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必败之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技不如人,那还奢求取胜呢,能够在三场中赢得其一,钟逸便算不辱使命了,哪怕康宁皇帝并不满意,可也不至于勃然大怒,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毛头小子,能在这种场合为大宁长脸,已能看出他的能力,这样的人更需着重培养,而不是为了一时利弊就将他逐出官场,康宁皇帝颇有远见卓识,断断不会这么做的。

依钟逸的打算,斗诗这场获胜最为容易,而且他已经选好了要背的诗句,今夜过后,他定要在府内供奉几炷香,为的就是答谢今夜帮助过他的诗人们,若是没有他们,钟逸哪能斗过这些具有真才实学的才子文人呢?

钟逸身旁围坐一圈老先生,这些人加起来得有个几百岁的样子,是大宁权利的中枢,他们每个人的地位都是用年头熬出来的。当然,这也不是说他们能力不足,而是越发接近权利的巅峰,大家伙能力几乎都是均等的,只有从资质上胜过,看来苦劳更高,才能从中选出高升的一位。

李格在这些人中的地位不低,他曾位极人臣,只是后来年龄到了,心劲也不足了,才甘愿当宁嘉赐的老师,为大宁的未来献上自己一份力,所以他在这堆人里还是很有声望的。

“诸位,能够改变大宁文坛羸弱局面,就看今朝,就在你我手中,只要帮钟小子胜过穆锐藻,大宁不论文武,都是当世最为强盛的大国!”李格言辞慷慨,看他的样子,比钟逸更加兴奋。

不过也是,家国情怀往往年纪越大,在朝中担任职位越高,越发领悟得到。

“是啊,南蛮子的帽子也扣了几十载,是时候摘掉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说道,看其皱纹斑斑的样子,他比李格的年纪还要大。

“可穆锐藻并非杜图之流,当今世上无出其右,就算咱们几个加一起,也鲜有机会。”说话者是刘康,当今阁老,他不是打击众人,只是在陈述一个实情罢了,虽然他们的初衷很好,可也要量力可行,人心不足蛇吞象可不成。

李格哈哈笑道:“要比年纪的话,咱们这些人还真不惧他!”

这一席话,引众人失笑,就连钟逸,都驱散了心中的几分紧张。

”钟逸,此事是否能成,还是在你,你如实相告,到底有几分把握。”打趣完后李格又恢复了一贯严肃的神情。

钟逸也不藏着掖着,对于自己人,没有那么多避讳:“李老,若是单单作诗,钟逸自有本事拿下一局,可接诗与对子,并非钟逸所长,这两局,多半是要输的。”

听完钟逸的话,众人神色暗淡,他的短处恰恰是穆锐藻最为擅长的领域,全天下人都知道穆锐藻作对天下无双,看来钟逸的胜算真不大了。

“身为成名许久的前辈,还在这细枝末节上算计后生,可真是不辱第一文豪的名声呀!”一位老愤青为钟逸愤愤不平道。

“话不能这么说,钟小子输不得,穆锐藻他更加输不得,他们除了代表自己外,肩膀上还有国家名誉这个沉重的担子,哪能不谨慎一些啊。”李格的辩解其实众人心中皆是明了,能有稳妥的方式获胜,就绝对不会铤而走险,毕竟他输不起。

这些无论是年龄、地位还是资质上的老前辈聊了很多,不过大都与这次比试无关,这不是他们对钟逸的忽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文武的本质其实都一样,若是争强好胜,首先一点就是自己要有本事,不然吹得天花乱坠最终结果只能是被打脸,钟逸这次的情况也相同,从硬实力上比拼不过,就算想出再多法子,不过是旁门左道罢了,若是不被人发现还好,要真暴露了,不仅钟逸前途尽毁,就连这些个老头都晚节不保,连带着大宁的声望低到极点,这种教训可不是他们能承受来的。

比起这个,还不如堂堂正正来个惜败,至少也算光明磊落,输得大气。

钟逸在一旁聆听这些经过岁月沉淀,充满故事的老人们聊天,也令他的心绪好上许多,或许从一开始,他们便出于这个目的吧。

“陛下,外臣好了。”穆锐藻低沉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让殿上安静下来。

康宁皇帝看向钟逸:“钟逸你呢?”

“启禀陛下,臣也准备好了。”依他们谈的话题,就算给整整一日时间,都不能找到应对之策,倒不如早死早托生。

“好,那便开始!”

与穆锐藻的比试正式拉开帷幕,殿上众人无不期待已久,自杜图一事后,没人再敢小觑钟逸,依他的才学,的确够格与穆锐藻相斗,这是一场新老对决,到底是前人更胜一筹,还是后辈青出于蓝,拭目以待啊!

照例,钟逸从位子上走出,在他临走之际,朝后一瞥,发现身后每一位的目光都很和善,尤其是李格,没有带给他丝毫压力。

最令钟逸惊讶的是刘化龙竟然对他轻声道:“尽力便好。”

起初进宫时对自己毫不客气,爱搭不理的样子历历在目,没想到现在却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真让钟逸措手不及。

他微微点头,算是谢过刘化龙。

钟逸深深吸了口气,虽然先前已调整好情绪,可真当比试开始时,便又为他增添无形的压力,这群老头子的使命都压在了他的肩膀上,整个国家的名望就看他一人表现,哪能说不慌,就不慌呢。

“钟公子,头一局比试作诗,你我谁先来?“穆锐藻主动开口,他匆匆想结束这场比试,毕竟赢得并不算光彩,虽然在他看来结果已经成了定论,可这样的胜利他宁愿不要,于他而言,若不是康宁皇帝开了进金口,他绝不会应下此约,毕竟不论输赢,对他都没有半分好处。

自知获胜无望,钟逸也不再故弄玄虚,故作高深,他前辈道:“小子先来吧。”

“好。”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钟逸绣口一吐,整个殿上又一次陷入震惊当中,和永殿上,鸦雀无声,彼彼相望,无不错愕,一个个嘴巴张得很大,吞下一个拳头不成问题,短短时间内,钟逸便作出两手脍炙人口的绝句,除他之外,天底下哪还能寻出第二个人来!

就连钟逸身旁的穆锐藻,都惊得说不出话来,片刻寂静过后,他才堪堪开口:“钟公子,这首诗,真是你做得吗?”

望向双眉紧锁的穆锐藻,钟逸波澜不惊反问道:“穆先生为何这般发问?”

“诗词是一种艺术,高于平常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通俗生活,可却又出于生活,若是没有点点滴滴的积累,又岂能有感而发?依钟公子这般年纪,上过战场否?任过战将否?有无战功否?”

听穆锐藻这么一问,所有人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对呀!他一黄毛小子,哪能有调兵遣将的统帅经历,若是没有,难不成全是他凭空想象出来的不成?这个说法可说服不了他们。

钟逸之所以选这首诗,就不怕他们提问,若是圆不了,他也不会做出这般选择。

“钟某不才,的确做过锦衣卫监军一职。”

钟逸的回答再次让众人一惊!

他可真是个宝藏男孩,既能作诗,又有从军经历,那还有什么是他不能的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