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是走是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只是你们一个是不愿意相信,一个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而已,他们这么做就是被上层施压了,而官府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头角,这怎么办呢?很容易,只需要找两个身材差不多的替死鬼就好了,而容貌不一,总有说法的,要么就是追捕的过程中遭遇顽强抵抗,刀剑无眼,不小心刮花了他们的脸,要么就是给重大诱惑,让这两人串假供,再不济的就割了而二人舌头,看他们怎么反驳,实在没有办法的,那就抓回去两句尸体了,死无对证,这种事,官府轻车熟路的,就像上次,处决轻薄一位十五岁姑娘的贵公子,最后还不是让换了人,仅半个月的时光,那位公子就出来招摇了,人家有银子,买条命官府也有办法,你能如何?只是可怜那位小姑娘和她的一家了。”

杜正说完这番话,在场的众人一下子不说话了,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那三人是对官场黑暗的沉思,而杜嫣呢,则是因为还沉浸在逃犯身份的震惊之中,无法自拔。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

“那也不能放他们走,他们是杀害候二的凶手。”李大锤继续揪着这件事不放。

杜正没有一丝反应,面目依旧平静,似乎候二与他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一样。

“大锤,没有证据的事别乱说,你想想候二那种人,在外得罪的人也不少,怎么一定会是他们二人所杀呢?如果没有凭证就将他们送去官府的话,太草率,也对他们太不公平了,官府可不是那么好进的,穷苦人家进去,不死也会让你掉层皮的。”

李大锤本来是想说在候二被杀害前来过你家一次,但说出来的话,白白赚得别人取笑,的确,单是这个,能证明什么?

“哼,祈祷别让我抓着证据吧,否则迟早会把你们送进官府的。”李大锤放着无谓的狠话。

林重山倒是没什么表情,依旧平淡:“我心中无愧,随你怎么折腾。”

可林辰风就没这种心态了,微微颤抖的右手抓紧了衣袖,手中全是冷汗。

“重山,辰风,既然官府通缉的告示已经摘除了,我自然没有什么说辞了,是走是留就看你们自己了。”杜正这番话有留人久居之意。

林重山很惊讶,只有没头没脑的林辰风会因此狂喜,根本不想事后的原委。

其实,这就关乎杜正的一个秘密了。

候二经常来杜家要银子,有人说着是因为杜正的善良,这也对也不对,至少一开始是对的,可后来,这种要求就变质了,它更像是一种勒索了,这是因为候二发现了杜正的秘密。

杜正与妻子面和心不合,这村中人基本都能看的出来,甚至杜嫣他们的女儿都能感受到父母的刻意疏远,但父母之中,她选择了对自己最好的父亲亲近,这不单单是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这句口号喊出来的,这件事背后真正的真相是。

杜嫣并非她的母亲所生,而是杜正在外找的妻子所生养的,这是杜正每次出去贩卖东西都要不短时日的真正理由,杜嫣每日看到的“母亲”根本跟她没有半分血缘关系,因为这个女人没有生育能力,跟杜正在一起这么久了,一儿半女都未诞下,但这仅是杜正在外找女人的部分原因,千大万大,无后为大,就因为这个不生养,杜正是可以休了她再娶一妻的,但是面外的女人,杜正的老娘是死活都不同意。

因为,她是个妓女,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

杜正年少之时,就为她那位沦落红尘的知音赎了卖身契,本来已经私定终身,就因为她的身份,杜正老娘以死相逼,最后才娶了现在的妻子。

按理来说杜正老娘已经死了多时,这个时候再接她回家也是可行的,但杜正一是怕这件事杜嫣一下子接受不来,从而对他有什么误解,而就是他朝夕相处生活了十几年的女人,这一纸休书下去,真的会要她半条命,杜正也许是可怜,也许是这多年相处有了些感情,这才没有将外面的女人接近家来。

而这件事,就是候二用来要挟杜正的秘密,候二偶然听得,从此开始要挟勒索杜正,要银子,要打把的银子,不给就全村给你传出去,让你这半辈子的老好人形象毁于一旦,也将你家庭彻底摧毁。

开始的时候,杜正还接受的来,因为仅仅是银子,他多少还是能给的起的,但后来候二一个无理的要求,彻底激怒的杜正,也让杜正起了隐隐的杀心。

因为到了候二这般年龄,早就娶妻生子了,可候二不行,一没家底,二没正当营生,谁家姑娘能看得上这个整天游手好闲的流氓无赖。

所以,候二向杜正提出,他要让杜嫣嫁给他,否则就将他的丑事全都说出去。

这就是上次来时,候二说是杜嫣相公的缘由,他上次来,也是再次威胁杜正的。

杜正借口出去贩货,实则隐藏在附近,待取得好时机后将候二一举杀之,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这次若是答应,真的会毁了他的心头肉杜嫣这一辈子。

他不可能让心爱的嫣儿与这种畜生流氓在一起!

因此,候二非杀不可!

杜正选取的时机跟林重山是一模一样的,在林重山进入候二的屋子之后,杜正就隐藏在角落静静观察。

直到林重山杀人处理好现场离去,他才从暗中出来,将林重山没有清理好的痕迹隐藏而去。

就在林重山处理尸体的时候,他也在现场,也是在彻底确定没有一丝一毫纰漏之后,他才离去。

随后他便去了城中,因为只有让城中的人见着,事情败露之后,他才有不在场证明,也因此,他见到了告示被撤之事。

这才匆匆忙忙赶回来,将这件事告知林氏二兄弟,告知算是在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吧。

毕竟一个杀人犯在家中,谁不会发怵,谁不会担忧,但若是恩人的话,就又是一番态度了。

这样,也算还一个恩情吧。

再者说,林重山在他心中,还是有不错的印象的,杜嫣是迟早要嫁出去的,可其他人又怎么能够放心呢,这在自己眼皮底下的人,终归是错不了的,是时候该杜嫣考虑一下她的终身大事了。

这也是杜正心中的小九九。

“这件事莫要着急,你们好好想想,到底是走是留,我都欢迎。”杜正又一次指出这件事。

林重山与林辰风郑重的点了点头,心中对这个老伯也是充满感激。

但他们万万想不到,其中的一些奥妙所在。

李大锤一看这态度,气呼呼的出去了,他对林氏二兄弟的好感也是跌入谷底,毕竟一个杀人犯,谁都会用有色眼镜看人的。

杜正看着自己老友的离去,也没去阻止,静静进了屋内,心中感慨,这个疙瘩可算解了。

林辰风来到杜嫣的身边,发现她并没有像自己这般欣喜若狂。

“嫣儿,你听我解释。”

杜嫣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林辰风装作一脸深沉,叹了口气,颇有哲学意味的说了一句话:“错的不是我,而是整个世界。”

杜嫣瞥了他一眼,淡淡说了句:“好好说话。”

林辰风一下子就乐了“嫣儿,我肯定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部告诉你。”

可心中旋即而来的就是一阵悲凉,这种事,能平静的讲出来吗?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