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殿上醉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些客套的词初听津津有味,赞赏语言艺术的高深,可听久了,全是一个套路,只是置换了一些词罢了,这让钟逸有些无聊,等各国使臣一一走过一遍,康宁皇帝才又再次面向众臣开口:“朕设此宴,乃为皇后,诸位周知,今日是皇后生辰,所以如家宴一般,不议朝政,不必拘谨,诸位尽兴而归便好!”

皇帝言毕,早有宫女将热菜新浆换上,接着群臣埋头进食,无一人敢说话。

康宁皇帝没有开口,自然是一片安静。

钟逸有些不适应地低着头,眼光却极不易为人察觉地观察着对面,不出他所料,几乎对面有四五人在瞄着他这边,这些人自然都是别国堪称文坛大家一般的人物,康宁皇帝的用意他们也能猜出几分,而水调歌头这首绝句他们早已拜读,甚至烂熟于心,所以对声名远扬的二十岁文才钟逸充满了好奇,能够在这般年纪做出那样意境深远的诗词,令天下群才相竞折腰,而且据传言他身任锦衣卫千户,如此文武双全的人物,他们既奇,也惊,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忌惮。

因为此番宴会上,除了成名已久的穆锐藻之外,钟逸便成了他们最大的威胁。

当钟逸偷瞄别人的时候,却不知道高高在上的那对夫妇也在瞄着自己。皇后浅饮一口酒,眼光示意了一下钟逸所坐的方位,轻声道:“难道陛下就将兴复大宁文坛的重任交给了这个毛头小子?”

康宁皇帝不难听出,皇后言下之意实为对钟逸的不满,其中缘由是因为上次秦元化一事,钟逸这无法无天的小子将秦元化揍得没有人样,可谓惨不忍睹,虽然钟逸在牢狱当中已承受了应有的惩罚,但群臣的觐见还是剥夺了秦元化的爵位,让他的弟弟大不如从前。

“不止有他,身边的李格、其后的刘化龙,甚至刘康、程经业、秦受之流也都是朕的助力,至于钟逸,不过让他见识见识世面罢了,朕又不是刚刚即位,岂会如此思虑不周?”话虽然这么说,可康宁皇帝对钟逸总有一种莫名的信心,这是由于名扬天下的水调歌头导致,能够做出这首词的作者,绝非等闲之辈!

“那陛下为何还要将他招入宫内?陛下岂不知妾身与此子的纠葛?更何况今日还是臣妾的生辰。”秦皇后一贯如此,她是一个记仇人,而且又十分护犊子,钟逸很不凑巧,两桩事全都碰到了他的身上。

妇人之道,康宁皇帝对皇后的态度很是不悦,秦元化一事,皆是他咎由自取,假如没有钟逸,也会有王逸、陈逸之流制裁于他,更何况他犯了众怒,不止是百姓,就连满朝文武都无一人与他交好。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朕饶他一命,已是极大的恩典,莫要再谈及此事。”

秦皇后一听康宁皇帝隐有动怒迹象,她再不敢忤逆康宁,她从来不是一个恃宠而骄的人,否则也不可能令康宁皇帝这么些年只纳几位嫔妃。今夜这个牢骚是女人的小性子不假,同样也是对康宁于钟逸态度的试探,她总觉得康宁对钟逸此人不一般,比朝廷别的新人要强得多。

秦皇后眼珠一转,温和笑道:“其实臣妾早就没了怒气,钟逸这个年轻人送来的那块暖玉的确不错,很符合妾身的体质,臣妾欢喜的紧。”

康宁皇帝自然不会的理不饶人,身为一国之君,自身一定要有足够大的气量,更何况是对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妻子。

“喜欢就好,钟逸的确有心了,朕也看了一眼,那是快和田玉,不论从成色还是品质、特性来看,都是万众挑一。”

“臣妾还听温源提及,钟逸与咱们嘉赐私交不错。”皇后对钟逸有过调查,她的初衷是为秦元化,她的弟弟复仇,可查来查去,却发现此人并不简单,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信任有加,又与东宫太子自己孩子宁嘉赐相交,最为重要一点,深受陛下青睐,所以不得已,只能放弃,甚至产生出另外的念头,钟逸本身定然有不同寻常的地方,否则岂会交际网如此广阔,有今日这般地位?

康宁皇帝微微点头:“不错,朕要差遣人送去请柬时,嘉赐毛遂自荐,朕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这么主动了,如若不是与钟逸交往尚可,又哪会这般积极。”

皇帝皇后对钟逸的议论止于此,但能够得到全天下最尊贵的夫妇这么多言语,实在是一份大大的殊荣,可要是钟逸知情,怕也只会打个寒颤罢了,遭人议论可不是一件好事......

宴过片刻,钟逸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因,不停地喝着酒。这些酒浆顶多算黄酒一类,度数不高,喝着酸酸甜甜,依钟逸的酒量,并不觉得如何,但在旁边诸官的眼中,这少年喝酒的模样,着实有些动物凶猛,就连身旁大学时李格都忍不住提醒道:“钟千户,不要喝多了,万一殿前失仪,那可是大罪。”

听到钟千户三个字,知道对方是在提醒自己,这里并不是普通酒馆,而是在庄严深宫之中,自己的身份也不是酒客,而是个臣子。钟逸心头微笑,双眼迷离,装出不胜酒力的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敢瞒老大人,小侄实在是紧张,还不如赶紧饮些酒,也好放松一些。”

李格看着他醉态初显,似乎听不清自己说话,不禁心急如焚,摇头无奈道道:“钟小子,若是因你而失了大宁颜面,我看你如何向陛下交代!“

钟逸哈哈一笑,更显醉状:“无妨无妨!有李格大学士,何愁论文不敌北庆!”

他的声音不算小,似乎故意让对面而坐的各国使臣听到,正也如他所愿,钟逸迎面便是当代文豪穆锐藻,他侧目,望向这个口出狂言的醉汉,眼神中没有流露出任何神情,如震惊、如不屑,如愤怒,一概没有,钟逸的话并没有在他心里掀起半分波澜。

不过另外一些人就不同了,从钟逸口中没提东齐、南魏,独独提及北庆,他这东道主是何意?难不成他们东齐、南魏要低北庆一等不成?

这真是要气煞他们,望向钟逸的目光一个个变的不善,不过幸亏的是,这里没有一个武将,否则碰上一些脾气火爆的,怕是恼怒康宁皇帝都要胖揍钟逸一顿,让他对他所说之言负责。

李格也是位苦主,他被钟逸的话所连累,要是别人还好,或许对方不知这个名字是何许人也,可他不同,在大宁成名多年,而且外交上也是屡有建树,在这个圈子里,他还是能有立足之地的,也正是因此,一提李格,他们除了狠狠瞪钟逸外,也捎带着将不满带到了李格身上。

“小子!你可是要害死老朽呀!”李格嘟囔着发着牢骚。

钟逸面庞通红,看起来已入深醉,丝毫不顾及周围的目光,该喝他的酒依旧喝他的酒,其举止,神态,可谓粗鲁十足。

这时,所有人对一件事产生质疑,如此匹夫,岂能做出那般绝世之词?

在外界看来,钟逸依旧醉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大醉,人在醉酒后,会浮现出本来的模样,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无论表现功夫做的多少,隐藏多深,喝醉之后一切都是虚无,很明显,钟逸这是暴露本性了。

但其实不然,依钟逸的酒量,这点酒岂能让他成这幅模样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