把持不住了,毕竟感情这种事,就是如此,他能坚持到这般铁石心肠已然不易,可再见杜嫣,他还能做他自己吗?

林辰风真的害怕,他害怕杜嫣一开口,自己就得认输。

所以他只能选择这种懦弱的逃避方法,其实,他本来也不是勇敢的人。

杜嫣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打算,这种泼妇的状态她已经有了半个时辰了,似乎一点都不觉疲惫,就连声音都没有降低。

而在这期间,林辰风有无数次想与她说话,想为她开门,但终究还是取消了这打算。

“林辰风,你今天要是不见我,我就一直呆在门外,叫累了就歇一会,歇好了,继续叫,我看你能这样绝情多久。”杜嫣这句话的声音平淡,但让林辰风听到,却深感恐惧。

说完这句话,门外就没有了声音,可能正如她所说,现在在歇息吧,下一轮的狂风骤雨,也不远了。

林辰风内心苦涩,沉吟片刻,终于说出了他与杜嫣对峙的第一句话。

“你......这又是何必呢?”

林辰风强装镇静,可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现在的真实感情。

杜嫣听到这句话,万般情绪涌上心头,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可说出来的,只是带着抽噎一句骂认的话,但她那低沉卑微的态度,又怎么能骂得了人呢?

“林辰风,你问我何必,你他妈又是何必?”

林辰风如同恍然顿悟,对啊,我这又是何必呢?伤人伤己,何必呢......

可事到如今,早已无法挽回。

“杜嫣,事已至此,改不了了,我们终归有缘无分,天意是此,人力不可抵抗。”林辰风依旧无情。

杜嫣哈哈大笑,可为什么越笑,眼眶越红呢?

“好一个天意,好一个有缘无分,林辰风,你是真的孩子气,我杜嫣不就让你吃了次醋,而且还是在你让我生气的前提之下,可你他妈却这么对我,你真的可笑......”

林辰风破罐子破摔:“恩,全是我的错,可你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不能伤了小芳的心,你......自行保重吧。”

“那我的心呢?即使它千场百孔也跟你没关系?”杜嫣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林辰风感受得到这番话的重量,他明白,他回答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他几欲说出口,可怎样都张不开这嘴,好似被山野野怪施了法,怎样都是无声。

他,还是选择要逃避了。

时间一滴一滴的过去了,两人伫立在门后,只隔着一个门板的距离,甚至都感受到了各自的温度。

林辰风晓得,现在的平静都是暂时的,她,一直在等待他的答案。

他想了很多,甚至都妄想,时光回转到前几日该有多好啊。

可很多事就是这样,转身之间,便是长海桑田,物是人非。

“还不给我回答吗?”杜嫣又一次追问。

林辰风苦笑,果然,还是逃不脱这个结果。

“......”

“是。”一字说出口,好像耗尽了林辰风身上所有的力气,他软瘫在地上,闭上眼睛似心死。

杜嫣轻轻抚摸着这扇阻隔二人的木门,一点一点,极尽温柔,就好像在抚摸林辰风一般。

这,是她最后的告别,希望林辰风可以反手到门上传来的温度,因为,这是她最后的礼物。

......

......

三日之后,全村贴满红色喜字,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无比的喜悦,这种氛围,就好似过年一般。

其中最为开心的当属李婶与杜正。

“杜老头,今日你可是双喜临门,不喝个天昏地暗可不让你走。”李大锤脸上有着隐隐醉意,可丝毫不影响他此刻对杜正放的狠话。

杜正哈哈大笑:“你个大锤头,平常不和你喝还真以为我怕你了,来来,今夜让你看看什么叫酒中仙。”

“酒坛不倒你不倒?”李大锤一脸玩味。

“哈哈哈,那你必须,干一个!”杜正身上的暗红色衣袍沾满了酒气,可这桌上的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嗝。”李大锤打了一个酒嗝,夹了一口大圆桌之上碟子中的小菜。

“杜老头,你可真是把我当外人啊,这事你连我都瞒,前几日我还以为只有林辰风与王家小女的婚事,可今日忽然冒出来你姑娘与林重山的喜事,可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李大锤眯着个眼睛,也不知到底醉了几分。

杜正脸上露出隐隐苦涩,不可片刻之后就消失殆尽,他心道,我还瞒你?我也是才知道不久,哎,杜嫣这姑娘呀,尽会胡闹。

杜正这样想,可怎么也不可能说出来,他朝着李大锤轻哼了一声:“还什么都让你知道了?你是天王老子呀?”

“嘿,你这人,算了算了,看在今天的好日子上,不和你这不知好歹的倔老头计较了,来,喝酒喝酒。”李大锤举起碗一饮而尽。

杜正又一碗酒下肚,神思有些迷糊,恍然间好像看到了今日上午的一幕......

“爹,我要成亲。”杜嫣一脸平静,好似这般骇人的言语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什么!”杜正被他女儿这番话吓了一大跳。

杜正心中生气了一丝气,杜嫣这几日可不止一次这样胡闹,在村中伶仃大醉十足丢了他的脸面,这哪是女儿家的作为呢?

杜正语气有些不善:“杜嫣,你最好收起这些疯言疯语。”

杜嫣置若罔闻:“今夜就要成亲,而且与林辰风一个时辰。”

哈哈哈哈,林辰风,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不会与我那时一般心情呢?

杜嫣心里这样想。

杜正火气一下子从心头起了,狠劲一拍桌子:“杜嫣!你眼里还有没有你这爹了!”

可这火气过后,杜正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是,你这般做法,你正是糟践自己?为了他,值得吗?

杜正打定心思要阻止他女儿如同儿戏的作法。

杜嫣叹了口气,脸上隐隐露出愧疚的表情:“爹,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这件事,必须听我的。”

一语毕,杜嫣掏出一把不知从哪拿的剪刀,动作娴熟像经过排练一般,利索的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杜正一下子慌了,可旋即而来的也是无尽的愤怒:“不孝女,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就是这么回报我这么多年的养育的吗?”

杜嫣没有回答,只是脖子上渗出点点血迹。

最后结果如何了?

杜正又端起一碗酒,朝李大锤举碗,仰头而尽。

嫣儿,希望爹爹没做错吧......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