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缘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进京之初,故为府邸户所相近而挑选此宅,一是因若有突发急事,可户所府邸两不耽搁,二则是不愿多行,心生惰性。

可未曾想到,今日这般好处竟救人一命!

校尉风驰电掣般由钟府来到千户所,千户所门前守卫识得面前此人,见其焦急十足,未经盘问,直接将其放入。

钟逸此刻惬意十足,手捧小说,看着烂俗套路,心中发出阵阵吐槽,果真,这个时代的故事没有那般完全,各种情节设定均不如后代巧妙,不过也是,这是历代的积累,逐步才走向成熟,若一开始如大唐盛世的名诗一般,怕只会日渐凋零。

“大人!大事不好了!”院中一声惊呼让钟逸从书中走出。

本想出外想看,可未曾想到那人已经闯入,来不及责怪其不知礼数,便看到令他惊讶、痛心之景!

一张被当作担架的木板上铺着厚厚的褥子,褥子上沾满了斑斑血迹,霍单一脸惨白地闭着眼睛,他的上身精赤着,黝黑健壮的上身处处缠满了布条,显然伤口已做过很完美的处理,然而从海津卫长途奔赴回京,一路上的颠簸终令伤口又绷开了,鲜血洒满了褥子。

钟逸铁青着脸,身躯微微颤抖,却一直紧紧抿着嘴,沉默不发一语。一双平日里看来温儒和善的眼睛,此刻却如一匹被激怒的狼一般,死死盯着霍单身上的累累伤口。

霍单还在昏迷之中,浑身大小数十道用刀划出来的伤口,最严重的一刀在腹部,据说当时肠子都快流出来了,霍单的属下拼死护着他冲出重围,才堪堪保住了霍单一命,为此,霍单失去了十三个忠心的属下。

送霍单回京的是一名副百户,名叫李旭,钟逸对他并不陌生,李旭也是当初从东都一路跟随他进京的老班底,在东都时还只是一个其名不显的小校尉,钟逸升官一路高歌猛进,手下的老班底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如今的李旭已是自己千户所下的一名副百户,为人耿直豪爽,胆大心细,如果不是因为脾气太过火爆,恐怕已与霍单相同,升了百户。

这次霍单奉命去海津卫查白莲教,钟逸允他自己挑选得力属下,霍单第一个点名的便是李旭,足可见其人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外人面前性烈如火的李旭,此刻跪在钟逸身前大气也不敢出。

千户所的前院里围了许多人。不知其余百户如何知情,一个个都急忙赶了过来,他们全部出来站在钟逸的身旁看着霍单的伤势,钟逸平日里最为器重的一名名叫任平苍的百户皱了皱眉,想说点什么,却见钟逸一脸山雨欲来的铁青色,终究没敢开口。

前院围了数十人,全是钟逸的手下,其中有普通校尉,也有总旗,更有几位百户,人虽多但却一片沉寂,和李旭一样,大家看着钟逸铁青的脸色,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不知过了多久。钟逸终于开口。语出如冰。

“我记得霍单出京时带了一百多人吧?”

李旭浑身一颤,垂首道:“是,一行总共一百一十四人。”

钟逸瞪着他:“一百多人都护不住一个霍单,还折损数十。海津卫难道是龙潭虎穴么?”

李旭一个头狠狠磕在地上。悲愤道:“千户大人明鉴!霍百户是中了白莲教的埋伏……”

“埋伏?难道咱们锦衣卫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不成?身处异处,自当小心翼翼行事,为何还会遭伏?”

李旭惶然道:“大人。海津卫的白莲教已闹得非常猖獗,城中多有百姓民众入教,甚至连海津卫三卫的武将军士也有不少人暗里入了教,无论陈指挥使,还是霍百户,深入海津卫查白莲,都是凶险万分,艰难之极,属下大胆说一句,大人刚才并没说错,海津卫,它对咱们来说就是个龙潭虎穴!”

不提陈达斌,钟逸已忘记这一档子事,毕竟面前奄奄一息的霍单对他的打击实在太过巨大,让他难以短时间内顾全大局。

“陈指挥使呢?既然霍单已经归京,陈指挥使应当紧随其后吧?”

“陈指挥使......”李旭支支吾吾,不敢言语。

钟逸望了眼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沉声道:“你随我到屋内来。”

一进屋,李旭便道:“大人!陈指挥使被困海津卫,难以逃出啊!”

“什么?陈指挥使不是在锦衣卫海津总署衙门住着,怎会有困住之理?”钟逸对此十分不解,虽然海津锦衣卫总署衙门不比京城北镇巡抚衙门,但内有校尉无数,又怎连陈达斌一人都护不住呢?

“回禀大人,吾等应大人命令,随霍单百户前往海津一探究尽,初入海津,霍单百户步步谨慎,径直朝海津锦衣卫总署前去,那时陈指挥使深居衙门之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已经很多天没有动作了,据指挥使大人亲口说述,他的每一步举动都有人注视,在即将动手的前一刻,对方便躲开了,因此指挥使大人想寻一良机,抓住一丝线索。”

李旭的言下之意很清楚,那就是陈达斌察觉到锦衣卫当中有白莲教卧底,这才导致这么多日没有丝毫结果,但若是如此,折返便是,到底陈达斌做了怎样的事才使对方刀剑相向,又让霍单受了如此重的伤呢?

“那为何不向京师发出求援消息呢?我日日关注,未曾见到一封来自海津卫的信件。”

“别提了大人!指挥使大人每日清晨发送一封信件,原以为能送到京师,可谁知道总能被城内白莲教截下,并且伪装大人笔迹留有回信,若不是霍单百户前去相告,陈指挥使真就被蒙骗在鼓里了,而在此之后,陈指挥使既用信鸽,也派亲信送去,但都杳无音信,踪迹全无。”李旭垂头丧气,心中锐气被白莲教折了个差不多。

钟逸也惊讶于白莲教的手段,怪不得他难以收到陈达斌的求援,原来这些信都被白莲教截走了,而且最为可气的以钟逸身份自居,与陈达斌互通信件,让陈达斌段时间内不起疑心,若不是钟逸见其不对劲派霍单前去,陈达斌真的要被哄骗许久了,到时候再以此等方式设伏,陈达斌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之后的事呢?”

“在我等与霍百户前去后,陈指挥使找准时机,利用霍单百户的掩护,秘密与海津右卫都指挥使相谈数个时辰,陈指挥使怀疑白莲教早已渗透上下兵卫,于是决定从海津卫三卫的下层开始查起,一路顺藤摸瓜,寻根溯源,陈指挥与霍单百户相辅相成,他们两人同时带人而出,一为真另一为虚,几日之内收获不少,揪出了海津卫左卫中的几名百户与副千户,他们早已成为白莲教香堂的重要头目。”

听到这里,钟逸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若是连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的往来书信都能控制得住,那便说明白莲教力量遍布海津卫四处,依陈达斌、霍单两人之力,断断抓不到重要头目,可偏偏让他们找到了,这是为何?这自然是白莲教故意抛出来的,为的就是引鱼上钩!

“接下来发生的事,成了指挥使与霍百户的噩梦......”李旭呜呼一声,这是一段痛苦的回忆,令他一生都难以忘记。

“指挥使与霍百户刚得知消息便兴奋得不能自已,当时身边所有人都被派出去查案,他们只领着三十余人便匆匆出了锦衣卫海津总署衙门,准备连夜提审这三名重要人犯,不过陈指挥使出门便遇到了归来的锦衣卫下属,他们与指挥使道又有重大发现,指挥使无暇抽身,霍百户未经指挥使允许,独自一人抓人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