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恩怨由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便借大人吉言了。”

“若真有那么一天,钟公子可要......关照关照我。”程经业不着痕迹的往钟逸袖口中塞进一些东西。

钟逸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笑道:“大人客气了。”

“程某告辞了,钟公子,咱们不久后,定能有再见的机会。”程经业先行一步,留给李格、钟逸一个背影离开了。

在他走后,钟逸这才取出袖口中的东西,借着光,钟逸看到是一张张银票。

总共加起来有几千两的样子,这个程经业还真够下本的,对于刚刚认识的人竟出手如此阔绰,而且此人目前的职位仅仅是上不了台面的锦衣卫千户。

不知该说他慧眼识珠、远见卓识呢,还是该说他目光短浅、无法明鉴。

钟逸的举动毫不避讳李格,李格自然看到了这些银票。

“哼哼,我说这小子半路拦着你东扯西扯干什么,原来缘由在这儿呢!”李格不屑之意更浓,他忽然想到一件事,立马开口提醒道:“钟小子,你可不能中了他的圈套,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些银票还是退还回去较好,若是放在手里,那他日后有求于你你可就不不得不从了,要知道,在朝廷中最怕的就是让人抓住把柄与承人人情,这两种都会让你身不由己。”

钟逸毫不在乎道:“小子明白,李老放心好了。虽然我只是位小小锦衣卫,但银子还是不缺的,只要够日常所需,要再多都没用,只会徒增烦恼罢了,银票我会寻一机会送还程经业的。”

这是钟逸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他之所以在方才程经业塞银票的时候不作任何反应,没有任何言语,是考虑到双方的情面。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好歹是给自己送礼的,仅有他们二人还好说,可身边还有外人,此人甚至与程经业有深厚恩怨。这个时候钟逸戳破,摆明了就是不给程经业的面子,到时候两人都尴尬,若是程经业肚量小些,保不齐会记恨上自己。

本来好好的一个朋友,只因为这个便成为了敌人,钟逸在朝廷中还怎么混,他考虑的这些原因,才没有立马返还,但为了李格的忧虑,钟逸还是决定挑选合适的时机退还回去。

“依李老之见,程侍郎之举,是作何用意呢?无论从我们之间的身份对比,还是日后我的前景来看,都不至于送这等厚礼吧?”这是令钟逸奇怪的事,因为段时间内,他是很难接触程经业这一档次的人,也许在以后的可能性也很小,程经业似乎热情过头了。

“他?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人罢了,能为什么?看上你的潜力了呗,今夜过后,你必将名扬四海,在士子文林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有可能超越昔日的穆锐藻,一呼百应,到那时候。钟小子,你可千万别小看这份力量,文人掌握着朝中的舆论风向,若他们有想对付的人,笔杆子配几句话,兵不血刃便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想想,这些人若能为你所用,你会是何等风光,在朝中达到怎样的地位!”李格光是想想,便已经感慨万千,写诗作对能有如此成就,也不枉此生了。

钟逸淡然笑之:“李老言重了,钟逸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到底有几分能耐,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李格点点头:“没错,文人之所以为文人,是因为文人风骨,风骨包含许多,正统、崇礼等等一些传下来的规矩。你既不能通过科举,也称不上名正二字,哪怕诗词歌赋再出众,得到的也仅仅是他们的对作品的尊重,武夫身份一日不改,一日得不到正眼相视。所以说来,这一切的源头还是要通过科举,成为真正的文官。”

“李老,您就别和钟逸提这个了,一说这个我便头大,现如今的状态便挺好,要是让我终日泡在书海中,那不是让我生不如死嘛!”不知为何,钟逸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高考前的景象,在白日冲刺后,那暗无天日的学习,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呢。

“哈哈哈,好好。”

李格干巴巴的手轻轻抚过自己的白须,开口道:“程经业另一所图就是陛下对你的宠爱了,他打赌你会成为陛下身边的红人。当然,若是成不了也没关系,区区几千两,在他面前不值一提,他这招叫广撒网、多敛鱼,他这一招,朝中官员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凡稍微有点苗头的官员,都会送上一些银子,就算日后帮不到他,也不至于交恶,这正是程经业的上升之道。”

“原来如此。”说到这儿,钟逸算是彻底明白了。

“不过这次程经业的眼光还算不错,哪怕在我看来,钟小子你也是前途不可限量!”李格的夸赞与程经业完全不同,是由心而论,有感而发的。

若是随意换一个人,早就在无穷无尽的称赞下头晕目眩了,可偏偏钟逸还真不是那种性子,他清楚自己的倚仗并非自身真正本事,而是头脑中储藏的诗词,但总有一天,诗会有背完的时候,到那时,钟逸就会原形毕露,所以钟逸绝不能卖弄,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不做诗。

“李老,听你的口气,对那位礼部侍郎意见不小呀。”钟逸对于二人的恩怨倒有些好奇。

李格也不遮掩,他颇为不屑道:“他能做到如今的礼部侍郎,全都是由歪门邪道得来,虽然本人有一些小聪明,可尽做些投机倒把的事。不光是我,刘康那几位也是看他不起。”

“当然了,这并非主要原因,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我深以不耻,却也不到憎恨的地步,我与他的矛盾,是由太子而来。”

太子?就是宁嘉赐那不靠谱的家伙?

钟逸没有插嘴,安静聆听着李格的故事。

“我身为太傅,自认问心无愧,劝太子保持仁爱与赤子之心,劝其家国大于自身,劝其学习孔孟,劝其切勿玩物丧志,劝其近君子远小人。”李格说到宁嘉赐,深深叹了口气,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

“可太子日日与那几个阉人厮混在一起,不务正业、不学无术,我一时气急,拿出戒尺狠狠抽了几尺,一时没把握力道,无论是手心还是双臂皆红肿无比......”

盯着李格的钟逸从他的双目之中看到了不忍与愧疚。的确,身为老师,没有一个是不希望自己学生向善向好,他这也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罢了。

“可程经业那厮!竟将此进谏于陛下!谏词中竟痛骂我是位佞臣,误国误君,太子殿下认我为师是自毁前程!真是气煞我也!从此以后,我与这厮便势不两立!只要见他,定狠骂几句!”仍是现在回想,李格都一幅气鼓鼓的样子。

不过也不怪他,李格把整整一生都献给了大宁,可谓尽心尽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临了临了竟有人这般污蔑于他,怪不得他如此愤怒。

可在钟逸看来,程经业不该如此莽撞,至少从今夜的交谈中,钟逸能感受到此人的谨慎与圆滑,可对待李格为何有这么大的戾气呢?其中是不是还有隐情?

“后来呢?陛下如何处置?”这个问题可以问,但绝不是现在,钟逸要找到更好的时机。

“陛下宽宏大量,自然不会把他这般蛊惑人心的胡言乱语放于心底,更何况我本无错,甚至陛下为宽我心,还再次惩罚了太子殿下。”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