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尖嘴猴腮脸男子身形一顿,没有转身,声音有些许颤抖:“何事?”

林重山边说边向他靠近:“只是看兄台有些面熟,想请教一下兄台名姓。”

尖嘴猴腮连男子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的林重山,连连后退:“在下候二,想必是你认错了人了,我们应该第一次相见吧。”

林重山呵呵一笑:“那也算交个朋友,候二小兄弟不如别走了,留下吃些酒菜,好生款待一番。”

候二鼻尖不断渗出冷汗:“兄台太客气了,按理来说盛情难却,可我还想起家中有些琐碎之事,改日我定做东,亲自邀请大哥。”

林重山淡淡说了句:“小兄弟办你的事就好,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不过有机会一定要吃这一顿饭。”

候二连说几句必须,慌张推门而出。

杜嫣对两人身份与之前的故事一概不知,自然听的莫名其妙。

而林辰风是明白的,这几句之间,他身上也冒出了冷汗。

林重山看了他一眼,凑到他耳边轻轻说道:“你就在此处,多提几分神,情况不对先行躲避,我去跟紧他,看他到底要去做什么。”

林辰风点了点头:“哥,切记自己安全。”

林重山转身也离开了。

“喂,你哥跟你说了点什么啊?神神秘秘的。”杜嫣撅着个小嘴问道。

林辰风打起了马虎眼:“他说去给咱们打个兔子,改善一下伙食。”

如此拙劣的谎言杜嫣自然不信,一个人跑进来寝房也不知是不是在生气。

林辰风趁此时间收拾了起来,将随身物件干粮之类的东西都放进了包裹之中,完毕之后看着杜嫣所在的屋子怔怔出神。

......

......

候二跑出杜家之后匆忙回到了自己家中,不过心绪紧张,连大门都没有关闭。

候二进了屋子,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过受到惊吓之余,更多的是激动,他知道自己发大财的机会要来了。

杜家院子中的那二人自己绝对看不走眼,是告示之上的二人无疑了,那晚官兵进村的时候,他第一个迎了出去,当官兵让所有人看告示的时候。

他顿时愣在了原地,两个人一千两银子!

他奶奶的,这价钱,他半辈子都挣不出来,有了这些银子,他立马去城中丽春院将小翠赎回来,然后两个人远走高飞,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他可不管村中的人是否有包庇之罪过,也不管到底会不会因他而丧命,自己活的自在便好。

反正这里也不算自己的家,因为此处他没有一位亲人。

双亲早逝,候二是吃吃百家米长大,自然受过冷眼,不过大有好人,否则他也不会长这么大,但好心换来的却是无休止的索取。

杜正是个大好人,所以在村中,他接济候二的是最多了,可候二非但不知感激,还经常问杜正要银子,要不到便赖在杜家不走,一连能有十来天,杜正放不下脸皮赶他出去,因此大多时候就妥协于他,但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

这不,今日,候二又是要银子去了。

候二收拾好行囊,准备向城中衙门出发,临走时,心中生起对杜正的一丝愧疚,但转瞬即逝。

该,你这糟老头子,谁让你收留逃犯了,活该!

今日之后,我便能与小翠双宿双飞了,管你这一个村子的人会怎么样呢。

想完之后,候二挂着满脸的笑容就欲向衙门而去。

可还没出去大门,在院子中便让人拦住。

“候兄弟,你这是要去哪呀?”林重山站在院子之中,挡住了候二的去路。

候二大骇,看着自己没有关闭的大门,想明白了他是如何进来的了。

“没......没有,我就随便转一转。”候二不知怎么,结巴了起来。

林重山面目淡漠:“候兄想必是要出远门吧,行囊都准备好了。”

“那个......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昨日有个远方亲戚写来信件,让我投奔于他。”候二眼珠一转,找了个说辞。

“哦?父母在不远游,候兄这么做可属实会让家中双亲担心。”林重山目光扫进了他所住的屋子之中。

候二自嘲一笑:“他们都死十来年了,别说双亲了,我在村中连亲戚都没有。”

林重山心中一颤,似乎做出了什么抉择。

“那候兄要是死了,是不是没人会发现呐?”林重山一脸认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

“哈哈哈,林兄尽说笑话......”候二说是在笑,其实跟哭也无异了,他浑身哆嗦,汗如雨下。

“我记得,我没有告予你我的名姓吧?”林重山眼神一冷。

候二一愣,眼中惊悚万分。

起身便向撞开林重山,从大门处逃跑而走。

可林重山身材魁梧,那是他这种小身板撞的动的。

林重山一只胳膊顺势勾住了他的肩膀,左腿朝他膝盖后侧一顶,候二直接摔到在地。

林重山欺身压了上去。

候二刚欲张开呼叫的嘴被林重山一掌按住,林重山目光狠厉,右手取出一把冒着寒光的剪刀。

林重山眼神忽然起来,看着候二闪着泪光的眼睛死活下不去手。

可就在这时,候二忽然挣脱了按他嘴的手掌。

“救......”

惨烈的声音戛然而止。

尖锐的剪刀刺透了他的喉咙。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林重山脸上身上全是他的血迹,配上他凶恶的样貌活脱脱一个地狱归来的杀神。

他软瘫在了地上,看着满眼绝望已经没有呼吸的候二。

魔怔般的喃喃道:“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我只想活下去,只想活下去啊。”

忽而,林重山的眼神变的决绝至极。

“你不死,死的就是我了,如果只有死亡能让我生存下去,你们都去死......”

很难想象,连杀只鸡都不敢去跟前的人,是怎么下的去这种手的。

或许,生死之间,只有野兽吧。

林重山将候二的尸体放回了屋子之中,拿了一床被子压了上去。

他清理了自己身上的血迹,以及候二家中沾染的血迹,将带血的剪刀一同丢在了这里。

等待林重山的情绪回归正常之后,在门开观望片刻,他拖着颤抖的身体,一步步走向了杜家的方向。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