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只要五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确有此事?”康宁皇帝对恭敬跪着的钟逸越发琢磨不透,按理来说,他不是一个好酒之徒,或者可以说是一个能够分清场合的人,在如此隆重庄严的地方伶仃大醉不说,对待别国使臣毫无主人之礼,殿中之言,足以称得上狂妄二字,康宁皇帝允许他年少轻狂,不过唯一要保证的是不能低了大宁颜面。

“回禀陛下,非也,臣之所为并非像杜使臣所说那般无礼傲慢。”钟逸矢口否认了此事。

“那你与朕说说,事实到底是怎般?”康宁皇帝只能顺着钟逸的话往下说,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他的掌握,他只能希望钟逸不会让他失望。

“臣的确说过东齐文才不如大宁,也说过杜使臣不如微臣,可这字字句句皆是臣肺腑之言,无论谁人问之,微臣都会如此作答,既是实情,焉有侮辱之意?若臣自低身份,反倒是要让陛下治臣妄言之罪了。”钟逸脸上红色仍为消退,再加上他口中猖狂言论,很难让人相信他这不是酒后胡言。

杜图的脸色极为难堪,钟逸几次改口,让他既期待又愤怒,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更何况钟逸有一句话戳中了他的脊梁。

论文,东齐不如宁国!

黄口小儿!可笑可笑!

天下谁人不知南蛮称号,若说东齐比不上北庆,杜图就算心中不甘,也只能承认这是事实,但弱于宁国?

呸!

宁国他还真不配!

钟逸的话让康宁皇帝很受用,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景,望大宁能在文坛有所建树,一改往日局面,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其结果总是差强人意。

不过在一众外国使臣面前,康宁皇帝自当有大国风范:“若论武,朕自傲视群雄,大宁武力无可睥睨,可在文林中嘛,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朕只能说是各有千秋罢了,钟逸,你的话严重了,看在今日皇后寿辰份上,朕便罚一一杯酒算了。”

明贬暗褒,没有人看不出康宁的意思,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能以真正心意示外,否则恐落人话柄,而且康宁皇帝本身的话也很有心机,谈论武力,没有国家能比得过他们,但要是论文才的话,康宁皇帝竟然抛出文无第一的说法,既涨了本国身份,也让别国无法反驳,毕竟这是古语,甚至流传千百年之久。

单单如此,无法服众,康宁皇帝沉吟间便决定下来,既然选择相信钟逸,那便把宝贝都压在他身上,至于钟逸是否喝醉,他康宁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有些心底里想说的话,只能借着酒劲当酒后胡言罢了。

“值此夏初明夜,君臣融洽,邦谊永固,钟逸你向有诗名,不若作诗一首,以志其事,而且杜使臣早已心生切磋之意,既然是客,朕身为主人,哪能不随客人之愿,但朕把话说在前头,胜者自有奖赏,败也不必气馁,权当助兴罢了。”身为人君,康宁事事考虑周全,就这一番话,令所有人都如沐春风,没有任何怨气,要知道,方才钟逸令他们可是窝了一肚子火啊。

来了!

今夜的主旨终于来了!

众人皆知康宁意,所有人都在等在一举成名的机会,四国顶尖文人的碰撞,到底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拭目以待!

“钟逸领命。”

跪着的李格早已归位,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而且他也信任钟逸能力,方才举动,是担忧钟逸酒后无法发挥全部实力,想为钟逸拖一点时间醒酒,不过现在看来,他的确没有办法了。

杜图与钟逸一同起身,不知是因为跪久了还是仍然深醉,钟逸起身后迷迷糊糊,险些倒下。

“哼!”杜图冷哼一声,面对这般醉汉,哪用耗费他全部实力,而且与之比试,怕是低了自己身份。

除他之外,很多人也等着看钟逸的笑话,其中不乏本国之人,程经业还好,对钟逸有些期待,不过屈扬、乐荣、江志诚三人很看不惯当众出风头的钟逸,他们同样清楚那首令陛下爱不释手的《水调歌头》是出自这位年轻人手,可小小年纪应当谦虚谨慎,在这种场面屡屡放肆,总让他们心中不悦。

东齐使臣,已有两位相碰而饮,提前庆祝杜图的取胜,在他们眼中,钟逸就是外强中干的草包,在杜图指教后,他就会明白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或许他是一位百年不遇的天才,但在此后,便只有陨落一个结果。

最令人意外的是穆锐藻,他仍是一幅云淡风轻的表情,双目一直在面前的酒杯上,似乎里面装着的是珍贵无比的琼浆玉酿,外界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这场比试没有定什么规矩,不过杜图偏偏要增加一些难度,一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能耐,二则是给钟逸一个下马威。

“启禀陛下,外臣杜图有一事奏。”

“说来。”

“单单作诗,对名扬天下的钟才子来说过于简易,莫不如加一条规矩,让我二人比试能有看点。”

“怎样的规矩?”

“七步成诗,超一步便算作输!”杜图神采奕奕,自信满满,一幅胜券在握的模样

......

“杜先生才智超群!佩服佩服!”

“如此一来,难度增加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诶,依杜先生之才,自然可以应对,不过某些有华无实之人,就不知怎么办咯。”说话阴阳怪气的这位,同样是东齐的使者,与杜图同朝为官,他当然清楚杜图的本领,杜图能有今日的名声,归功于他一项特殊的本领,那便是七步成诗!这是他最为擅长的作诗方式,所以在熟悉的领域上,岂有落败之理?

人群中的话语传进钟逸耳朵里,同样传到康宁皇帝耳中,钟逸虽然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不过心底里已经乐开了话,别说七步,给他一步便可,他要做的不过是将记下的诗句背诵罢了,反观杜图便不同,杜图此举无异于弄巧成拙,偷鸡不成蚀把米!

康宁皇帝有些担忧,怕钟逸应付不来,便主动问道:“钟逸,朕看你酒意未过,不知七步之内,可有成诗把握?”

谁知钟逸哈哈大笑:“陛下,五步足矣!”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竖子狂妄!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