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寿诞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从经过霍单一事后,钟逸无心处理政务,他匆匆回到府邸,想着此次该如何进宫,上一次麻烦陶右,难不成这次还要让他帮助?这让钟逸有些过意不去,虽然钟逸也将礼品送到府上以示感谢,可入宫不像其余事那般简单,而且最近还有皇后寿辰,入宫定是难上加难,不知陶右还卖不卖自己这个面子,吴俊明的死讯定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不知户部与锦衣卫之间的合作是否还能延续下去,毕竟两方之间能够联盟,全是拜吴俊明所赐,那时吴俊明势大,如若单枪匹马,定难以与之对抗,不得已才合作,可现在吴俊明已经死了,令双方达成共识的动因没了,还能如之前那般亲密无间吗?这是一个问题......

钟逸前脚进入府邸,后脚宁嘉赐携温源便到了。

见到宁嘉赐,钟逸不禁有些好奇:“太子殿下,这两日你不应该处于宫中操劳皇后娘娘寿辰一事,怎么有功夫跑到微臣这里来了?”

宁嘉赐连连打着哈欠,他双手摊开,瞥了一眼钟逸,哼声道:“本太子殿下日理万机,哪会闲暇时间呢,若不是有要务通知,谁稀罕来你府上!”

钟逸听完宁嘉赐的话不禁笑出了声,要务二字从平日里游手好闲的太子嘴中说出,总有突兀荒唐之感,让人忍不住心中笑意。

“太子殿下请讲,微臣听听何事需要臣来操办。”直到现在,钟逸都以为这不过是太子贪玩的一个借口,有很大可能今日来是与自己切磋麻将的,毕竟上一次自己大发神威,令宁嘉赐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对于胜负欲极其强烈的宁嘉赐来说,定要找个时机报仇,或许借着母后寿辰的好运,能赢钟逸个片甲不留呢!

“钟逸,听说你会写诗?”宁嘉赐诧异问道,眼神惊讶之余带着怀疑,就好像听到公鸡下蛋一般震惊。似乎在他心里钟逸如同自己一般,除吃喝嫖赌之外,再无其余技能。

“啊?殿下为何这么问?”这一问让钟逸自己都惊着了,好说歹说他在这个时代也活了好几个年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写诗天赋。

宁嘉赐摆摆手:“你就说你会不会就行了,管这么长干什么。”

钟逸眼珠一转,在不清楚对方来意前,他也不会向对方露实底,有所保留才是他的性格:“若与当世文豪大家相比,区区微臣,不值一提,但要是和殿下相提并论,臣还是配诗人这一称呼的。”

宁嘉赐顿时急了眼:“钟逸你什么意思!你这是看不起本殿下了!”

“哪里哪里,术业有专攻罢了,微臣之意,殿下本应是纵横沙场之大将,金戈铁马入耳间,磅礴之气入云霄,舞文弄墨岂是大丈夫所为?”钟逸吃准了宁嘉赐的性子,照这般说,宁嘉赐不仅不怒,甚至还会喜笑颜开。

“哈哈哈,知我者莫如钟逸,这太平之世本殿下早就呆腻了,若是生逢乱世,殿下我定要领兵打仗,令敌人闻风丧胆,一声怒吼震退三军,生于天地之间,理应如此!”宁嘉赐尚武在大宁朝廷内不是个秘密,在宁嘉赐访问过千户所后,钟逸便对此有了了解,如今时代文强武弱,平天下论的是刀枪剑戟,可治天下却依仗笔杆子,逢盛世,武将机遇要比文官少许多,但要是宁嘉赐这下一任大宁皇帝崇尚武力,或许会有所改变也说不定,到时候锦衣卫、卫所将领的地位比现在就要好许多了。

钟逸陪着笑了两声,没忍住问道:“太子殿下就别卖关子了,此番前来到底是为何,就跟臣明说了吧,要不臣心底七上八下,总没有底。“

宁嘉赐被钟逸哄了个高兴,他不再遮掩,如实道:“今日我前往御书房拜见父皇,却听父皇说起水调歌头一词,父皇夸赞,此词乃千古绝唱,若母后寿辰有此一词,母后定会十分喜悦的,之后父亲转念一想,说水调歌头为如今锦衣卫千户钟逸所为,此番寿宴,定要邀请他写词助兴,我一听你的名字,旋即自告奋勇,主动前来你府上告你一声,喏,这是请柬。”

知晓事情原委的钟逸心里十分无奈,未曾想到他抄袭苏大家的一首名词竟令当今皇上如此上心,甚至在皇后寿辰时都惦记着他,可他肚子里的那点儿墨水别人不知道,自己还能不知道?要是现场作词,很大程度是要出丑了......

“回殿下,微臣有一桩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皇后娘娘寿辰......怕是难以顾忌呀。”这话倒不是钟逸的托辞,他的确没有撒谎,其一,陈达斌身陷海津卫,时间拖延越长,他便越发危险,谁知道白莲教会有怎样出格的行动,再者来说,钟逸亲自前往海津卫虽是拯救陈达斌,但他也要为霍单报仇,哪怕陈达斌已平安归京,他也不会退缩,霍单与自己亲如兄弟,眼见兄弟这幅惨状,钟逸绝不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其二,就是担心寿辰上出问题,哪怕他心有唐诗宋词,可毕竟不知自己的东西,他也只能浅谈一二,若是深究,必会露馅,为了继续保持自己扑朔迷离的诗人大家形象,钟逸决定这趟浑水还是别趟的好。

宁嘉赐双眉紧皱,十分不解的望着钟逸,他是真的不清楚钟逸这个脑子是怎么长的,难道真就与众不同?

他从没想到会有人拒绝皇家邀请,能够参加皇后寿辰,这足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外人无不艳羡于尔,可钟逸偏偏无动于衷,不感激涕零就算了,甚至想都不想便拒绝了,这......令他这个太子殿下很没面子。

“钟逸,你可要想好了,这可是皇家最高规格的宴席,多少人挤破头皮都进不来,现在请柬都放在你手里了,你竟完全不动心?”

听宁嘉赐这么一说,钟逸忽然有种天子呼来不上船的感慨,不过他依然坚持自己一开始的念头:“并非微臣不愿,只是臣的确有性命攸关的事!”

“说来让本殿下听听。“宁嘉赐摆明不信,从一开始他就笃定这是钟逸的借口,至于真实缘由,他猜不出来,多半只有钟逸自己清楚了,但这个说法摆明就是谎言。

此事钟逸不必避讳宁嘉赐,不用多久,怕是满朝文武都要清楚了,毕竟如此大事,康宁皇帝必定会与众臣协商。

“殿下可知海津卫?”

“知道,距京师不远。”宁嘉赐一头雾水,不知钟逸所云。

“殿下可知白莲教?”

“略有耳闻,民间一邪教罢了,这与你所说的是有关系?”

“莫大关系!”

钟逸接着便将陈达斌、霍单的事言简意赅的讲述给宁嘉赐,宁嘉赐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半信半疑变为神情凝重,很明显,钟逸不会将这个作为借口。

但全听完后宁嘉赐忽然笑了出声,钟逸很是疑惑,难道这是一件好笑的事?

“钟逸!此事实在太过有趣了!你若是前往一定要带上我!本殿下早就在宫中呆腻了!”宁嘉赐手舞足蹈,脑海中已有他大杀四方场景。

钟逸脸一黑:“殿下,臣并非说笑,这是要死人的,锦衣卫已死几十位兄弟,殿下莫要拿性命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了!本殿下武艺高强,若是随你一同前往,定是一大助力!”宁嘉赐意气风发,言语激昂......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