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醉酒之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竖子!口出狂言!”面对而坐的东齐使团中人最先坐不住,见高阶之上皇上皇后所谈甚欢,便自作主张,手握酒杯前往钟逸身旁,在外人面前呈现出一幅敬酒的模样,可实际上,他是要来发泄心中的不满,挫一挫这位不知天高地厚年轻人的锐气。

钟逸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出言辱骂,眉毛一挑,往后仰去,神情十分不屑,举起酒杯与李格道:“喝!喝!”

李格相当给面子,将面前佳酿一饮而尽,说到底钟逸是大宁的人,虽然今夜他的表现不算好,可也不是别国之人可以道哉。

东齐使者年近不惑,在齐国之中深受文人爱戴,算得上德高望重前辈,可他今夜却被人完完全全无视了,对骂不可怕,怕的是别人眼中根本没你,这才是最大的侮辱,钟逸是何许人也?区区及冠少年,仅凭一首水调歌头扬名,虽然那首词很不错,称得上绝句二字,可看他宴会上种种表现,粗鲁不堪,哪里是位才智超群的词人呢?就连唯一一首诗词,怕都是抄袭别人所得吧。

“竖子辱我!黄毛小子,目中无人!寿宴之上,不遵礼法!岂合大宁之理乎?”此人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否则不可能派遣深入大宁,这番话搬出宁国礼法,令身为臣子者不得不从。

若换一人也,或许有效,可他面对的偏偏是钟逸!

“区区小国,弹丸之地,礼法制度皆由我大宁而传,野猫与猛虎谈及狩猎之技,可笑!可笑!荒唐!荒唐!”钟逸要不不发一言,但凡开口,必定是朝对方的致命弱点。

此言说到了东齐使者的痛处,东齐疆域极小,因其国力不强,从古至今一直是大宁的附属国,所有官场官职,国家制度,以及用来约束人心的礼法文化,都是由大宁教授,只不过在借着大宁攻庆的嫌隙,才宣布独立于大宁之外,虽然那仗大宁大获全胜,甚至得到了北庆不少疆土,可国力在战役中消耗巨大,国库亏空,百姓穷困潦倒,为了不让国内产生动乱,也保存实力,令百姓安居乐业,面对东齐,始终没有挥剑。

哪怕现在,只要大宁愿打,东齐毫无抵抗之力,不出半年,必将东齐全部归于囊中,但康宁皇帝既无称霸之心,也无一统天下之豪气,只想让百姓安居乐业,举国上下共享繁华盛世,所以才这般和平相处。

若是在大宁历任皇帝祖宗看来,康宁这种小富即安的思想会遭大多数人反对,因为他们一直是马背上的国家,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都是靠坐下之马,自己双手打回来的,如今大宁国库充裕,粮草丰厚,文强武盛,岂有不打之理?

但也不能说康宁皇帝的做法有错,他只是在思想上与前几任皇帝出现了分歧,而且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旦战火四起,受其牵连最深的必是百姓,百姓是天底下最苦的人,战争会让他们背井离乡,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战争需要的粮食、军械、银两都是由百姓的赋税而出,可想而知,一场旷日之战,会令多少百姓难以生存,康宁心系百姓,他采取和平的方式,无可厚非。

东齐使者面色如火,两只眼睛布满血丝,似乎嘴一张,便能喷出火来。

骂人不揭短,钟逸在大庭广众之下侮辱他的国家,士可忍孰不可忍!

“竖子!敢与吾比试诗词,如若胜你,定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他一介文人,能够为国效力的方式只有吟诗作词,更何况钟逸也是凭一首词,便成功赢得诗名的少年才子,他早就想与钟逸切磋一番了!

钟逸双眼半合半张,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已是大醉,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绣口一吐,只有两字:“尔配?”

东齐使者一声呜呼,怒而开口:“气煞我也!”他心中怒火翻涌,一股不知名的气逆转而上,由心口转至喉咙,喉头一甜,一股心血喷出。

与自家不成器孩子交谈的康宁皇帝刚刚发现那边嘈杂,顺着宁嘉赐的目光望了过去,看着一位身穿东齐服饰的男子捂着胸口,可转瞬间将恶爪伸向钟逸的脖颈,看脸上气急的模样,似乎是要向钟逸下此毒手。

这下康宁皇帝可急了,他提高声音喊道:“钟逸!”

整个宫殿里的人,其实大半个耳朵都在仔细听着龙椅上的动静,生怕有一时不查。所以当皇帝陛下发话之后,偌大一座宫殿顿时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除了那位怒火攻心的东齐大人,以及叫钟逸的年轻人。

此刻的画面很是怪异,在多年来和睦的国家外交场合从未见到过,可今日,却让在坐的众人有如此荣庆看到这般奇观。

只见东齐使者拽着钟逸衣领不肯放手,而钟逸浑然不觉,依然在不停地嚷着:“饮胜!饮胜!”

那似乎是南方的某种说法,看来这位凭借一首《水调歌头》闻名于世的少年才子真的喝多了,不过也是,既是才子,哪有不爱酒的道理。

可这是什么地方,就是嗜酒如命者都要暂时放下他的爱好,为了不让自己出丑,不令皇帝降罪,不招满朝文武轻视,必是滴酒不沾,可钟逸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难不成恃才而骄?

似乎察觉到宫殿里的气氛有些安静的怪异,钟逸有些愣愣地站在原地,眼光有些迷乱地四处扫了一扫,但漂亮的脸上却透着一份酒后的洒脱狂意。

“谁喊我呢?”

而东齐使者也意识到此刻的严重,如此场面,定容不得他一个外国使臣放肆,他的所作所为代表着身后的国家,为了顾全大局,他只好恨恨望了钟逸两眼,松开他的衣领,立马跪在地上,恭敬聆听康宁皇帝的接下来所说。

但康宁皇帝忽视了跪下的使臣,将目光放在钟逸身上,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听见这声只有在酒楼上才有的应答后,却似乎并不怎么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是朕在喊你。”

听见朕在这一个字,不论是真醉还是装醉的人都要醒过来,钟逸也不例外,手臂一松,赶紧躬身行礼,与东齐使臣一同跪倒:“臣......臣罪该万死,臣......喝多了。”

皇帝陛下斥道:“朕当然知道你喝多了,不然定要治你个殿前失仪之罪。”

钟逸勉力保持着俯身而跪的姿式,苦笑着分辩道:“臣不敢自辩,不过有客远来,不亦乐乎,不将东齐、南魏、北庆的这些大人们陪好,那便是臣的失职。”

“瞧瞧。”陛下侧身对皇后说道:“这还是不敢自辩,若他自辩,只怕还会说......是朕让他喝的,与他无尤。”

钟逸憨憨一笑,没有再开口。

这时,康宁皇帝才将视线放在另外一位跪着的使臣身上:“你是杜图?朕与你上次相见,已是五年之前了吧。”康宁皇帝平和威严的语气让下跪之人心中身子一震,未曾想到,五年前一面之缘竟然让大宁的皇帝记住自己,这份殊荣,令他心中不是滋味,既有感激,也有感动,可念及自己身份,只得叹息。

“回禀陛下,外臣正是杜图,五年前匆匆一眼能让陛下记住,外臣不甚荣幸。”

康宁皇帝笑道:“不止一眼,那一议,尔之文采令朕记于心底,至今回想,那首南望不绝于耳,豪迈之气从心生起。”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