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离开受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时辰左右,林重山已经把埋葬候二尸首的大坑挖好了。

候二尸体安静躺在林重山身后,静静看着林重山为他建造的新家,当然,他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这个新家是好是坏都只能被动接受。

林重山看着血迹已经凝固的候二尸首。

“人啊,都是自己的动物,你要不想拿我和辰风来换赏金,你也成不了这个样子,不过我也自私,我只想辰风能活下来,就算双手沾满鲜血,也是乐意的,你要是有复仇的心思,直接冲我来好了,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怕你,活人才最可怕,人心才最可怕。”

林重山说这些话不只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为自己开脱,总之,他说完之后,恐惧便少了几分。

将候二尸体埋进之后,便填了土,将土踩平之后,便开始回去杜家。

大门还未锁,这是他与林辰风商量好的,要为自己留门,当他进屋院子的时候,自己的屋子好闪着隐隐灯光。

林重山猜想辰风是睡不着了。

他轻轻进屋子里,发现真是如此,林辰风坐在木桌前,背影冲着门,不知道干着些什么。

“辰风,还没有睡。”林重山明知故问。

林辰风转过头的时候,把林重山呆住了,他的弟弟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是有哭过的痕迹。

“哥,我刚才做噩梦了。”林辰风声音还没有恢复正常,处在轻微颤抖之中。

林重山露出慈爱的笑:“多大了,还害怕噩梦呢,羞不羞。”

林辰风摇了摇头;“不,这次不一样,太真实了,就像真正发生的事一样。”

“那你做什么梦了?”林重山有些好奇。

“我梦到候二了,他满脸是血,朝着我张牙舞爪进冲了过来,嘴里还吼着,你还我命来,坏我命来。”林辰风双臂环抱着自己的肩膀,脸上是无尽的恐惧。

林重山心头一震,出声安慰道:“没事的辰风,你这就是劳累与担忧导致的,放心吧,这件事哥哥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事的。”

林辰风声音很轻:“但愿吧。”

兄弟二人一夜无话,不过似乎也是一夜无梦,发生这种事,谁的心中都会有顾虑,都会有疙瘩。

第二日清晨。

杜嫣在二兄弟屋前敲着门:“该吃饭了,都什么时辰了。”

片刻,林辰风揉着两只熊猫眼睛出来了:“知道了,待会就去。”

说完便又走进屋内。

杜嫣皱起了眉头,她总觉得林辰风变了些许,可这变化也不知从何而来。

等了一会儿,杜嫣见没人出来,一个人走了。

“非要这么对人家呀?”林重山问道正在从窗户上偷看外面情景的林辰风。

“恩,咱们就要离开了,丢这种念想干什么。”林辰风脸上有着苦涩。

“现在承认对这小姑娘有感情了?”林重山打趣道。

林辰风苦笑一声:“有又如何,咱们是何种身份,留在这里都对她不利,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是啊,咱们就是两只生活在阴暗里的老鼠,只能在不见天日的地方躲躲藏藏,怎么敢高攀正常人的生活呢。”林重山心中也是悲凉。

就这样,两兄弟谁都没有出去,一上午憋在了屋内。

事情发生在两天后,林氏二兄弟准备这日离开,可正要处发时,来了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是二人的老熟人,也算林辰风的半个恩人。

他就是李大锤。

李大锤没有敲门,直接破门而入。

他进入屋内,看到了已经背起行囊的二人。

李大锤脸色愤怒,指着林重山说:“候二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林重山心中咯噔一声,不应该呀,自己已经将什么都处理好了,就算发现也是很长时间之后了,李大锤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在诈他?

“你在说什么?我不清楚。”林重山没有直接反问候二是谁,因为候二来杜家这天,杜嫣是在的,她能表情自己是认识候二的。

“装的真好!”、

李大锤确实没有真凭实据,他只是偶然间来到了候二的家中,发现空无一人,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血味,这种味道他是清楚的,因为他也打过猎,留些之后就会散发出这种味道,只是稍微腥一些,今日问道的血味就要淡一些,这分明就是人类的血液!

于是他搜遍整个屋子,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院子正中残留下被清洗之后的血迹,而屋中的床上,则有点点已经干涸的血迹,这个发现让他心中震惊,候二属于游手好闲的流氓无赖,他基本每日都在村中闲逛,可这两日却是一下未见,再结合他家中发生的情况,难道他已经遇害了?

李大锤接下来就随意在村中走访问了一问,可这一问还真让他问出了一些长短,候二在两天之前是去过一次杜家的。

听到杜家这两个字,李大锤心中有种莫名的直觉,失踪或者遇害的候二肯定与杜家藏的那两个逃犯有关系!

因此这才出现一开始兴师问罪的场景。

“你这是想走?”李大锤看着收拾好行囊的二人问道。

“我们走不走又干你何事?”林重山依旧不善的态度。

李大锤一声大叫:“杀了人就像逃,哪有这种事!我现在就把你们送去官府,二罪并罚,我看你们谁能跑的掉!”

林重山脸上也有着怒气;“没杀人就是没杀人,别什么屎棚子都往我们头上扣,再说我们想走就走了,你可拦不着!”

林重山说着便摆出要走的架势。

“我看谁敢!”

李大锤身子横在门口的位置,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林重山看见李大锤脸上严肃的表情,似乎真的要跟他俩杠到底了,但不让走不怕,最主要的是怕告知官府,这样自己兄弟二人就真的死定了。

想到这里,林重山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正准备偷偷从怀中取出自己杀了候二的剪刀。

可就是这时,大门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让他们走吧,大锤。”

这声音是杜正的,他刚贩卖完东西从城中回来,没进屋子,就听到了二人的争吵。

于是,才出声劝阻。

“不能放,他们是官府的逃犯,也是杀害候二的凶手!”李大锤言辞激动。

“逃......逃犯......”杜嫣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的嘴巴。

她早就被这声音惊动,于是出来院子中观看起了不知为何争吵的二人。

杜嫣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林辰风的眼睛,可林辰风没有与她对视,只是低下了头去。

这,还不明显吗?

杜嫣与他们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这是第一次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林重山呸的一声:“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杀候二了,别瞎往我头上泼脏水。”

李大锤气极,这件事还确实是他的猜测,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可他的直觉就是告诉他,凶手是林重山。

“杀没杀人交给官府定夺,而我现在就把你们送去官府!”

李大锤开始是不想为难二人的,一是不想让杜正为难,二就是不想惹火上身,因此才决定留二人在次,修养好再走。

可现在不一样了,无论他怎样厌恶候二,候二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他们杀了自家村子的人,就是杀人凶手,杀人凶手就该被处置。

“大锤,没用了,官府不会受理的。”杜正看着李大锤出声说道。

李大锤一愣,表情尽是疑惑:“为什么不会受理?他们可是逃犯。”

“他们不是,逃犯自己落网,告示都摘了。”杜正解释道。

听到这里,林家二兄弟与李大锤都惊了。

李大锤口气中全是难以置信:“不,不,不可能,我亲眼见过逃犯的画像,就是他妈二人绝对没错,一个叫林重山,一个叫林辰风。”

杜正平淡说道:“可告示就是摘了,官府说明已经抓到在逃的林重山林辰风二人了。”

林重山与林辰风心中也尽是不可思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