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不战而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钟逸将此事娓娓道来:“匈奴扰我大宁多年,若非吾皇圣贤宽达,早已将其剿灭。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有恻隐之心,可无奈匈奴亡我之心不死,北方百姓无时无刻不受其侵扰,吾皇心系天下百姓,令大军压境,拯救水深火热之中的大宁百姓。”

这是作诗的背景,本来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一个庞大的国家少不了战斗,甚至几乎每日都有发生战争,不过钟逸借此机会却将康宁皇帝大肆渲染一番,让他贤明君主的形象更加丰满形象。不得不说,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溜须拍马之举,可却令康宁皇帝极为受用,因为在场众臣不仅仅大宁之人,而是各个国家的精英翘楚。

这就像一个公司的酒会上,在邀请外宾时,一位举足轻重的员工上台发言,把自己公司董事长夸得天花乱坠,不管他是何用意,但在董事长听来,就是让他很爽快。

道理是同样道理,康宁皇帝与董事长也是一样的心情,这番马屁的确恰到好处!

“吾虽无将帅之才,却将百姓视为父母,百姓之苦即为自身之苦,便主动请缨奔赴战场,经过近乎一月的死斗,终于将匈奴驱除出境!”钟逸神情恍惚,那场最终决战浮现在他眼前,如同鬼神凶煞一般的匈奴,仅用几十人,就将大宁军队撵着跑,如若不是钟逸身先士卒,视死如归,战争的结果或许会天差地别。

也正是那场战斗中,暴露出许多问题,大宁安稳太久了,连最为引以为傲的武力都有所下降,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千百年来流传的古话,其中深藏真意啊!

“也正是在那夜,金戈铁马入梦来,我于疆场厮杀,鲜血性命不断流逝,一场梦就是一辈子、整个人生,我化身为老将,为陛下鞠躬尽瘁,虽死犹生。”

“梦醒,我有感而发,就这般,整首诗脱口而出。”

钟逸奇幻的经历再次惊异殿上众人,这才是真正的老天爷赏饭吃,随随便便的一觉,成就千古绝唱,这等本领,全天下人能有几个?

穆锐藻看向钟逸的眼神多了几分复杂,不知是不是钟逸的错觉,他竟在穆锐藻的目光中找到了一丝艳羡,不过再难起疑,此诗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除了钟逸这样的天降奇才,穆锐藻根本想象不到还有谁能做出如此不凡之诗。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穆锐藻深深感慨,能够听出他对此诗此人的认可。

钟逸脸上依旧保持者谦卑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这首抄袭而来的诗句欣喜若狂、不知所谓,他恭敬道:“现在便请穆先生作诗了,小子不过班门弄斧,这些小才入不得先生法眼。”

穆锐藻沉吟片刻,再三犹豫之间,向康宁皇帝请罪道:“外臣有罪。”

康宁皇帝有些奇怪,问道:“老先生何罪之有?”

“外臣不敢欺瞒陛下,在此之前,臣的的确确已经备好一首诗词,为的正是与钟公子比拼,可钟公子此诗一出,臣之诗暗淡无光,正如繁星比皓月,寒鸦比凤凰,此诗之意,超吾十倍乃至百倍,所以外臣便将此诗烂在心底,不忍折磨诸位耳朵。”穆锐藻情真意切的一番话只有一个用意,那就是向钟逸竖起了白旗。

康宁皇帝身为主人,当然不会以强硬的手段逼迫,他宽宏大量道:“既然先生已做决定,那朕绝不干预,只是......先生此举无异于不战而败啊。”

穆锐藻淡淡一笑,并未将此放在心上:“说与不说并无半分区别,就算将所作之诗念于诸位,也只是贻笑大方,输得更惨罢了。”

这些话能从穆锐藻口中说出,让钟逸暗暗伸出了一个大拇指,不愧为当今文首,暂且不说他的才能,光是荣辱不惊的品格,就够许多人学习一辈子了。当你有了他的声望与名誉,决然不会说出此类话来,要知道,他面对的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后生小子,这番作法不仅会让自己脸上无光,更会遭天下人耻笑,可他仍是落落大方,对外界的一切刺激都好像视若无睹。

啧啧啧,怪不得李老都要尊称一声老先生,单从品德来看,已天下无双。

穆锐藻朝钟逸笑道:“钟公子,这一局我输了。”

钟逸急忙拱拳:“先生不过是怕钟逸连输三局颜面无存罢了,小子感激不尽。”

穆锐藻笑容愈发温和,他未曾想到钟逸竟会如此回应于他,他这么一说,是给自己一个很大的台阶,虽然在座所有人都能看出是穆锐藻不敌钟逸,可随着钟逸的解释,让穆锐藻不至于如此难堪。

他忽然对钟逸的印象有了一丝改变,一开始的狂妄或许是他的一种伪装,从现在的点点滴滴细节来看,穆锐藻在身旁这位后生身上根本寻不到丝毫傲慢之迹。

如果不是所处国家不同、年纪不同、相遇太晚,他们也许会成为很好的知己。

不知为何,穆锐藻心中忽然产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这正是钟逸的人格魅力,不止是穆锐藻一人,几乎所有与他相处过的人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受,因此,钟逸的人际交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除了已得罪死的西厂外,整个朝廷的官员都可成为他的朋友,更不必说陈达斌、李格等人,与其感情更为深厚。

“第一局我已经输了,钟公子,依北庆的规矩,输者有一先机,那就是在第二局的时候先出前面诗句,不知钟公子是否同意?”这并非穆锐藻惺惺作态,他之所以主动询问,那就是征求钟逸的意愿,如若钟逸不愿,他将让出先机。

在比试的一开始,穆锐藻心中已有几分愧意,他堂堂一文坛前辈,哪至于为了对付后生小子不择手段,就算赢,也并非光明磊落,再加上钟逸为自己辩解的几句话,更是让穆锐藻感动不已,他心境发生了些许变化,似乎输赢,也并非那般重要。

“既然是定下的规矩,小子必定要遵守,其实先机与否对小子并无所谓,与老先生的真才实学相较,钟逸和先生间有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这不是用先机就能够弥补的,正是因此,小子已看淡输赢,不论谁胜谁败,能从先生身上学之一二,便是钟逸大幸!“

一席话再让殿上众人刮目相看,就连康宁皇帝,都忍不住想要夸奖于他。

话,面面俱到。但真正意图,是钟逸为自己留的一条后路,他输的可能性极大,为了避免外界的流言蜚语,钟逸只得这么说。

“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荆藤缠草舍,归鸟树丛鸣。日落山间静,月升田野明。”

诗毕,扑面而来的恬淡之气,村野之息,这般田园生活,听来便觉惬意十足,更不必说身为主角了。

“妙!妙!”

“不愧为文之第一!”

“穆老先生雅致!”

“......”

穆锐藻的小迷弟还是很多的,不过这首诗的确很好,无论是辞藻还是平仄,都极其讲究,钟逸远远不及也。

而且穆锐藻也使了一个小小心机,这些个朝廷文武官员,哪一个不是奔波半生,哪一个不是风尘仆仆,他们早就累了、乏了,只是现如今很多因素的制约不允许他们归于田园。

穆锐藻将他们理想中的生活描述成一幅画卷,他们哪能没有触动,哪能无动于衷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