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一对定胜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公子,我上半部分诗词已完成,请公子接诗。”穆锐藻心里暗暗激动,言语间也有些兴奋,钟逸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文坛的未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钟逸口中如此惊艳的诗词了,他每一句诗词,好像浑然天成一般,去一个字,改一个字,完全不可,哪怕自己冥思苦想认真斟酌过后,也没有下笔的地方。

所以他十分期待钟逸要接的诗,经两人合作,会不会有吟诵另一首千古绝唱呢?

“穆先生文采斐然,所作之诗琅琅上口、沁人心脾,钟逸自愧不如,满腹经文无一句可用,这一局,钟逸输了。”钟逸的投降十分干脆,甚至没有做过丝毫努力。

穆锐藻大为不解,依钟逸的才气,就算不尽如人意,也不会一句都插不上嘴,可为什么他连尝试都不敢呢?

不仅是他,殿上众人都很疑惑,按理来说,钟逸不该如此啊。

难道......

是故意推让不成?

害怕穆锐藻输得太难看吗?

这个想法如病毒一样,在人们心头蔓延,很难想象,为什么这么些人会同时达成共识。很奇怪的一件事,他们打心底里笃定钟逸在作诗上胜过穆锐藻,要知道,换做之前,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在他们的心中,之前的穆锐藻如同神明一般,天下文人,皆认其首,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穆锐藻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可想而知他的能力。

但在今夜,钟逸却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诗,还能这么做!意,还能这般爽快!情,还能如此抒发!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何等情怀,何等胸襟,仅吟诵已令人振奋,让人期待,若实实在在经历,那是怎样的奇人啊!

因为两首诗词的震撼,使他们将钟逸放在了与穆锐藻同样的高度,甚至还要高上几分,正是如此原因,他们猜测钟逸只是谦让罢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若是由钟逸出题,那的确无人接上,就算是穆锐藻,也只能望其项背,可要让钟逸接诗的话,实非钟逸擅长领域,比起作诗,他对背诗更有研究。

但他的束手无策却让曲解其意,而且就连穆锐藻自己都产生了质疑,难不成......钟逸真的是为了顾及自己颜面?

“诸位爱卿莫要再议论纷纷,既然钟逸认输,那便进行最后一局吧。”康宁皇帝对钟逸的了解要比这些人多上不少,他从来没有将谦卑的特征往钟逸身上安插过,既然他不接诗,只有一个原因,那便是的确不会。

多么浅显,却令多少人难以置信。

穆锐藻老脸莫名其妙红了起来,而他神情更加让殿上的观众们确信自己的猜想。

可转瞬间,他已经恢复正常,他思想转变极其之快。第三局的比拼是他最为擅长的作对,以常理来说,他毫无落败的机会,三局赢二,最终结果便是他胜了。

或许赢的并不光彩,又或许会传出许多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可这些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从来也没有活在外人的议论当中。

也罢,干脆利落的拿下胜利吧!

“钟公子,第二局你输了,那么第三局应当由你先出一对。”规矩依旧是北庆的规矩,穆锐藻并没有因对规矩的了如指掌而为自己行其便利。

“钟逸为晚辈,理所应当先生出题,小子不敢先讲。”

钟逸的谦逊再次刺痛了穆锐藻的心,难道天底下真有品格如此高尚之人?

他一让再让,而自己却为了胜利采取完全不符自己身份的手段,可悲自己的胜负欲,也可叹钟逸的秉性。

“钟公子,既然是比试,就勿要拿辈分说话了,唯一要遵守的应是规矩。”众所周知,先行出题便占尽先机,穆锐藻实不忍心再占便宜。

钟逸带有尴尬一笑:“其实并非钟逸不想,只是作对并非钟逸所长,若是对其下联还可,真要出上联,钟逸脑子里空空如也呀。”

穆锐藻听了钟逸的苦衷,这才浅浅一笑:“既然如此,我便出三个上联,钟公子对出两个,视为我输,反之,则算我赢,这个规矩钟公子可还满意?”

钟逸缓缓摇头,双目之中多了一丝决绝:“穆先生,依我看,倒不如这样,你我以一对定胜负,先生之对,我若对不出,则算我输,或不如先生之意,也算我输,先生您觉得如何?”

此话一出,不论是大宁官员,还是别国使臣,面色都极为疑惑惊讶,若依钟逸,那胜的可能性就真的太小了,输赢皆靠穆锐藻一句话,这对他实在不利。

不过转念一想,众人也就明白了,钟逸这是自暴自弃。穆锐藻在对子上的造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对子与译文注解,是他最为擅长的几个领域。

再打量钟逸神色表情,十分坦荡、淡然,看来他的的确确没有说谎,在作对这一方面,是真的没有过多了解。

以自己短处对其长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啊,钟逸虽输,也是无憾了。

“万万不可!一对定胜负我没有意见,可是否算作对得上来,这并不能仅由我一人说了算,大殿之上所有人都可评价,若是超过半数满意,那便是钟公子胜,若反对之声过多,那就算作我险胜吧。”诗词歌赋的好坏不能由一人而论,虽然他是这方面的权威,但在他成为局中人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标准,无论在心底怎样劝阻自己,总会产生一些偏袒,这是无可否非的事。

钟逸还想说什么,康宁皇帝已替他道:“就按穆先生的话来。“

大殿之上,人数众多,产生分歧不可避免,但只要是康宁皇帝发话,那一切的一切都按他的话来,这是一个潜规则。

其实康宁皇帝急于应下,也有自己的打算,毕竟这里是大宁的宫殿,就算邀请的别国使臣再多,与大宁官员相比,顶天也是五五之分。

要是按穆锐藻的规矩,那么钟逸仍有几分胜算,只要他对出的下联不太过离谱,那么仍有大宁官员支持于他,毕竟钟逸代表的是大宁,哪怕往日有多少个人恩怨,在国之大事面前,都要放下,皆要一心。

“好,就依先生。”既然康宁皇帝都发话了,钟逸哪有不从之理,更何况,他也看得出来,自己这陛下还是很希望大宁能够得到最终胜利的......

“看来这次是没有希望了。”屈扬悄声对身旁的程经业道。

程经业反问:“为何这么说?”

“你听钟逸那小子的口气,又有几分真正的实力?”屈扬语气很是不屑,可真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定然会选择成为钟逸这样的人,受陛下器重,让众人羡慕,天下群才中出尽风头。

或许是因为年长一些,又或许程经业本身就没有争抢斗胜的性子,而且他无论是办事还是对一件事的看法都极为稳妥全面,除非事情发生在最后一刻,否则他决然不会下定论。

“不然,仅凭几句话,什么都分辨不出,就好比我说我只是一介百姓,目不识丁,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这些事难道你能靠自己的眼睛看出来?不可能的,人是会隐藏与伪装的,真正的强者,通常会示以敌弱,在对手大意时,痛下杀手,这就叫扮猪吃老虎,是为大巧若拙、大智若愚也。”

“钟逸能有这等本事?”屈扬很难与程经业统一想法。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